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不符实的所谓“名将”——田单

笔者认为田单完全配不上名将的称号,主要基于以下三点理据:1,成名之战的“即墨之战”含金量不够高;2,领兵打仗“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3,与赵奢论兵所暴露出的见识浅薄。

首先来看看即墨之战。

田单一生最引人瞩目的战绩,也是让他跨入名将之列的战绩,是在即墨之战当中成功的出奇制胜、以弱胜强,运用火牛阵(存疑)击溃燕军,随后齐军全面反击,将入侵的燕国军队一举赶出国境,悉数收复被燕军占领的城邑。

即墨之战爆发前的态势是这样的:公元前314年,燕国发生“子之之乱”,齐军乘虚而入,在50天之内攻下燕都蓟,杀燕王哙和子之。但由于齐军在燕国大肆烧杀抢掠,燕国民众纷纷起来反抗,秦赵集重兵攻齐救燕,齐军被迫撤退,燕太子平即位为王,即燕昭王,至此,燕国和齐国成了不共戴天的死敌。

公元前301年,齐湣王即位,随即联合韩、魏国攻楚,大败楚国。公元前前298年-296年,又联合韩、魏连年攻秦,一度攻入函谷关,迫秦求和。前288年十月,秦王称西帝,遣使立齐湣王为东帝,准备组成联军讨伐赵国,结果被苏秦一番忽悠之后,齐湣王称帝二日后而复归王号,撕毁了与秦国的盟约,转而与各国合纵攻秦,迫使秦国“废帝请服”。公元前286年,齐湣王又攻灭宋国,南侵楚国,西侵三晋。

从上来罗列的史实不难看出,齐湣王在即位五年之内,不但过早的暴露了夺取天下的野心和实力,而且将战国七雄的其他六国一个不漏的得罪了一遍,可想而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各国迅速结成攻齐联盟,公元前284年,燕国名将乐毅统率燕、秦、赵、韩、魏五国联军攻打齐国,在济西之战中大败齐军,接连攻下临淄,随后,秦、韩撤走,魏军攻取前宋国国土,赵军北上取河间,乐毅率领燕军分兵五路,以彻底消灭齐军,占领齐国全境。燕军仅在六个月的时间,就攻取了齐国七十余城,只剩下莒和即墨两城未被攻克。与此同时,一直没动手的楚国以救援为名,派兵杀掉齐湣王,夺回之前被齐国夺取的淮北之地。

联军攻齐的总兵力为20万上下,燕国虽然是联盟发起国,又是总指挥,但燕国面积小、人口少,撑死能占总比兵力的三分之一,六七万左右。济西之战后,燕军占领了七十多座城邑,必然要分兵据守,在肃清反抗的同时确保主力的后方和侧翼安全,平均一座城就算分兵500,最终兵临即墨城下燕军少不过3万,多不过4万。

上面的燕军兵力是估算出来的,下面咱们来通过两个具体事例来推理验证:1,“燕引兵东围即墨,即墨大夫出与战,败死”。燕军主力兵临城下,即墨大夫非但没有据坚城死守,反倒主动出城迎击,并且是在齐军主力基本被打残的情况下,之所以敢这么干,自然是感觉自己能击败远来的敌军,那么他指挥的军队数量至少是跟敌军旗鼓相当的。2,即墨大夫战死之后,燕军开始围城,时间长达五年,可城内不但有吃有喝,还能有千余头耕牛(存疑),显而易见,所谓的包围,不过建营垒以对峙而已。燕军是百战精锐,有野战必胜的把握,但受限于兵力不足,承受不起攻坚的损失;齐军则完全相反,城内都是残兵败将,即便数量占优也不敢出城。

综上所述,即墨之战顶多只能算出奇制胜(火牛阵本身就存疑),双方的兵力差距肯定不大,故而以弱胜强有些勉强。

我们再来看看田单受教于鲁仲子的事情。

田单率军攻打狄人,久攻不克却不明就里,结果还是早就预料到他必将受挫的鲁仲子给他指点迷津:将军之在即墨,坐而织蒉,立则丈插,为士卒倡曰:‘可往矣!宗庙亡矣!云曰尚矣!归于何党矣!’当此之时,将军有死之心,而士卒无生之气,闻若言,莫不挥泣奋臂而欲战,此所以破燕也。当今将军东有夜邑之奉,西有菑上之虞,黄金横带,而驰乎淄、渑之间,有生之乐,无死之心,所以不胜者也。

简单的解释就是,即墨之战是因为田单能够跟士兵同甘共苦,士兵愿意同仇敌忾,同生共死,攻狄人不胜,是因为贪于享乐——打了胜仗的名将,竟然连自己获胜的原因都要别人告诉他,是不是有点尴尬?

最后,与赵奢论兵:《战国策·赵策三》

赵惠文王三十年,相都平君田单问赵奢曰:“吾非不说将军之兵法也,所以不服者,独将军之用众。用众者,使民不得耕作,粮食挽赁不可给也。此坐而自破之道也,非单之所为也。单闻之,帝王之兵,所用者不过三万,而天下服矣。今将军必负十万、二十万之众乃用之,此单之所不服也。”

马服(即赵奢)曰:“君非徒不达于兵也,又不明其时势……且古者四海之内,分为万国。城虽大,不过三百丈者。人虽众,不过三千家者。而以集兵三万,距此奚难哉!今取古之为万国者,分以为战国七,能具数十万之兵,旷日持久,数岁,即君之齐已。齐以二十万之众攻荆,五年乃罢。赵以二十万之众攻中山,五年乃归。今者齐韩相方,而国围攻焉,岂有敢曰,我其以三万救是者乎哉?今千丈之城,万家之邑相望也,而索以三万之众,围千丈之城,不存其一角,而野战不足用也,君将以此何之?”

都平君喟然太息曰:“单不至也!”

田单的观点:有三万军队,就能横扫天下,兵太多了,会把国家拖垮。

赵奢的观点:以前城小,人口少,战争的规模小,三万可以,现在国家和城市的规模越来越大,战争规模也随之扩大,并且旷日持久,兵力自然需要更多。

由于赵奢举出了实际的战例来说明,田单心悦诚服,自认不如,显而易见,他属于拘泥于形式将领,不知道世易时移,顺应时代和形势的变化!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田单的名将更多靠的是运气,而非实力!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