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消逝的幽魂(第七幕)

湾厦工业区是鹏城最早建设的一批工业园,距离港口不到3公里,可以说位置绝佳。然而,承建的开发商为了节省成本,用海沙代替河沙,结果不到10年就全部变成了危房,各方扯皮的几年内,市内其他地方的工业区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这个破败老旧的工业区便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于是业主的孩子干脆废物利用,悄悄把里面的道路改建,搞成专门飙车的场地,聚集很多赛车迷在里面搞危险的地下比赛。为了避免警方干预,绝大部分比赛都在晚上10点以后进行,故而从傍晚开始,比赛的车辆便陆续赶来。

       罗杰独自一人沿着人行道走向工业区正中的广场,那里是飙车的起始点,豪车超跑不时开过,擦身而过的瞬间,车手总是刻意降低速度,打开车窗,跟乘客一起打量这位不速之客——偌大的工业区只有他一个人是在悠哉悠哉的走路。

       近万平米的广场上,二十多辆型号各异的跑车和改装车在绕圈慢跑热车,广场中间废弃的喷泉池边上,聚集着二三十名服装艳丽发型奇特的年轻男女,在熊熊燃烧的篝火旁载歌载舞,并不时的发出一阵阵怪叫,在他们的后侧,两个外型和功率都大得超出普通人想象Teuful音箱发出震耳欲聋的重低音,让人心神激荡,兴奋不已。

       “喂,小子,谁带你来的?”罗杰刚刚越过斑马线,踏入广场,音响戛然而止,一个染着金发的小伙子扛着把明晃晃的武士刀,一步三摇,带着轻蔑和怀疑的眼神迎了上来。

       罗杰看着对方年轻张狂的样子,本想逗他玩玩,话到嘴边还是改了主意,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找豪哥,我是他亲戚,有急事。”

       “豪哥去试他的新改装了,要过几分钟才能回来。”

       听说是豪哥的亲戚,金毛立刻满面春风,不但放下武士刀,还殷勤的把罗杰让到篝火旁,说道:“既然是豪哥亲戚,那就不是外人,你先随便吃点喝点,别客气。”

       罗杰微笑致意,刚坐下去,金毛就向着人群喊道:“各位,豪哥来亲戚啦,快过来招呼啊!”

人群中的五六个年轻漂亮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马上围了过来,有的递饮料有的送烤肉,更有的径直靠在罗杰身旁,开始七嘴八舌的问:“大哥,你是豪哥什么亲戚啊?”

       “大哥,豪哥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

       “你知不知道豪哥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啊?”

       ……

       “哇,豪哥很受欢迎啊!”罗杰颇感意外,“可是,他的脾气好像不是很好哦,你们不怕啊?”

       “豪哥那是有型。”

       “对,酷毙了,人家才不喜欢那种娘娘腔呢。”

       “豪哥超有性格,人家爱死他啦。”

       “哦,是吗。”

       罗杰被女孩们折腾的有点晕头转向,不知道该先回答谁的问题,正在这时,“嗡,嗡,嗡嗡——”,一阵阵令人心悸震耳欲聋的马达轰鸣声在山海之间回响,把女孩们的呱噪彻底湮没了,眨眼之间,两辆超跑出现在广场入口,接着以120公里以上的时速绕着广场疯狂的转圈。

       广场中间爆发出一阵欢呼,男男女女们纷纷跳到台阶上,挥舞着手中的酒瓶、上衣,甚至是内衣,群体性进入近乎癫狂的兴奋之中。

       罗杰周围的人眨眼间跑的干干净净,他瞟了几眼一闪而过的跑车,长长的出了口气,皱了皱眉头,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豫之色。

       几分钟之后,当先的跑车轰然停在正对着罗杰的路边,人群欢呼着围了上去,一个沙哑的声音问道:“豪哥,我的车改的怎么样?”

       “动力没问题,排气管还需要稍微处理下,声音有点刺耳。”回答的是个浑厚的男低音。

       “豪哥,那边有人找你喔,说是你亲戚。”

       “亲戚!?”

