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消逝的幽魂(第五幕)

“雅韵咖啡”坐落在高新园区的腹心地带,在一个十字路口的转角,落地窗前是繁花似锦的绿化带,周围是鳞次栉比的写字楼,在里面办公的是数量庞大的、大大小小的科技企业,这里的白领数量庞大且教育程度较高,薪水也不错,每天都在为着自己的梦想和希望拼搏,商务洽谈和偶尔放松的需要让咖啡馆要从周一忙到周五,经常是一位难求。

       今天是星期六,昨天熙来攘往的人群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园区冷冷清清,仿佛换了个世界。等到正午十分,烈日当头,酷热难耐,马路上更是人迹全无,俨然成了记录片“人类消失后的世界”的场景。咖啡馆内,当班的三名侍者面对空荡荡的厅堂百无聊赖,聚集在一起轻声的聊天,偶尔偷眼看看窗边那唯一的客人。

       罗杰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同样慵懒的目光透过身前的落地窗扫视着马路对面地铁工地上的塔吊和脚手架,眼角的余光不时瞄向咖啡店的入口。

       两点刚过,咖啡厅门里一暗,两个男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飞速打量了下环境,冲着迎上来的侍者摆摆手,说了声:“有位。”便大步向罗杰走去。

       “罗先生,你好。”李明盛疾走几步,抢在前面跟罗杰握了下手,然后回身介绍道:“丛德明,丛少,我的委托人,永福实业的董事副总经理。”

       “这位是罗杰,罗杰心理咨询室的老板。”

       丛德明是个精瘦的年轻人,面皮白净,眼球白多黑少,不经意的转动之间散发出一股与其外表相称的暴戾之气,握在罗杰掌中的手指冷冰冰的,即便是握手的瞬间,脸上都没有看到一丝一毫应有的、礼节的笑容,反倒带有几分厌恶。

       握手之后,两人在罗杰对面坐下,丛德明用无礼而又随意的目光瞟了罗杰一眼之后,便把目光斜向落地窗外,似乎自己的谈话对象远远没有外面来来往往的车辆更吸引人。

       “两位来点什么?”侍者适时走了上来。

       “两杯冰摩卡,加双倍糖。”李明盛吩咐完侍者,讨好的望向丛德明,“明少,我记得您喜欢喝甜咖啡。”

       丛德明没有出声,仅仅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李明盛丝毫不以为意,显然早已习以为常,他扭头面对罗杰,提高声音说道:“罗先生,对于之前的误会和小摩擦,丛少表示非常抱歉。”

       李明盛从文件夹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罗杰面前,用食指轻轻按住,“这里是300万,多出的100万是丛少为了表示诚意主动加的,密码还是6个8。现在,麻烦你把照片和全部的复印扫描件全部交出来,并保证不保留任何形式的备份。”

       罗杰斜瞟了丛德明一眼,恰好对方冷冷的看过来,于是紧紧盯着丛德明慢慢眯缝起来的双眼,一字一顿的说道:“律师先生,你的道歉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这个,丛少……”李明盛看了看丛德明,面露难色。

       “罗先生,那天的事情是我安排的,跟李律师没有任何关系,他事先也不知情。”丛德明边说边站起身,白净的面皮没有丝毫的表情,好像戴了个面具。

       “我对那天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请罗先生原谅。”

       丛德明出乎意料的把腰弯下90度,向罗杰鞠躬道歉。李明盛先是讶异的愣了几秒钟,接着便换上一副诚惶诚恐的嘴脸,连声说道:“罗先生,你看你看,丛少都亲自向你道歉了,我们可是非常有诚意的!”

       “好,我接受你的道歉。”罗杰点点头,从文件夹里取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递给李明盛,“你要的东西全都在里面。”

       李明盛忙不迭的接过去,抽出照片逐一核对起来,丛德明慢吞吞的坐回去,意味深长的看了罗杰一眼,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指尖飞点,旁若无人的玩起游戏来。

       清点已毕,李明盛冲着丛德明点点头,把信封递过去,后者接下来之后正要说话,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难得的道了声抱歉,顺手把信封放进口袋,起身走到咖啡厅的吧台前接电话。

       “罗先生,麻烦你周末出来,真的很不好意思啊!”老板在讲电话,李明盛不敢贸然告辞,只得没话找话,“你周末一般有那些活动啊?不过,像你们这些读书多的人可能比较喜欢看看书、听听音乐吧。”

       “不,你错了。”

罗杰摇摇头,“我喜欢打拳攀岩打拳、偶尔钓钓鱼放松一下,不过是愿者上钩型的,技术很差。”

       “哦,原来是这样啊。”李明盛偷眼往后看,可丛德明还在电话中,不得不继续之前的话题,“罗先生打的是什么拳?”

