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消逝的幽魂(第六幕)

在交警队完成例行公事的询问,罗杰回到寓所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给自己泡了杯浓茶,躺在沙发上回想上午发生的惊悚一幕,脑海中不觉得浮现出与丛德明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对方眼中那奇怪的眼神,到底是惊讶,意外,还是害怕……

       “叮铃铃……”

       清脆响亮的电话铃声把罗杰吓了一跳,等看到上面的来电号码不禁哑然失笑,马上拿起话筒,抱怨起来,“我家这电话机从安装到现在,总共就接了十几个电,里边有八个是你的,唉,这年头还有几个喜欢打座机的,你呀,太念旧了,打手机多好!”

       “竟然调侃起我来,看来今天没伤到你,这我就放心了。”老佟的语调舒缓了许多,“说说是怎么回事——这鸿门宴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从逻辑上来讲,除了他们,不可能有别人。”罗杰边说边整理思路,“悠闲的周末,宽阔的大马路,还是个大上午的,你说哪个司机会在这个时候喝酒开车,还连续闯过两道绿化带,直奔我们来了。”

       “警察怎么说?”

       “警察也觉得可疑,但司机跑掉了。”罗杰笑笑,“即便抓到又能怎样?司机肯定会一口咬定自己醉酒驾驶,最多不过几年牢饭而已,反正有人给他大笔的酬劳。”

       “死的是那个律师吧?唉,可怜又可恨。”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我想,他至死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罗杰摇摇头,“就是因为律师始终在场,所以我才放松了警惕,真没想到啊!”

       “阿杰,对方心狠手辣,看起来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是不是请龙哥安排些人手保护你?”

       “假如对方真的有黑社会背景,用龙哥的人反倒更不安全,都在一个圈子里,难免有些瓜葛。”

       “那怎么办?你单枪匹马,哪里斗得过他们?”老佟想了想,“嗳,小豪不是说过你有个同学在当警察吗?”

       “算了,我可不想招惹警察,尤其是她。”罗杰想了想,嘿嘿笑道:“不过,你刚才的话倒是给了我启发——我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

       老佟说了句那就好,干笑几声,“阿杰,我这还有个不太好的消息——”

       “没事,你说吧,反正今天都是坏消息,再多一个也无妨。”

       “咱们原先的办公室昨天晚上被盗了。”老佟说:“房东来电话,说里面被翻了个底朝天,可东西却一样没少,怀疑是冲着我们来的。”

       罗杰笑了笑,问:“没放火吧?”

       “那倒没有。”

       “看来这位胡小姐还是有分寸的,没有乱来。”罗杰苦笑道:“可是,你说,咱们要怎样做才能让她完全相信呢?你说,保留她的资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老佟哈哈一笑,“说明人家对你的人品持怀疑态度,万一你拿着照片去敲诈她怎么办?”

       罗杰沉默了几秒钟,“唉,公道自在人心,她不愿意相信,也只能由她了。对了,你在办公室还是小心些。”

       老佟讪笑几声,“我不是人工智能嘛,怕什么,倒是你天天在外面跑,一定要多加小心。”

       “没事,我已经准备反击了。88.”

       打完电话,罗杰拿起车钥匙准备出门,可走了几步之后感觉被球棒击打的地方还是疼的厉害,无奈摇摇头,放下钥匙。

       出了小区大门,罗杰在路边刚刚站定,突然耳畔响起一阵跑车马达的轰鸣,下意识的缩到一棵大树后面,马上听到“哧”的一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稳稳停在路边,戴着墨镜的女司机扭头望着他,冷冷说道:“罗先生,请上车。”

       罗杰把头扭到一边,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回身问道:“胡小姐,有事吗?”

       “假如你不想被我开车撞的话,最好老实上车。”胡嘉丽面沉似水,语气生硬,不容置疑。

       罗杰摇摇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跑车轰然起步,沿着马路飞驰起来,罗杰问:“胡小姐,办公室被盗跟你有没有关系?”

       胡嘉丽冷笑道:“据我所知,那里似乎已经租给别人了,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见罗杰没有回应,胡嘉丽微微点头,“我很佩服你,竟然未卜先知,知道我会找人过去。”

       罗杰淡然道:“不奇怪,谁都不想无关紧要的人知道自己的隐私。”

       听到“隐私”两个字,胡嘉丽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冷漠的面孔反倒多了几分生气,她降低车速,拐进一条偏僻的林荫道,靠边停下,摘下墨镜,扭头盯着罗杰。

       罗杰被胡嘉丽黑漆漆的大眼睛看得心里发毛,下意识的朝车窗缩了一下。

       胡嘉丽嫣然一笑,问:“罗杰,我长的漂亮吗?”

       “漂亮,非常漂亮。”罗杰由衷的称赞。

       胡嘉丽眼神一亮,追问道:“我能算得上白富美吗?”

       “当然,绝对是。”虽然有预感,但罗杰还是不愿说假话。

       胡嘉丽稍微停顿了一下,“是的,我被那个畜生猥亵过,可我还是处女,我的身子还是干净的,对吧?”

