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赵魏三家攻灭智氏,缘于智襄子的致命疏漏

       韩、赵、魏三家分晋揭开了战国时代的序幕,而这一事件的发生,直接缘起于韩、赵、魏三家在晋国的内乱中联合攻灭了智氏。

彼时的智氏家族首领是智襄子(智瑶),是晋国执政大臣,位高权重、精明强干又深谋远虑。他是继智武子、智文子之后,智氏家族的第三位正卿,前后共执政二十二年,是晋国有史以来在位时间最长的执政大臣,智氏由此成为晋国四卿(智、韩、赵、魏)之首,是晋国乃至当时整个的周王朝诸侯中间最具权势的卿大夫家族。

智襄子在这种优势尽占的情况下,竟然落得身死族灭的下场,确实有些难以理解,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的失败呢?

“三家灭智”的起因是智襄子有感于晋国公室衰微,包括自己家族在内的四大家族势力之间相互掣肘,从而导致了晋国在诸侯争霸的环境中处于非常不利的局面,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增强晋国公室的实力,进而恢复晋国的霸业,智襄子提议智、韩、赵、魏四大家族向公室献出一部分封邑(地百里,邑万户的标准)。

智襄子以身作则首先向国君献出万户封邑,韩氏、魏氏也随后献出封邑,唯独赵氏不肯献出封邑,智襄子于是率韩、魏两家一起讨伐赵氏。战争持续了三年左右,在即将获胜之际,韩、魏两家突然临阵倒戈,与赵氏联合以水倒灌智氏大营,智襄子兵败被杀。韩、魏、赵三家瓜分智氏的封邑,智氏家族两百多人惨遭杀戮。没过多久,三家分晋七国立,中国从此进入战国时代。

从上面的过程不难看出,智襄子的提议虽然是出于国家大义的名分,占据了道德的至高点,采取的又是居高临下的压制方式,但由于他疏漏了一个致命的问题,最终导致了失败——没有考虑到韩、赵、魏三家在安全上诉求!

早在晋出公十七年(公元前458年),智伯率领赵氏、韩氏、魏氏三家,击败晋国另外的两个公卿大族范氏和中行氏,共同瓜分其土地和财产,当然,其中的绝大部分落入智氏囊中,由此奠定了智氏最强公族的地位。然而,对于韩赵魏三家来说,必然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担心同样的命运很快落到自己身上。因此,当智襄子提出向晋公室捐献土地之时,韩魏两家的第一个念头跟赵家是完全相同的——拒绝!

原因有三个:第一,捐献土地的直接后果是削弱自身实力而增强了国君家族,所谓殷鉴不远,晋灵公肆意妄为的往事还历历在目,谁能保证再次获得绝对优势的公室不会出现另外一个晋灵公,到时候公卿们靠什么自保呢?第二,表面上看,各家族是按照同样的标准来捐献土地和人口,但由于各家族的实力不同,捐献完成之后,必然造成智氏一家独大,假如智襄子再用对付范氏、中行氏的手段对付自己,又靠什么自保呢?第三,假如智襄子果真想加强晋公室,为何当初不直接范氏和中行氏的家族领地给捐献出来,反倒先瓜分一空,现在才提出来呢?

虽然韩魏两家迫于智氏的威势,同意捐献土地并派军队攻伐赵氏,但必然是虚于应付、出工不出力,而赵氏的强项又恰好是军事,故而晋阳的包围战才能持续三年之久。换句话说,真正对赵氏进行不间断无保留攻击的应该只有智家的军队,韩赵魏三家自然是一直在暗通款曲,讨价还价。

智襄子被假象所迷惑,陶醉在自身的迷梦中而不自知,当他灵犀一动想出水攻晋阳的招数之时,赵氏由于面临灭顶之灾,自然没有资格再继续跟韩、魏两家讲条件,于是三巨头迅速达成一致,结果了智襄子和他的家族。

按照马斯洛的层次需求理论,安全需求是仅仅次于生理需求的存在,智襄子只想着自己的宏图霸业,却忽视了合作者的安全需求,事实证明,这个疏漏是致命的!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