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消逝的幽魂(第四幕)

不知不觉已是华灯初上,罗杰走出写字楼,昂首向天,见黄昏已逝夜色正浓,吸口微凉的空气,活动下有些僵硬的脖子,朝右边一拐,沿着人行道缓步前行,准备到200米外的西餐厅吃晚餐。

       西餐厅和罗杰之间有个公交站台,此时下班的高峰期已经过去,只稀稀拉拉的站着几个候车的年轻白领和一个身背双肩包学生模样的男孩子。在罗杰经过站台时,双肩包男孩快步走了上来,“大哥,不好意思,请问地铁站怎么走?”

       罗杰停住脚步,随手朝前一指,“直走300米到下个街角,再右转50米就是。”

       “谢谢大哥。”

       双肩包男孩非常有礼貌的点头致谢,后退两步正要转身离去,突然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瞳孔中掠过一道黑影。

       罗杰心知不妙,迅速朝地下一蹲,只觉的头皮一阵发麻,眼角的余光看到一根球棒横扫而过,带起几缕头发。

       袭击者“咦”了一声,对自己意外的失手和目标的反应速度感到有些惊讶。

       罗杰趁机纵身跳到公交站台上,背靠广告屏站定,再回身打量,只见三个手持球棒的光头黑衫彪形大汉目露凶光,不声不响的朝前逼近。

       鹏城市的CBD,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写字楼前,晚上7点多钟,竟敢明目张胆的行凶,看来自己低估了对方的决心——罗杰双手虚张,摆出戒备姿态,同时大脑高速运转,找出脱身的办法。

       “喂,你……你们……你们想干什么!?”问路的男孩子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脸色发白,连连后退,可是心底的正义感让他不忍坐视不理,“我……我报警了!”

       “没你的事,给老子滚一边去!”罗杰左手边的光头男把头一扭,挥舞了下手中的大棒,凶神恶煞的低吼道:“再啰嗦,连你一起揍——”

       光头的“揍——”字还没说完,脸颊上就挨了一记重拳,直挺挺的摔倒在人行道上,与此同时,手里的棒子不知道怎么到了罗杰的手里。

       罗杰刚刚转过身来,耳畔便响起一声闷吼,“找死!”

       疾风扑面,大棒势若奔雷迎面砸来。

       罗杰横棍遮挡,“砰”地一声被击退好几步,还没等他稳住身形,另外一根棒子就已经贴地扫来。

       罗杰匆忙往前起一跳,刚刚躲过地面的袭击,脚尖还没沾地落地,第一根棒子又劈面扫了过来。

       罗杰仅仅来得及把球棒竖在身前格挡,对方的球棒就扫到了,随着“咔嚓”一声脆响,球棒竟然被硬生生砸成两截。光头男的力道刚猛,余势未歇,带着罗杰蹬蹬蹬朝侧面连踏几步。可是没等他喘过气来,腿肚子上便挨了重重的一下子,剧痛袭来,整条右腿瞬间失去了知觉,在闷哼声中仰面摔倒。

       光头男们配合娴熟训练有素且出手狠辣,显然是带着命令来的,罗杰心知不妙,倒地的瞬间弓背抱头,护住要害。

       “废了他。”

       为首的光头把头一摆,嘴角浮现出残忍的笑容,一棒子抡在罗杰的屁股上,另外一个光头抢步上前,对准罗杰的脑袋准备下毒手。

       “SB,你TM想搞出人命啊!?”为首的光头厉声喝止,把目光瞄向罗杰的后背。

       “警察来啦——警察来啦!”人行道上突然响起几声杂乱的叫声,远远更是一阵传来的厉吼,“你们干什么的!不许动!”

       两名光头男甩手丢掉棒子,撒腿狂奔,纵身跳到路旁一辆敞着门的面包车上

,和不知什么时候被扶到车上第三名光头汇合,接着马达轰鸣,急驰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罗杰手撑地面,艰难的站了起来,脸色铁青的紧盯着袭击者消失的方向,嘴角下意识的抽搐了几下。

       次日上午10点,罗杰一瘸一拐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耳畔马上响起老佟关切的声音,“阿杰,你怎么啦?难道是——”

       “不错,应该是他们干的。”罗杰嘴角抽动了几下,“昨天晚上,就在楼前面的公交站边上,三个光头男,用的是球棒。”

       “要不要紧?伤到要害了吗?”

       “没有,皮外伤而已。”罗杰扶住桌面,慢慢坐进皮椅,“昨晚已经去了医院看过了,敷了药,医生说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报警了吗?抓到人了吗?”

