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消逝的幽魂(第三幕)

龙哥交游广阔,果然没有让罗杰失望,在电话拜托的第三天上午10点,装着十几张照片的文件袋如期而至,送进了他的办公室。

       签收时,罗杰看到发件人一栏写着李先生,没有发件地址,留的手机号码不但字迹潦草模糊难辨,并且竟然只有十个数字,不禁让他哑然失笑,暗暗佩服发件人的小心。

       罗杰在办公桌前坐定,刚刚把那叠照片一字排开,门铃就“叮咚叮咚”的响了起来,他瞄了眼电脑屏幕,摄像头的显示是个西装笔挺手提公文包神态自若的中年男子。

       “看来该请个前台了。”罗杰摇摇头,把照片划拉起来,起身开门。

       “罗杰先生是吧?”来人笑容可掬,递过来一张制作精美的名片,“我叫李明盛,是高屋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这是我的名片。”

       “律师事务所!?”罗杰接过名片瞟了一眼,“不好意思,我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罗杰正准备关门,这个叫李明盛的悄无声息的把右脚前伸,挡住玻璃门,语速极快的说道:“罗先生,我不是拉业务的,而是受客人委托,来跟你商量一件事情,还是是对你有很大好处的事情。”

       罗杰微微一愣,对方乘机说道:“罗先生,这大热的天,让客人站在门口不太好吧。”

       “请进。”罗杰想了想,拉开玻璃门,侧身做个邀请的手势。

       李明盛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不待吩咐便一屁股坐在罗杰专用的藤椅上,接着在椅子上把圆鼓鼓的大脑袋来个360度的回转,将整个会客室打量了个通透。

       罗杰原本打算给对方拿瓶水,看他如此粗鄙无礼,便径直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开门见山的问道:“李先生,有什么事请快点说,我的时间很宝贵的。”

       “罗先生,我的时间也很宝贵。”李明盛黑里透红的脸庞渗出些许愠怒,眼镜片后面的眼睛眯缝起来,“我们高屋事务所在省内排名第八,执业律师的小时费用单位都是按千来算的,哼!”

       “原来如此。”罗杰嘿嘿一笑,揶揄道:“把时间拖长点就能多收钱了,是吧。”

       李明盛脸上红光一闪,显然是怒气上冲,不过他没有即刻发作,反倒在几声干笑之后冷静下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罗先生,刚刚有些唐突,请不要见怪。哈哈,我是律师,跟什么人都要打交道,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久而久之,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了些不太好的习气。”

       对方如此坦诚,罗杰反倒不好再针锋相对,于是打个哈哈,“李先生,我脾气也有点冲,抱歉。”

       见话说开了,李明盛微微一笑,嘴角隐隐露出一丝得色,清清嗓子,字斟句酌的说出自己的来意:“罗先生,本人才疏学浅,虽然对你所从事的工作不是很了解,但还是非常尊重的。不过,由于某种原因,你目前正在调查的一桩案件,稍微牵涉到了我的委托人的家族隐私。”

       李明盛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静静的看着罗杰。

       “隐私?”罗杰皱了皱眉,“不错,我的工作是会涉及到隐私,但都是关于我的当事人的,也就是委托人的隐私,跟其他人完全无关啊!另外,我是得到授权的。”

       李明盛眨巴了几下眼睛,笑嘻嘻的问道:“不一定吧?比如说,你最近收到的一些照片就未必得到了授权,并且100%牵涉到了我的委托人的隐私。”

       罗杰“哦”了一声,感到有些诧异——快递签收不过几分钟而已,难道对方就已经知道了?

       罗杰的疑虑没有逃过对方的眼睛,李明盛显然不希望他深思,急忙说道:“罗先生,考虑到没有这些照片会影响到你的工作,进而给你造成经济上的损失,所以我的委托人愿意给予适当的补偿。”

       “适当的补偿!?”罗杰重复了一遍对方的话,未置可否。

       “替你付一年的租金如何?”李明盛再次环顾左右,把罗杰的会客室打量一番,“你的办公室应该有200平方吧,这里的租金加管理费300块一平肯定够了,再乘以12个月——咱们四舍五入取个整数,100万怎么样?”