       “对对对,他亲口说的,是你亲戚,对吧?长得也很帅的噢,有点酷,不过,没豪哥你高。”

       一个身高将近1米80,结实匀称面容冷峻的年轻人分开人群走了过来,他上身穿着黑色短袖T恤,下身是满是破洞的牛仔裤,脚穿运动鞋,很随意的衣着,但在他身上搭配出一种模特般的气质。

       看到罗杰的瞬间,他停住了脚步,脸上泛起一阵古怪的表情,粗声粗气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找豪哥帮忙啊。”罗杰起身走过去,脸上的笑容显得很诡异,“你连手机号都不愿意告诉我,不亲自过来怎么找你。”

       映着篝火的光亮,豪哥看到罗杰行走间微微有点瘸的腿脚,勃然变色,猛地上前两步走到罗杰面前,低声问道:“你受伤了?怎么回事?要不要紧?”

       “你小子总算还有点良心啊,”罗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伸手在豪哥脑袋上爆了个栗子,顿时在四周引起一片惊叫,可他后面一句话立刻将声音平息下去,“知道关心老哥的死活啦!”

       “哥,你别啰嗦了,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罗杰将弟弟拉到一旁,压低声音,简明扼要的事情的原委说一遍,罗豪点点头,当即头也不回的大声问道:“有谁知道丛德明的?他什么来头?”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话音未落,刚刚围在罗杰身边的女孩中的一个就喜滋滋的走出来,先偷眼看了看罗豪,然后冲着罗杰毕恭毕敬的说道:“大哥,我叫曹莎莎,您叫我莎莎好了。我跟丛德明是中学同学,他呀就是个烂人,渣男,以前想追我,不过我没甩他,哼,人长得难看死了,脾气还不小。”

       “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罗豪白了她一眼,吓得莎莎一时语塞。

       罗杰瞪了弟弟一眼,轻声问:“莎莎,你知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

       “他老爸叫丛子雄,好像最早是在外面做小混混的,专门找城中村里摆地摊买菜的大嫂阿姨收保护费,不入流的,顶多算个小虾米。后来承包了一个肉菜市场赚了些钱,就转行做了房地产,走了狗屎运,恰好赶上房价暴涨,然后就发起来了。”

       “豪哥,我知道的可能比莎莎多点。”

       一个扎着马尾巴染着红胡子的非主流猛男走上来,“丛德明是个喜欢装B的怂货,最喜欢开着跑车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招摇,他觉得那就是飙车了,哈哈。以前还想到咱们这里来玩玩的,可在盘山道上就吓尿了,再也不敢来了,还在跟他那帮弱鸡的狐朋狗友在闹市装B,半夜里在居民区马路上轰隆隆的都是他们一伙的。”

       “这小子在他爸公司里挂个副总,其实屁事都干不了,都是他姐姐姐夫做主。不过,他爹丛子雄,是个狠角色,听说起家的那个肉菜市场原本有三家公司在竞标,可投标那天,一家的负责人出门被车撞了,另一家更惨,在路上被人当头一棒满脑袋是血直接进医院了。”

       罗杰顿时来了兴致,追问道:“丛德明跟他姐姐姐夫关系怎么样?他爸爸喜欢女儿还是儿子?”

       罗豪拍了拍非主流的肩膀,“阿威,好好想想。”

       莎莎见罗豪把注意力转移到阿威身上,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把脚一跺挤出人群,匆忙拿起手机拨号,同时还在偷眼注意人群里面的变化。

       阿威点点头,“丛德明以前烂赌,好几次被人扣住了,都是他姐拿钱过来赎人,他姐脾气大,每次当着一帮赌友的面把他骂的跟一坨屎一样,所以他应该恨死他姐姐了。”

       “丛子雄是有点偏爱这惟一的儿子,可是好像对女儿也不错,毕竟整个公司都是丛丹丹两口子在忙活。”阿威咧开嘴笑嘻嘻的说:“丛子雄吧可能巧取豪夺是把好手,可正儿八经的作生意,连给他女儿提鞋都不够资格,什么进军房地产、规范化管理、集团化运营全都是丛丹丹两口子一手操办的——这两口子是正儿八经的名牌大学毕业,学的好像就是企业经营专业。”

