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消逝的幽魂(第二幕)

“家劲,你再仔细想想,仲良两口子回来祭祖的那天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两天后的清晨,罗杰站在300公里外的张氏家族的坟山上,向张仲良的弟弟再次询问。

       坟山是座高不过四五十米的普通山丘,浓密繁茂的亚热带阔叶林下散布着数以百计的坟墓,有些是刚刚修葺的,有些则年代久远到几百年前,墓碑上的字迹都模糊不清了,不过,几乎所有的坟墓前都有崭新的香火痕迹和少许祭品的残留,显示出这里的居民对祖先的尊敬。

       “清明那天是我跟哥嫂一起上山的,祭拜之后就下山了,跟往年完全一样,山上山下来来往往都是祭祖拜山的同族,哪里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哦。”

       罗杰点点头,朝山顶看了看,“家劲,再往上走是不是还有坟墓?咱们上去瞧瞧怎么样?”

       不待张家劲应承,罗杰已经迈步向前,前者摇了摇头,跟了上去,“上面还有同族的三家祖坟,过了山头就是邻村的坟山了,咱们过去看不太方便。”

       “没事,咱们到了山顶就回来。”

       罗杰疾步上行,几分钟之后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刺鼻的焦糊味,“咦,怎么现在还有人祭拜?”

       “现在哪里会有人祭拜哦。”张家劲紧追几步,没好气的说道:“清明那天邻村的林老二烧的东西太多,一不小心把旁边的树给点着了,火头一下子蹿起来有两三层楼那么高,几里外都能看见,哈哈,他们村的人倾巢而出,忙了一两个小时才搞定。”

       罗杰立刻停住脚步,追问道:“你哥嫂也看到了吗?”

       “看到啦。”张家劲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这种事几乎年年都有,哥嫂见惯了,没什么大惊小怪。”

       说到这里,张家劲用狐疑的目光盯着罗杰,“罗先生,我看你不像风水先生,倒有点像私家侦探,是不是我哥遇上什么事了?真是不像话,竟然连我都瞒着,我可是他亲弟弟啊!”

       “你哥没事的,他全家都挺好的。”罗杰想了想,说:“我看风水呢跟其他人不同,用的是外国人的星相那一套,所以你感觉有点怪。”

       张家劲“哦”了一声,摇摇头,似信非信。

       “行了,我已经看完了,咱们可以回去了。”

       “你刚刚不是说要到山顶的吗?”

       “不用了,”罗杰嘿嘿一笑,解释道:“我要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说罢,罗杰径自下山,张家劲摇摇头,只得跟了上去。

过完整个夏天

忧伤并没有好一些

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

有离开自己的感觉

唱不完一首歌

疲倦还剩下黑眼圈

感情的世界伤害在所难免

黄昏再美终要黑夜

……

       沿海高速上车流稀疏,罗杰把车速控制在最低限速,关掉空调,呼吸着扑面而来的温润的海风,在山海之间斗折蛇行,悠扬的歌声从车厢里飞出,在山林和海湾之间回荡。

       这种久违的惬意让终日在都市里忙碌不休的罗杰彻底放松下来,心里竟然悄悄滋生出希望道路无限延伸下去的想法,让自己能永远在美景中走下去。

       “呜——啦,呜——啦…”

       急促的警报声将罗杰的美梦彻底击碎,他匆忙瞟了眼后视镜,看到一辆警灯闪烁的救护车疾驰而来,虽然和自己并不是在同一条车道,他还是打转向灯,把车移到最外侧的车道。

       罗杰把音响和车窗全部关掉,把车速稍稍提高一些,全神贯注的开车。大约过了两分钟左右,道旁出现“前方急转弯”和“事故多发路段”的警示牌,几百米后一个90度的急转弯出现在面前,与此同时,救护车闪烁的灯光也映入眼帘。

       罗杰把车速降低到三十公里,慢慢通过事故点:一辆黑色的SUV撞断了护栏,冲下路基,翻倒在树林边,从金属护栏的撕裂程度和满地的金属玻璃碎片来看,撞击时的车速肯定不低。几名交警和医生护士正围在车旁,把一名伤者往担架上放,没有看到明显血迹,应该伤得不是很重。

