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消逝的幽魂(第一幕)

时代广场是一栋38层的写字楼,整栋大楼通体包着一层蔚蓝色的玻璃幕墙,非常抢眼,大堂面积超过两千平米,高度在十米以上,显得非常大气,而3.2米的楼层高度更是绝无仅有,故而虽然租金不菲,但企业还是趋之若鹜。

       时代广场坐落在鹏城CBD的黄金商圈的核心位置,周边的写字楼几乎都是500强里排名靠前的企业总部,房价和租金都高的惊人,故而入驻的企业非富即贵,全都是那些不差钱的主。

       写字楼视野最好的32楼南侧,将150公顷的中心公园尽收眼底,并且能远眺红树湾,位置可谓绝佳,而梦探罗杰的新办公室就设在这里。

       两百平米左右的办公室被分割成三个独立的部分:罗杰的个人办公室、会客室和书房,格局和布置与原来的办公室如出一辙,办公家具也还是原来的那一套,但是因为换成了高大上的地方,给人的感觉还是高了一个档次。

       此时此刻,罗杰依旧坐在自己的藤椅上,耐心倾听客人的叙述。

       这次的委托人是一对30岁左右的年轻夫妇,丈夫身高172左右,皮肤白净,鼻梁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眼神犀利,显得精明过人;妻子身高165以上,体态丰满相貌端庄,跟人说话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恬淡的微笑。

       夫妻俩的身材和相貌都很出众,衣着得体又不显得奢华,气味沉静举止斯文,一看就是那种出身不差又靠自己的努力获得财富的成功人士,散发出自信和幸福的愉悦。虽然男女有别,但是两人的面相却颇有些相似,显而易见非常恩爱。然而,两人的眉宇之间都带有一抹深深的忧色,仿佛一副名画被人额外加了低劣的一笔,给人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罗先生,我和妻子从高中开始恋爱,互相激励学习,考上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专业,四年之后又进了同一家公司,经过几年的努力工作,先后被公司提拔到了管理岗位。后来我们双双辞职,一起创业,我在外面跑业务接单,她在公司负责生产、出货、收款,是我的贤内助。现在,我们的公司已经度过了初创的艰难时段,渐渐走上正轨,进入上升期,同时我们也迎来了第一个宝宝。”

       说到这里,委托人张仲良轻轻揽住妻子的肩头,微笑着朝后者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回望罗杰:“我们的生活勉强算得上美满富足,而这一切都是美惠的功劳,可以说没有她就没有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

       “然而,那个突如其来的噩梦让美惠神情恍惚,萎靡不振,我也无心工作,所以,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解开这个谜团!”

       罗杰用力点头,“张总,我理解你的心情,也完全明白你的意思。如果你们已经准备好了的话,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对了,我的经纪人不知道有没有提醒过你们,关于可能涉及到隐私的部分和我的工作流程的?”

       张仲良连忙点头,“杨龙先生介绍的非常详细和全面,我们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

       “那就请张太太详细描述噩梦的内容吧。”罗杰打开录音笔,静静的望着吕美惠。

       吕美惠略微向前挪了下身子,清了清嗓子,刚想开口,可是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呆滞,神情变得异常恐惧,张仲良急忙拉过她的左手,用力握住,同时向她默默点头,给予鼓励。

       过了好几十秒钟,吕美惠才从噩梦的惊恐中缓过来,轻启朱唇,开始讲述:“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一个无边无际的广场中央,浓重的仿佛化不开的墨汁一样的黑暗笼罩着一切,四周一片寂静,死一样的寂静。我想走出去,想法方才在脑海中闪现,身体便漂浮起来,向前飞去,可是黑暗如影随形,缠绕着我笼罩着我,丝毫都不放松,我感觉非常压抑,呼吸不畅,有种溺水的感觉。于是我改变方向,向后、向左、向右,甚至向上向下飞,但都无济于事,怎样都摆脱不了黑暗。我想呼救,但是发不出任何声音,也看不到任何人和事物的存在,目力所及范围内,都是一片漆黑!”