       “难道丛子雄就不担心公司大权旁落,家财落到外人手里吗?”罗杰小心的提出问题。

       “虽然公司上上下下都是丛丹丹两口子的人,可丛子雄是董事长啊,股份最多,应该没什么可担心的。”阿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对了,好像那个败家子名下也有不少股份,不比他姐姐少。”

       罗杰哦了声,“威哥,你好像对他们家的情况特别了解。”

       “杰哥,不开玩笑,叫我阿威就行了。”阿威连连摆手,继续说道,“丛德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泡我表妹,费尽心机跟我套近乎、显摆家里有钱,我呸,做梦!”

       罗杰点点头,“你说的这些对我很有用,多谢啦!”

       “哇,不用这么客气吧!”阿威作个夸张的表情,朝罗豪笑道:“你是豪哥的大哥,当然也是我们的大哥,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兄弟们,是不是?”阿威环顾左右,高声问道。

       年轻人们异口同声称是,罗杰看了看弟弟不动声色的脸,不禁暗暗点头,感到颇为自豪。

       “豪哥,大哥,我还有情报。”曹莎莎在人群外挥舞着手机,外壳上镶嵌的碎钻闪闪发光。

       “别浪费我哥的时间啊,快点说。”

       看到罗豪脸上难得露出些许鼓励的微笑,女孩子眼中顿时泛起一阵秋波,昂头望着对方,轻声说道:“豪哥,丛德明最近好像抖起来了,一口气买了三辆豪车,还跟朋友说自己很快就要接管家里的生意,做总经理。可是现在的总经理还是他姐夫,哦,对了,他姐车祸死了没多久,也没看到他有多伤心。”

       “好,很好。”

       罗杰的赞许让女孩精神大振,得意的看了看罗豪,眨巴下几下水汪汪的大眼睛,这才扭头看着罗杰,“大哥,我在丛德明那有内线,想问什么都行。”

       “暂时不用了,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情报,很有用的。”

       罗杰见了解的差不多了,该跟弟弟谈正事了,便使了个眼色,罗豪点点头,径直分开众人,远远的走到广场边沿的树荫下。

       “哥,我明天就带人过去给你报仇。”罗豪望着哥哥的腿,冷然道:“我要叫他双腿全断,在床上过下半辈子。”

       “豪哥,你黑社会啊!?”罗杰低声叱道:“要是单纯想报个仇出口气,还用得来找你吗?”

       “那你想怎样?”

       “我是来找你回去跟我一起做事,给我帮忙的。”

罗杰望着远处黑黝黝的大海,“最近接的案子越来越复杂,由于在调查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涉及到很多人的隐私,危险性直线上升,这次被人暗算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虽然袭击者到底是谁,暂时还没有充足确凿的证据,可对方显然是团体作战,我再厉害也就一个人。龙哥呢有自己的正经大买卖,又是场面上的人,不合适让他介入过多。”

       罗杰转过头,恰好迎上弟弟若有所思的目光,“我需要你的帮助,一来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二来保护我和事务所的安全,你知道的,老佟是完全没有自保能力的;三来能做很多我自己做不来的事情;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不希望你继续玩下去,你年纪不小了,也该做点正经事了。”

       “你的这些朋友都很仗义,几乎个个年少多金,可整日里在这厮混混日子也不是办法,早晚都要面对自己的命运。”说到这罗杰笑了,“咱们家又不是富豪,老爸老妈可没家族企业给你继承,还是早点打算吧。”

       罗杰回身看着那群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年轻人,见不时有人朝这边张望,感慨道: “他们都是些过客,最多玩个三五年,肯定会被抓回去,子承父业。后面是还会有小子接上来,可对你来说,还有意义吗?好好想想把。”

       罗豪没有马上接腔,而是盯着夜空愣了一会,反问道:“老哥,你打算怎么弄?”

