倒立消逝的幽魂(第八幕)

次日傍晚,华灯初上,在鹏城市最著名的商业区西门楼的一家四川火锅店里,罗杰宴请凌子涵,感谢对方的救命之恩。

       凌子涵上身黑色短袖T恤,裤子也是黑色的休闲七分裤,脚穿黑红相间的安德玛运动鞋,头戴黑色棒球帽,一身清爽。他的身材略显清瘦,皮肤白皙,手指纤细修长,脸上总是带着一丝慵懒而又讥诮的笑容,两只黑亮的眸子时常陷入短暂的迷茫,整体上给人一种病态的唯美感觉。

       罗杰也算是阅人无数,跟三教九流都打过交道,可面对这个显然比自己年幼几岁的小帅锅,竟然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罗杰的着装稍微正式些:上身POLO衫,下身牛仔裤,面容沉静,透着股浓浓的书卷气。

       “意外吧?”落座之后,凌子涵用目光扫视了四周热腾腾的火锅,不无得意的问。

       “确实有点,尤其是看清楚你是个小帅锅的时候。”罗杰笑着说:“按照你的气质形象,应该是幽雅安静的西餐比较配,火锅嘛,有种违和的感觉,就好像给蒙娜丽莎画上个小胡子一样,哈哈。”

       “这叫人不可貌相——想知道原因吗?”凌子涵不待罗杰回应便哈哈大笑着说出答案:“我是西餐厨师,几乎每天都是清淡的西餐,难得有机会在外面吃饭,当然要来点刺激点的尝尝。”

       “难怪你的手指那么有力、反应速度那么快!”罗杰赞叹道:“那你的手艺自然也错不了喽?”

     “马马虎虎——鄙人在喜来登酒店西餐厅小小的负点责,主厨而已。”凌子涵做了个鬼脸,“哈哈,自吹自擂下。”

       “哇哇,你绝对有资格自吹自擂——我印象中的主厨可都是些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年轻的,还这么帅,真是年轻有为啊!”

       凌子涵笑着摆摆手,“哪里哪里,一般般。”

       “杰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凌子涵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方,“我感觉你这个人不但有趣,而且很不简单哦——竟然能成为一起谋杀案的主角,该不会是欠下的风流债吧!?”

       “我是做心理咨询的,就是帮客人解决一些心理方面的困扰而已,很少会牵涉到金钱方面的东西,不太可能会招来仇恨。我嘛,为人正派,从不沾花惹草,,更加不可能有风流债。”

云山雾罩的解释之后,罗杰看着凌子涵的双眼,反问道:“警方都已经认定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司机涉嫌酒驾并且畏罪潜逃,暂时没有证据表明是有预谋的,你怎么会觉得是谋杀呢?”

       “司机没找到,附近的路口恰好还没有安装摄像头,搅拌车竟然是被盗车辆,甚至连咖啡馆门口的摄像头都能恰到好处的坏了——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要是有的话,我不知道中了多少奖了。当然,人家警察是重证据、轻逻辑推理的,自然不会轻易的下结论,尤其是你这个被害人兼目击者坚称没有仇家的前提下。”

       凌子涵诡秘的望着罗杰,“杰哥,可我说的是直觉,我的直觉。如此多的巧合,单单靠偶然因素是无法解释清楚的,那么只能说明不是单纯的巧合喽。你要是说自己一点疑心都没有打死我都不信——可别侮辱我的智商啊!”

       罗杰双手一摊,苦笑着说:“怀疑当然有,但既没有证据,又没有对象,警察都没辙,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凌子涵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罗杰,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你在扮猪吃老虎吧,大哥。你个老狐狸,呵呵,是我太天真了!”

       罗杰哈哈一笑,“不过,无论怎么说都是你救了我,来,我敬你一杯!”

       “不好意思,啤酒是给你点的,我明天上早班,以水代酒吧。”凌子涵举起水杯跟罗杰碰了下。

       围着热腾腾的小火锅,罗杰和凌子涵开始谈天说地,两人在咖啡馆时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虽然罗杰年长几岁,但很快发现彼此志趣相投,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势,不过,由于相识的时间太短,所以双方都刻意的避开了比较隐私的话题。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两人几乎忘记了时间,直到火锅熬干了底,食客走光了才买单离开,约定了有空再次相聚。

       目送凌子涵的棒球帽慢慢沉没在地铁站的阶梯之间,罗杰转身朝相反的方向慢慢踱步,凉爽的晚风吹散了周身浓浓的火锅味,也让罗杰烤了一晚上的大脑冷静下来。

       “Hi,兄弟,”昏黄的路灯下,一个背着双肩包、形色匆匆的路人,突然迎面挡住了罗杰的去路,“请问地铁站怎么走?”

       “直走100米下隧道。”罗杰见男子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眼神飘忽的望向自己身后,随即发出一阵冷笑,猛地把头往前一探,喝问道:“刚刚的火锅味道怎么样啊!?”

       “什么!?”双肩包下意识的后退半步,顺势掏出隐藏在口袋里的右手,乌黑的刀锋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寒光。

       双肩包握刀的右手突然被更有力的手臂扼住,接着一记重拳以雷霆万钧之势捣在他的腹部,挺直的身体顿时像虾米一样弓起来。

       双肩包闷哼一声,连退两步,刚想稳住身形,可是又一记重拳打在同一个地方,接着是第三拳、第四拳,直到他瘫软如泥蜷缩在自己的眼泪鼻涕里,彻底放弃抵抗。

       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罗豪拍了拍手,仿佛要拍掉袭击者身上的脏东西,接着一脚被打落的匕首踢到一旁,头也不回的说道:“哥,你先走。”

       罗杰扭头气定神闲的看了看十几米外的树荫下,四名精壮的小伙子正挥舞着大棒在痛殴两个黑衣墨镜的光头男,三两下便打翻在地,接着用疾风暴雨般的攻击让他们彻底丧失抵抗能力。

       “你们是动手的人,要先撤,我不急。”

       罗豪“嗯”了声,朝夜色中挥了几下手,一辆面包车随即从远处呼啸而来戛然而止,五个人飞快的跳上车,面包车骤然加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目送弟弟一帮人离开之后,罗杰这才慢悠悠的走到长发男身前,拎着他的下巴把脸托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兄弟,麻烦给你老板带个话:把屁股洗干净准备做牢吧!”

       说完之后,罗杰在长发男的脸上狠狠抽了两记耳光,然后大步流星走开。

       路灯下的三名袭击着痛苦的蠕动着,双肩包最先挣扎着站起来,先迟疑着朝夜色中张望了几下,见没有动静便抖抖索索的掏出手机,过了两三分钟,两辆越野车慢吞吞的开过来,打开的车窗内,几双紧张的眼睛四处打量,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才停在路边,跳出几名大汉,飞快的将三名袭击者搀扶上车,然后毫不迟疑的快速离开,在越野车经过地铁口的瞬间,里面隐隐约约划过一道闪光。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