       “我感到无助和无奈,还有种莫名的恐惧,梦靥中常见的那种预感到不幸即将发生的恐惧。”

       罗杰注意到,吕美惠原本白里透红的健康脸颊此刻已经血色全无,说话的语气如同呓语。

       “突然,一个倒立的白衣女孩出现在我面前,她脸色惨白,两道细细的血线从眼皮延伸到额头,长长的头发杂乱的从头顶倒垂而下,她仿佛刚刚看到我,慢慢向我伸出一只手,那手和小臂,同样是惨白的颜色,也带有血迹。这时,她张开嘴,好像想说点什么,可是嘴里喷涌而出的却是血——我这才发现,她完全没有下半身,只剩下胸部以上的部分,就好像被铡刀切去了一样,平平整整,可是身体消失的地方却没有一丝血迹!”

       噩梦最诡异恐怖的部分让吕美惠浑身颤抖,双眼发直,仿佛再次陷入可怕的梦境,张仲良慌忙柔声安慰,“别怕别怕,那都是假的。我在呢,我在呢。”

       吕美惠长长的出了口气,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接着说道:“白衣女孩脸上现出古怪的笑容,脸部的轮廓一点点的拉宽,另外一只眼睛突然出现在被拉宽的额头上,恶狠狠地盯着我,接着是第四只眼、第五只、第六只,然后,其中的两只眼睛又突然飘起来,分裂、变成了千千万万只眼睛,好像昆虫的复眼一样。这时候,女孩的身影开始渐渐后退、模糊、消失,过程就如同电影里面的慢镜头一样,最后消失在一团冲天的烈焰之中,隐隐约约中,我好像看到两只白色的翅膀——然后我就醒了!”

       “张太太,你的梦境描述的非常清晰,这对我们接下来的工作会很有帮助。”

    罗杰首先微笑着给对方鼓励,“噩梦虽然一开始觉得特别恐怖,不过,只要多讲那么几次,慢慢就会发现其实没那么可怕了。”

       接着罗杰话锋一转,步入正题,“二位,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提问了。”

       这对恩爱夫妻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点头并“嗯”了声。

       “张太太,梦境的第一个场景是广场,这是你的客观判断,还是第一时间的直觉?如果是你的判断,依据是什么?”罗杰停顿了两秒钟,“或者说你是不是看到了一些能让你跟广场联系起来的影像?”

       “没有。”吕美惠摇摇头,“在梦里我就认为是个广场,这个念头好像是直接跳进脑海中一样,完全没来由的。”

       “会不会是因为中心广场?”张仲良看着罗杰,解释道:“我家在中心广场附近,那里每天晚上有很多大妈跳广场舞,音响开的很大声,所以只要看到大妈开始在广场聚集,美惠就要关闭门窗。”

       “可能性非常高。”罗杰赞许的点头,提出第二个问题,“张太太,你平时玩游戏吗?——不是那些手游之类的,我说的是那些大型游戏,比如《星际争霸》、《魔兽》之类的网游,或者是PS4、XBOX的游戏机。”

       “没有,哪里有喔?”吕美惠用狐疑的目光望着梦探,“我本来就不太喜欢打游戏的,家里事情又那么多,想打也没有时间哪——最多就是在接孩子的时候打打手游而已。”

       “了解。”

       “梦境中的广场有没有顶?或者说你有没有看到顶?”

       吕美惠摇了摇头,给出否定的答案。

     罗杰在本子上轻轻划了一下,“梦中的女孩有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没有。”吕美惠想了想,“我记性很好,尤其是在记人脸方面,几乎可以说过目不忘,曾经有个十几年前在路上擦肩而过两次的路人,我再见都还能认得出来。”

       “你确定!?张太,按照你的描述,女孩是处于倒立状态的,也就是说她的脸也是倒着的,这难道不会影响你的判断吗?”