       “车祸猛于虎啊!”罗杰自言自语的感慨着,脚下缓缓发力,警车救护车和事故车慢慢消失在后视镜内。

       高速公路渐渐远离高山大海,曾经的蜿蜒曲折高低起伏被笔直平坦取代,前后几公里范围内只有罗杰一辆车在行驶,他望着后视镜里一点点缩小的山峰,突然眉头一皱,随即减速靠边停车,打起了双闪。

       “老佟,帮我查下清明节那几天沿海高速上发生过几起交通事故,”罗杰补充道:“主要看那些后果严重的有人员伤亡的,特别注意车辆倾覆、倒翻的,如果找到的话,把相关资料收集好,等我回去看。”

       挂断电话,罗杰身上那股惬意带来的慵懒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斗志昂扬激情澎湃的工作状态,他把车慢慢开回行车道,一脚油门猛踩下去,汽车顿时像出膛的炮弹疾驰而去。

     罗杰刚刚离开高速收费站,手机便嗡嗡的响了起来,“老佟,怎么样?”

       “查到一起符合要求的,我念给你听。”老佟的声音有些激动,“4月3日下午1点30分左右,沿海高速丰海方向57公里处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司机丛某丹驾驶路虎牌越野车疑似因转弯车速过快失控,冲出高速公路,撞击排水沟沿后倒翻,事故造成司机丛某丹死亡,副驾驶位乘客黄某某(丛某单丈夫)轻伤。”

       “时间、地点、伤情,都能跟客户的梦境对得上。”老佟补充道。

       “不错,辛苦你了。”罗杰点点头,“你在网上尽量搜集些事故现场的照片,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跟梦境相关的其他线索,尤其是女司机的。”

       “我已经在网上找过了,新闻报道中使用的照片都只有现场和车辆,甚至连滚出几十米外的轮胎都给了个特写,但却没有一张关于死者和伤者人的。”老佟接着说:“网上传言女司机家里在鹏城有很多产业,不是普通人,自然不希望这种照片流出来。”

       “明白了,新闻稿是公关后的结果。”罗杰想了想,看了看表,“老佟,你整理资料完就先回去吧,照片的事我来想办法。”

       结束了和老佟的通话,罗杰马上把车停在路边,拨通了另一个号码,“龙哥,有个麻烦事,需要你帮忙协调。”

       “什么事啊?”龙哥的声音浑厚有力,透着股能感染人的自信。

       “鹅城交警局有没有熟人?”罗杰解释道:“我想查看一起交通事故的现场照片,4月3日发生在沿海高速上的,在鹅城境内。”

       “属于非看不可的那种,是吧?”龙哥稍微停顿了几秒钟,“一般来说,事故的现场照片是要封存留档的,只有家属、律师才能要求查阅,咱们都沾不上边啊。”

       “龙哥,你的意思那边没有认识的人?”

       “不是。”龙哥说:“我好赖算半个鹅城人,关系找找肯定是能找到的。不过,现在交警局里流程也标准化了,咱们总得找个由头过去,免得给人家惹麻烦。”

       “呵呵,我明白了。”罗杰笑嘻嘻的问:“龙哥,你看我像律师还是像家属。”

       “像哪个都不太好,律师需要搞份假的委托书,家属需要身份证,都不是很容易过关。”龙哥想了想,“算了,我看还是安排你直接过去看最好。”

       “龙哥,既然能安排进去查看,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把照片翻拍出来呢?这不是更安全吗?”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龙哥恍然大悟,“阿杰,还是你脑瓜子灵啊,好好好,我这就安排。”

       “哦,对了,我让那边直接快递到你办公室,怎么样?”

       “行啊,谢谢龙哥。”

       “小子,跟我还客气啊,呵呵,我不是你的经纪人嘛,这些事都是份内的,呵呵,88.”

       “88.”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