       “巡警赶到人已经跑的影子都没了,车牌是假的,又是晚上,估计查不出什么结果。”罗杰冷笑一声,“当然,查不出来跟我也有点关系。”

       老佟问:“你没说照片的事情——唉,不过,说了也没什么用,抓到人也不能证明他们之间有关联。”

       “可不是。”罗杰凝望着对面的墙壁,“事故现场照片上隐藏的信息,我原本不是特别确定,可他们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反倒坐实了我的推测,哼哼,咱们走着瞧吧。”

       “说到照片啊,我要说一下。”老佟吞吞吐吐的说道:“阿杰,照片好像被偷走了!”

       “什么!?”罗杰急忙拉开面前的抽屉,昨天放照片的地方空空如也,顿时脸色一变,“有人进来过?”

       “我已经查过录像了。”老佟压低声音说道:“昨天晚上9点35分,直接从大门开锁进来的,大摇大摆有恃无恐,显然是同一帮人,而且手脚特别的干净利索,前后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只拿走了照片,其他东西动都没动,绝对不是一般的蟊贼。”

       老佟干咳了两声,试探着问:“阿杰,这些人不但做事狠辣,而且具有相当的实力,咱们要不要把情况跟警方说明,请他们介入?或者让龙哥找人去说合说合?”

       “老佟,我明白你的担心,仅仅靠我们几个是没办法跟对方斗的。”罗杰屈指成拳缓慢而有力的砸在办公桌上,沉声说道:“不过,他们已经对我下了毒手,那这件事绝对不能这样算了。我不但要以牙还牙,而且要解开交通事故背后的谜团,看看他们到底想隐藏什么。”

       “可是——”

       清脆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老佟的话,罗杰扫了眼号码,径直按下免提键,“罗先生,我是昨天过去拜访的李明盛律师。”

       “你好,有事请讲。”罗杰脸上寒气逼人,可语气却非常平和。

       “罗先生,我想,经过一晚上的考虑,你应该会对我昨天的提议感兴趣了吧。”李明盛在说到“考虑”两个字时特别加重了语气,透着不加掩饰的嚣张得意轻狂,“我的委托人还是原来的立场,一切好商量。”

       “李律师,你猜对了。”罗杰诡异的一笑答道,“经过慎重考虑,我决定接受你的提议。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没问题,请说。”从声音里可以听出来,李明盛颇感意外,还有点小小的激动。

       “第一,我要200万,多出来的100万是我的医药费;第二,你的委托人必须当面向我道歉!否则,我如实向警方坦白。”

       “医药费?”

       “别给我装了!”没等李明盛做出进一步的回应,罗杰又大声说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照片确实不但备份了,还扫描了电子档,存在非常安全的云盘上,怎么样?梁上君嘛,早已经过时了。”

       “罗先生,不要激动嘛,我需要跟委托人商量一下。”李明盛的气焰顿时矮了下去,恳求道:“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

       罗杰嘿嘿笑道:“我这个人很公道,也给你们一天时间考虑。”

       罗杰瞟了眼手表,“明天上午10点20分之前如果没有得到回复,事情就交给警方来处理吧,需要提醒你的是:我所说的警方是指刑警,而不是处理交通事故的警察。”

       罗杰径直挂断电话,靠在椅子上肆意的转了几圈,发出一阵阴恻恻的冷笑,随即招来老佟焦急的询问:“阿杰,难道你已经从事故照片里发现端倪了?”

       罗杰点点头,“严格来说还没有,仅仅发现现场照片有好几处看起来不合逻辑、有违常识而已,不过,至少能推断出事故不是那么简单,当然,我的推断还需要得到目击者的证实。”

       “你的意思是——”

       “不错,我等下就去见张仲良夫妇,给他们看事故现场的照片,张太太既然受到那么强烈的刺激,我想应该能想起些什么。”

       “阿杰,你还是小心些。”老佟的声音显得忧心忡忡,“我觉得找到证据之后最好马上报警,剩下的事情就由警方处理算了。他们既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攻击你,自然是有恃无恐,你再跟他们见面,岂不是自投罗网?”

       “龙哥前面通关系拿照片,对方马上就知道了,证明警方内部也有他们的人,所以,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是不能贸然报警的,否则就是自投罗网。”

罗杰摇摇头,语气坚定的说:“我约对方见面,是想看看幕后主使到底是谁。当然,我会小心的,不可能再让他们轻易得手。”

       “唉,要是我能陪你一起去就好了!”老佟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自责。

       “老哥,可不敢这样想。”罗杰急忙宽慰道:“放心,我没事的。我的能力你还不清楚吗?嗯,要对我有信心!你想,咱们这一路走来,不敢说经过大风大浪,可遇到的危险还是不少吧,最后不还是安然无恙吗?”

       “你这倔脾气呀!”老佟似乎在摇头,“算了,反正也劝不住你,那就跟以前一样,定时通讯,确保安全。”

       “Ok!”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