       罗杰看了眼咖啡厅的门口,有个休闲打扮的年轻人走了进来,然后在靠内墙的位置坐了下来。

       罗杰见来人与自己之间隔着一排座位,便收回目光,回应李明盛的问题:“我打的是泰拳。”

       这时接电话的丛德明慢慢在吧台前踱步,似乎在跟什么人发生了争执,声音渐渐提高,然后朝着咖啡厅的门外走去。

       罗杰眨了下眼睛,把怀疑的目光落在正对面的李明盛脸上,而对方正讪笑着张开嘴,脸上没有丝毫的异常。

       “快闪开!”

       靠墙坐着的年轻人陡然发出声嘶力竭的惊叫,与此同时,罗杰突然发觉身后漫上一片阴影,马达的嘶吼夹杂在一阵密集的撞击声中呼啸而来。

       罗杰没有回身去看,而是如同蓄势待发的猎豹陡然跳起,一个鱼跃前滚翻飞过隔邻的桌子,落在年轻人的面前,后者急忙伸手把他拉起。此时此刻,呆若木鸡的律师骇然望着一辆混凝土搅拌车的影像在他的瞳孔中飞速放大,随后便消失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厅堂内顿时响起一片哀嚎和惊叫,刹那之间,咖啡厅猛烈的摇晃起来,仿佛发生了8级地震,破碎的墙壁、玻璃、器物随着激荡的气流和烟尘充塞了每个角落。

       “咱们快出去。”拉起罗杰的年轻人冷静异常,猫着腰走在前面,几个箭步便出了店门,罗杰边走边四处打量,在吧台前顺手拉起一个蜷缩在地面上瑟瑟发抖的女侍者,拽了出去。

       把女孩子在人行道边的花坛上安顿好之后,罗杰快步走到搅拌车前,可是只看到晃来晃去的车门和空荡荡的驾驶室,司机已不知去向,而在车的前轮下面,沙发和咖啡桌残骸的下面,一滩黑色正在不断的扩大。

       “司机在撞击前跳车跑了。”耳畔响起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罗杰回身一看,原来是方才的年轻人,“这个位置到路口的右转车道有好几十米,路上又没有什么车,竟然能一头撞过来,真是活见鬼了。司机看来不是喝了酒就是吸了毒,不然也不会跑的这么快。”

       罗杰的目光透过带着蛛网般裂纹的挡风玻璃,落在副驾驶位的啤酒瓶上,不禁冷哼道:“确实是醉驾,太没有创意了。”

       此时,弥漫在咖啡厅里的烟尘慢慢散去,罗杰回身说道:“里面可能还有人,咱们进去看看。”

       “三名侍者,两男一女,加一个收银的女孩子,都出来了。”年轻人思路清晰,反应灵敏,“后厨不知道有几个人,好像都还没出来,不过,后厨在门那边,远的很,应该波及不到。”

       “唯一的伤亡可能就是你的朋友了!”年轻人的目光投向车前轮下,低声说道:“整个卡座被碾的粉碎,甚至连旁边的两个卡座都撞扁了,生还的机会渺茫啊。”

       “他不是我的朋友。”罗杰摇摇头,苦笑着叹了口气,“甚至连熟人都算不上,只是,他有点冤。”

       罗杰的目光越过年轻人的肩膀,落在马路上缓缓驶过的一辆宝马X6,丛德明漠然而又略带惊讶的目光从洞开的车窗里射出,两者在半空中发生激烈的碰撞,后者嘴角抽搐了几下,抿了下嘴,朝罗杰极其缓慢的点了点头,然后骤然加速,急驰而去。

       “小兄弟,谢谢你刚才示警,否则,我可能也要躺在车轮下了。”罗杰这才想起还没向年轻人道谢。

       “不客气,哪能见死不救呢。”年轻人笑嘻嘻的说道:“其实以你刚才的身手和反应,即便是我不喊,你应该也能躲过去。那位可怜的老兄,原本也有机会闪开的,可惜他完全被吓呆了。”

       罗杰摇摇头又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下对方一眼,可看到的是满头满脸满身的灰尘,唯有两只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不禁哑然失笑,“咱们都变成灰人了。”

       “可不是。”年轻人轻笑着伸出右手,“凌子涵。”

       “罗杰。”

       两人正想聊几句,后厨的店员一窝蜂的跑了出来,七嘴八舌的互相安慰,打电话报警、告知家人,而闻讯赶来的路人也聚拢在这些灰头土脸的人周围,有的在好奇又关切的询问,有的则拿着手机拍照发圈。

       “做完笔录我请你吃饭,谢谢你的救命之恩。”罗杰看见两名交警骑着摩托车赶了过来,远处120救护车也在呼啸而来,知道接下来免不了一番口舌和麻烦,便跟凌子涵交换了电话号码。

       “吃饭只能改天了。”凌子涵苦笑着掸去身上的尘土,“咱们俩现在这副尊容,恐怕没哪家餐厅愿意接待。”

       “也是。”罗杰哑然失笑,“那就明天晚上吧,时间地点你来定,怎么样?”

       “没问题。”凌子涵爽快的答应下来,“说实话,我对你挺好奇的,感觉你应该有很多故事。”

       “哪里哪里。”罗杰打个哈哈,“到时候再说吧。”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