       “你车技一流,改装技术一流,又有这么好的人脉,不好好利用利用,实在可惜。”罗杰继续望着几十米外的人群,成竹在胸,“我的意思是干脆就开个车行,专门做做修车改装之类的,用这个正当职业做掩护,私下里再帮我做事,一举两得,怎么样?”

“我玩玩车都已经被骂成不务正业了,再大张旗鼓开车行,老爸老妈还不得气死?”罗豪没好气的说,“然后再拿你这个天才加学霸的老哥来数落我,晕,我想起来头都疼。”

       罗杰笑嘻嘻的摇摇头,反问道:“小子,好好想想,你多久没回家了?”

       “两三个月吧,怎么啦?家里有事?”

       “没事,我只是想告诉你,人的态度是会转变的——你也不想想,按老妈以前的脾气作风,这么久看不到你的人,会不着急?会不让我过来把你抓回去?”罗杰笑眯眯的拍拍弟弟的肩膀,安慰道:“总而言之,老爸老妈我来搞定,行了吧?”

       “我考虑考虑。”罗豪低头想了想,说:“不过我有两个条件:1,我不回家里住;2,你不可以插手我的事情,尤其是感情方面的。”

       “别说两个条件,就是二十个条件老哥都可以答应你,只是考虑就免了吧。”罗杰提起那条伤腿晃了晃,“难道你想到医院或者殡仪馆见我吗!?嗯!”

       “知——道——啦!”

罗豪长长的出了口气,表情和语气都轻快起来,他紧紧盯着哥哥,讪笑道:“老哥,没想到吧,你这个学霸也有要学渣帮忙的时候,哈哈哈哈。”

   罗杰抬手在弟弟脑门上爆个栗子,“你小子记仇是不是搞错了对象啊?学霸学渣的可都是老妈说的,有胆量你去跟她说啊?我这么多年可都是在帮你说话,小子,你的良心可真是大大的坏!”

       罗豪嘿嘿笑着后退两步,避开哥哥的后续攻击,然后回身看着自己的朋友们不禁面露难色,“唉,等下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我不玩了,这里十有八九废掉了。文大哥把这里托付给我,是想我吧至少能维持下去,让鹏城的车迷有个既能痛快飙车,又不会影响别人的地方,可是——”

       “看来还没人告诉你,”罗杰讪笑道:“村委会已经签了改造合同,最多再过三个月施工队就要进场了,就是文雷自己来,也改变不了什么——我是听龙哥说的,他人脉广,应该不会错的。”

       罗杰停顿了几秒钟,给弟弟时间来消化信息带来的冲击,接着说道:“国内的赛车行业已经渐渐起来了,真正有兴趣的兄弟,可以去走职业化的道路,你想想,这其实是个非常好的契机。”

       罗杰回身扫了眼人群,“至于那些单纯好玩的,那还不简单,叫他们跟你一起搞车行或者帮我做事不就得了,你这些兄弟姐妹反正不在乎工资,又闲得蛋疼,上哪能找这样的免费的劳力?”

       “老哥,我发现你真的越来越阴了。”罗豪摇摇头,“我想好了,也不能跟你一起住——你唠叨起来比老爸还厉害,还有可能跟他们串通起来对付我。”

       “悉听尊便,豪哥!”罗杰异常爽快的答应下来,然后吩咐道:“你先把我送回去,今天的事情太多,又脏又累,要洗洗睡了。我不在场的话,你跟你的兄弟姐妹商量事情也更方便。呵呵,他们要是知道我是来拉你走的,肯定会恨死我,还是早点跑比较安全。”

       罗豪随着哥哥的话把目光聚焦在篝火旁,哑然失笑,“商量?有什么好商量的?愿意帮忙的就一起去,不愿意的继续在这里混呗,反正也没多少时间了。再说,我又不是不回来,他们也可以随时离开。再说,正儿八经做点事情没准他们觉得挺新鲜,全都跑过去也不一定呢!”

       “这样最好不过。”罗杰看看表,“那明天开始,我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唉,我要是个独子该多好啊!”

       “小子,说什么呢,找死啊!”毫无意外,豪哥的脑袋上又挨了一个爆栗子。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