       “可能会吧…”,吕美惠轻轻点头马上又用力摇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回应道:“不会,绝对不会,如果是熟人的话,就算是倒着我也能认出来。”

       “Ok,这个问题清楚了。”罗杰立刻提出下一个问题:“女孩倒立的影像有没有异常之处?我的意思是跟生活中常见的那些瑜伽之类的锻炼身体的倒立相比有没有显得别扭或者不合理。”

       “我不是很确定,因为我只看到她的上半身,没有看到下半身,不知道这算不算。”

       “算,当然算。”罗杰用力点头,“梦境的细节会往往非常有帮助。”

       罗杰想了想,“噩梦在反复出现的过程中,有哪几个部分会出现一些差异?梦境会重复出现,但很少一模一样的,细节上多多少少会有些差异的。”

       “差异?”吕美惠沉思良久,然后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广场——有时是圆的有时有是方的,有时甚至会像波浪一样起伏,别的地方就一模一样了。”

       “波浪?”

       “对,是波浪,起伏很大的波浪。”

       罗杰打了*号,“噩梦开始出现前的两三天之内,有经历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没有啊!”

       吕美惠看了看丈夫,后者不假思索的回应道:“那几天刚好是清明节,我带着美惠和孩子回了躺老家祭祖,跟往年一样上山、烧香、下山,呆了一晚之后回来,没有遇到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事情,如果有的话,我应该不会忘记的。”

       罗杰关掉录音笔,这时打印机开始嗡嗡作响,他起身过去拿回两张素描递到吕美惠面前,“张太太,麻烦看看这两幅画跟你的梦境是否相符合?”

       吕美惠凝神端详了几十秒钟,皱了皱眉头,“画的很好,很像,只是,只是这个女孩的眼神吧,好像少了种特别的味道。”

       “是哪种味道,能再详细的描述一下吗?”

       “我说不上来,”吕美惠面露难色,“感觉像是悲伤绝望,又像是害怕恐惧,又像是带着怨愤,很复杂,一言难尽。”

       吕美惠解嘲的笑了笑,“其实已经画得很棒了,虽然我在梦里看到了那个眼神,再看到也能认出来,可肯定是画不出来了。”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张仲良笑嘻嘻的插了句话,立刻得到妻子的认同,后者连连点头。

       “OK,既然属于不可描述,那就先放在一边吧。”

       罗杰随手把素描放在茶几上,进入了询问环节的最后一个步骤,“张总,张太,麻烦提供下梦境开始出现前一周的日常活动细节,以及您家庭成员的基本情况,如果一时间不能整理好的话,可以回去之后再发邮件给我。”

       “我现在就可以提供给你。”张仲良打开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取出几张打满了字的打印纸递给罗杰,微笑着说:“美惠连发两次噩梦之后我抽空找了些相关的书籍看了看,算是略知一二吧,所以提前做了些准备。你先看看,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补充的,随时联络我。”

       罗杰双手接过,飞速扫了一眼之后放在手边,看着张氏夫妇说道:“第一阶段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接下来要通过调查来重建梦境和解析,所以——”

       “罗先生,不用担心费用的问题。”张仲良挥手打断了罗杰的话,“我已经打了20万到杨龙先生的账上,不够的话可以再加,只要能让美惠睡上安稳觉,花多少钱都可以。”

       “张总爽快,20万已经足够了。”罗杰哈哈一笑,“其实我刚刚想说的不是费用问题,而是关于协助调查的事情。”

       “哦,怎么说?”张仲良夫妇对视一眼,都是一愣,“调查不是应该由你来做吗?”

       “不是让你们跟我一起调查,而是提供必要协助的意思。”罗杰解释道:“我会完全复原你们在噩梦前几天的活动轨迹,同时作详尽的调查,因为不可避免的要涉及到你们的社交圈,跟很多人打交道,所以需要你们帮忙提前打好招呼,否则的话…”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夫妻俩放松下来,张仲良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罗先生,有任何需要尽管吩咐,我保证全力配合。”

       张仲良起身上前两步,紧握住罗杰的双手,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梦探,恳求道:“罗先生,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这个噩梦能尽快解析出来,越快越好!”

       “张总,就冲着贤伉俪这份浓浓的爱,我一定用最短的时间来给出答案!”

罗杰见惯了都市中那种快餐式的爱情和精致的算计后的婚姻,由衷的希望看到这对相敬如宾的夫妇能过得幸福快乐。

       夫妻俩得到罗杰的承诺喜出望外,道谢之后告辞离开,罗杰再次拿起那两张素描反复端详,同时按下录音笔的播放键,于是吕美惠倦怠的声音又回荡在房间内:“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