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武灵王对“礼”的洞见,远超许多大儒,可谓睿智!

“雄才大略”四个字一般用来形容特别能干的古代帝王将相,而推行“胡服骑射”的赵武灵王不但完全配得上这四个字,而且还可以再加上“英明睿智”四字,因为他在推行“胡服骑射”,说服以公子成为代表的保守派之时,所发表的对于“礼”的洞见,远远超过当时和后世的许多博学大儒。此外,我们也能从赵武灵王的反复阐述之中,找到周朝礼制难以延续的根本原因。

什么是礼?礼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笔者看过很多版本的解释,平心而论,最浅显易懂的当属赵武灵王的版本:“礼者,所以便事也。圣人观乡而顺宜,因事而制礼,所以利其民而厚其国也。”

翻译成现代汉语:“礼”就是为了便于行事而设定的一套行为规范。圣人观察乡俗并顺应这种乡俗制定适宜的办法,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礼仪,这是为了利民富国。

紧接着,赵武灵王通过举例来进行反复论证(为方便阅读,不再贴原文,有兴趣的可自行查阅《史记·赵世家》):

剪掉头发,身上刺花纹,臂膀上绘画,衣襟开在左边,这是瓯越百姓的习俗。染黑牙齿,额上刺花,戴鱼皮帽子,穿粗针大线的衣服,这是大吴国的习俗。所以礼制服装各地不同,而为了便利的目的却是一致的。地方不同使用会有变化,事情不同礼制也会更改。因此圣人认为如果可以利国,方法不必一致;如果可以便于行事,礼制不必相同。儒者同一师承而习俗有别,中原礼仪相同而教化互异,何况是为了荒远地区的方便呢?所以进退取舍的变化,聪明人也不能一致;远方和近处的服饰,圣贤也不能使它相同。穷乡僻壤风俗多异,学识浅陋却多诡辩。不了解的事不去怀疑,与自己的意见不同而不去非议的人,才会公正地博采众家之长以便求尽善。

听了上面一番话,面对亲自登门的赵武灵王,公子成心悦诚服的接受了王命,身着胡服上朝——假如分析的不是鞭辟入里,如何能说服保守派的领袖?王叔的身份可不是单纯的靠王权所能压服的!

随后,王室宗亲赵文、赵造又前来劝阻赵武灵王不要推行胡服,继续沿袭“故法”,赵武灵王一席话在说服对方的同时,间接道出了周朝的礼制难以延续的根本原因。

“先王习俗不同,哪种古法可以仿效?帝王们不互相因袭,哪种礼制可以遵循?伏羲神农注重教化,不行诛罚;黄帝、尧、舜使用刑罚,但不残暴。到了夏、商、周三王,随时代不同来制定法度,根据实际情况来规定礼制。法规政令都顺应实际需要,衣服器械都便于使用。所以礼不必只用一种方式,而便利国家也不必效法古代。圣人的兴起并不互相因袭却能统一天下,夏、殷的衰败并未变礼制也终于灭亡。那么,违背古制未可厚非,遵循旧礼并不值得称道。”

按照赵武灵王的观点,周王朝创立之初,周公所创立的礼乐制度,与彼时的现实是相适应的,随着时代的变迁,经济、文化、社会等等都在向前发展,旧有的东西慢慢的不能适应新的形势,必须做出适当的调整、改变,甚至彻底推翻并重建才能满足现实需要。故而,那些真正思虑深远,英明睿智的古代帝王是绝对不会简单的复制、沿袭之前的办法,而是随时随地进行调整。

但是,以周王朝和鲁国为代表的守旧派,抱残守缺食古不化,不愿做出任何改变来适应实际情况,而是总是抱怨所谓“礼崩乐坏”,导致了诸侯之间的“无义”之战,实际上是因果倒置,不知反省,故而也永远不可能达到赵武灵王认知的高度。

中国进入帝国时代之后,尽管儒家正式成为王朝的精神主宰,但那些妄图重现、恢复周朝礼制的大儒高官,无一例外的遭到了失败——不能适应现实的东西,自然只能被逐渐的淘汰,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