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齐代姜,最关键的步骤是田成子堪称无耻的神操作

田常,即田成子,因其家族出自陈国,也称为陈恒,汉朝为汉文帝刘恒避讳,改称“田,故而司马迁在《史记》中称其为田常,他是齐国田氏家族第八任首领。

当田常在父亲田乞亡故后继位为齐国左相之时,田氏虽然已经是齐国的名门望族,但与鲍氏、晏氏、监氏等豪门大族相比,无论是在政府中掌握的权力,家族封地食邑的大小,还是族人的数量质量,并没有具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经过田常苦心经营和一系列堪称匪夷所思的无底限神操作,在他死去之前,田氏已经成了齐国唯一的豪族,姜氏王族更是成了完全彻底的摆设,被取而代之,仅仅是个时间问题。

首先,收买齐国人心。

田常在借贷粮食给老百姓的时候,借出用大斗,回收用小斗,让老百姓得到实惠,故而下层的齐人对其感激不尽,甚至遍了歌谣:妪乎采芑,归乎田成子!

其次,以霹雳手段扫清竞争对手。

先通过简单粗暴的武装叛乱,将右相监止和国君齐简公杀死,拥立齐平公,然后在大权独揽之时,将国内的其他几大豪门,鲍氏、晏氏、监氏,以及稍微有些势力的公族连根拔起。

再次,通过外交手段消除诸侯可能的干涉。

田常把齐国侵占的鲁国、卫国的土地归还给他们,跟晋国三大家族订立盟约,还跟南部的吴越两国通使臣交好,如此一来,与齐国接壤的诸侯国全都接受了现状。

最后,田常上演了一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匪夷所思且让人叹为观止的神操作,以此来壮大田氏的族群。

田常在国内挑选身高七尺以上的女子作自己的妃子,数以百计,然后让他的宾客和舍人随意出入后宫,结果,等到田常去世的时候,竟然有七十多个儿子。

不难想象,这七十多个所谓的“儿子”,估计田常在真实遗传学上的儿子最多也就三分之一,原因很简单,他年龄大又担任齐国的国相,每天有大量的公务需要去处理,必然耗费掉他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体力,而那些专门吃闲饭的“宾客”和“舍人”,则是既有精力又有时间。

但是,只要田常自己坦然接受,“宾客”也好,“舍人”也罢,还是他的妃子和那些“儿子”们,没有一方会否认这些都是田常的子嗣!

等到田常去世,他儿子襄子盘接替他担任齐国的国相,于是乎将他庞大数量的、同时还极有可能具备体格上优势的兄弟们派往全国各地,做了各个城邑的大夫,从而将齐国的政权,从中央到地方牢固的掌握在田家手中。

《庄子·胠箧》:“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 

——那些偷了一个带钩的人要受惩罚处死,而盗窃一个国家的人却做了诸侯。诸侯之家有仁义之名,那不就是剽窃来的仁义吗?

此处的窃国,就是指田成子(田常)杀齐君而盗其国,由此可见,卑劣的手段虽然能成功,但逃不逃遗臭万年的命运。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