       说出金额的瞬间,李明博重重的盯了梦探一眼。

       “仅仅是要那些照片吗?”罗杰眯缝起眼睛,同样紧盯着律师,“没有其他要求?”

       “全部照片,包括复印品和扫描件等等,不能有任何备份。”李明盛的头稍稍向前伸,低声说道:“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请你完完全全忘掉那些照片的内容,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对于你来说应该很容易做到,没什么为难的。”

       见罗杰没有明确的表示异议,李明盛抓起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一张簇新的银行卡,轻轻放在身旁的茶几上,用食指点了两下,“这张卡里有100万,密码是6个8,只要你点个头,就是你的了。”

       “如果我拒绝呢?”罗杰轻声反问。

       “你没理由啊!”李明盛略微感到有些诧异,“首先,委托人是遇难者家属,有权要求你停止查看这些照片;其次,你跟交通事故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第三,还有钱拿。”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李明盛脸上温和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酷的严肃,“拒绝我的委托人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很大的麻烦。”

       可能是感觉到气氛有些紧张,李明盛接着发出几声干笑,“罗先生,你我都很清楚,你的照片是通过非正规途径拿到的,这种行为本身已经触犯了法律,不过,我的委托人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不愿意深究,反过来还愿意补偿可能给你造成的损失,这么好的事情,上哪找?如果嫌钱少,没问题,想要多少,你开个价,有得谈!”

       “首先,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查看过任何现场照片;其次,你是律师,跟我更是非亲非故,假如发现我有违法犯罪的事情,欢迎举报。”说到这里,罗杰起身走到对方面前,向着大门伸出右手,“最后,我要声明一下,也请你带个话给你的委托人:我是做精神分析的,只关注自己客人的案子,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兴趣关注他的交通事故——请回吧,哦,对了,带上你的卡。”

       李明盛的脸一阵红一阵黑,他慢吞吞收起银行卡站起身,冲着罗杰缓缓摇了摇头,“罗先生,你有没有拿照片我们都很清楚,否认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我的委托人是绝对不允许家人的遗照曝光,你,如果一意孤行的话,很快就会后悔的!”

       罗杰冷笑道:“我不太喜欢别人恐吓我!”

       “恐吓!?”李明盛用那种打量怪物的眼神望着罗杰,“你想想,愿意为区区几张照片出几百万的人,会恐吓你!?”

       李明盛把公文包夹在腋下,叹息道:“你搞错了,你真的搞错了,这不是恐吓,而是威胁,实实在在的威胁。作为律师,我只能说到这里,你好自为之吧。”     李明盛转身朝门口走去,阴郁的声音在会客室内回响:“年轻人,不要去招惹那些你招惹不起的人,否则,哼哼…”

       罗杰站在门口,目送着不速之客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在慢慢关门的同时提高声音问道:“老佟,咱们是不是应该请个前台啊?”

       会客室内响起一阵苦笑,“阿杰,你的神经不是一般的粗。别人都找上门来了,还有闲心考虑这个?还是先把这迫在眉睫的威胁解决掉吧——依我看,他们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我看不过是虚张声势。”罗杰走回自己的藤椅旁,抡起软垫猛力摔打几下,然后抬头望着窗外,问:“老佟,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很奇怪。”老佟不假思索的回应道:“这些照片原本不应该到你手里,你也没有任何正当的理由来查看,家属既然知道你拿了照片,完全可以直截了当要求你交出来啊。”

       “是啊,并且我只能接受,还要诚恳的道歉。”罗杰讪笑道:“可他们偏偏绕了个大圈子,选择不同寻常的手段,细思极恐啊!”

       “恐什么?交通事故而已,又不是谋杀!”

       “Bingo!”罗杰把垫子慢慢铺好,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拉开抽屉,落在照片上的眼神变得渐渐明晰,“这些照片里肯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他们才想竭力阻止我查看。另外,我是通过非正常渠道拿出照片的,他们既然能这么快就知道,消息的来源自然也是见不得光的。”

       “解释的通。”老佟接着说:“既然问题在照片里,咱们就仔细看看吧。”

       “好,咱们一起看。”

       罗杰在皮椅上坐定,拿起一张照片在台灯下凝神察看。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