       “你是个纯洁的女孩子。”

       “那你这样高富帅愿意娶我吗?”胡嘉丽眼中闪着晶莹的光,“我书读的很好,能力很强,有钱,心地也不坏,我的情感经历是零,是张白纸,这样的条件应该算不是很差吧?你会愿意娶我吗?”

       罗杰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表白方式,微微愣了一下,字斟句酌的回答道:“胡小姐,你这样的女孩子的确是我欣赏喜欢的类型,只是,我们的相识和相遇没有在那个点上,很遗憾,我们只有做朋友的缘分。”

       “我明白,像你这样的高富帅,肯定早已名花有主了。”胡嘉丽用力的合上眼睛,挤出两颗泪水,“祝福你和那个幸运的女孩子。”

       “谢谢。”罗杰安慰道:“你年轻漂亮,聪明能干,只要能完全放下精神上的负累,很快会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的。”

       胡嘉丽抹掉眼泪,婉然一笑,“罗先生,对不起,刚刚吓到你了,其实,我今天是专程来向你道歉的。”

       胡嘉丽满意的看着罗杰意外的眼神,“资料没拿到,我仔细想了想,像你这样的睿智的人物,怎么可能去做那些龌龊事情?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保证,从今往后,我胡嘉丽会彻底完全的从你的世界里消失,绝对不会再给你添一丝一毫的麻烦。”

       罗杰如释重负,连忙热烈的回应:“我接受你的道歉!不过,没必要那么决绝,其实,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胡嘉丽摇摇头,“虽然对你放心,可我在这个城市里总是有种被剥光的感觉,经过再三考虑,我决定移民国外,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看看能否开始新的人生。”

       罗杰想了一会,点点头,“其实,只要条件允许,这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治愈方法。”

       胡嘉丽向罗杰再次表示诚挚的感谢,接着提醒道:“罗先生,你的工作特殊,安全和保密还需要加强啊!”

       罗杰马上问道:“是啊,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胡嘉丽笑了笑,“只要在运营商那有个朋友,找到你就不是难事,单纯的更换号码,用处不大的。”

       罗杰摇摇头,“谢谢你的提醒,以后不会了。”

       胡嘉丽再次发动跑车,“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时间,你去哪?我送你过去。”

       罗杰想了想,“你把我送到附近的地铁站就可以了。”

       几分钟后,跑车在地铁站边停下,罗杰准备下车,没想到胡嘉丽解开自己的安全带,略带羞涩的问:“罗先生,能抱抱我吗?”

       罗杰抿了下嘴唇,慢慢展开双臂。

       胡嘉丽用力揽住罗杰的肩头,娇柔的身体猛烈的颤抖起来,然后猛地推开罗杰,迅速戴上墨镜,“你快走吧!”

       罗杰意识到胡嘉丽可能真的爱上了自己,轻轻叹口气,说了声保重,开门下车,胡嘉丽随即大脚油门启动,在轰鸣声中消失在滚滚车流中。

     罗杰特意放过两辆主动过来揽客的的士,上了第三辆,“湾厦工业区。”

       “哪里?”司机愣了下,从后视镜里疑惑的看着罗杰。

       “湾厦工业区,湾是海湾的湾,厦是厦门的厦——知道怎么走吧?”

       “知道,当然知道,飙车党的大本营嘛。”司机笑着解释道:“去那儿的都是自己开车的主,打车的很少,那些小子一玩就是大半夜,回来可没的士拉你哦。”

       “我知道,谢谢提醒。”

       的士驶出市区,从快速路转上一条盘山公路朝着大海的方向开去,刚过两分钟,后方就远远传来一阵马达的轰鸣声,瞬间就到了旁边,接着“嗖”的一声消失在前面的拐弯处,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是辆红色的敞篷跑车。

       盘山公路左边是壁立的岩壁,右侧是数十米深的山涧沟,路况虽然还好,可路宽只有5米左右,并且每隔百余米就有急转弯,经验老到的的士司机都不敢超过60公里,可那辆跑车的速度至少有100公里,可谓胆大妄为。

       司机摇摇头,看了看后视镜欲言又止,罗杰知道对方的顾虑,正想说自己不是去飚车的,山谷间又响起一阵阵此起彼伏的马达声,震耳欲聋让人烦躁不已。

       司机刚刚将车往路边上靠过去,四辆超跑便以你追我赶的驾驶冲了过来,其中两辆一前一后,与的士以不到10厘米的距离檫身而过,车身交错的瞬间,跑车里响起一阵兴奋的怪叫,从敞开的车窗里,几个女孩子挥舞着红布,仿佛斗兽场的角斗士一般。

       “TM的,赶着去投胎啊!”司机低声叱骂着,慢慢提速,想早点开出这段险途。

       10分钟后,的士停靠在工业区门口,罗杰给了双倍的车资,下车前特意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师傅,路上多加小心,这些小子开车没谱的。”

       “要我等你回去吗?”罗杰的慷慨让司机好感顿生,关切的问。

       “不用了,我搭他们的顺风车。”罗杰指了指正从工业区门口进去的跑车。

       司机看着罗杰夕阳下渐渐模糊的背影,摇摇头驱车离去。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