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武为什么在先秦史书中籍籍无名?

孙武虽然被誉为“兵圣”,千古流芳;其所著的《孙子兵法》更是被推为兵家圣书,誉满全球,可是关于他这个人是否真实存在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歇过,原因并不复杂——孙武生平事迹的文字记录,最早是出现在司马迁的《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当中,而在更早的、先秦时代的史书,诸如《左传》、《战国策》等,却只字未提。

此外,《史记》中关于孙武参与吴王阖闾伐楚之战的记载,与《左传·定公·定公四年》中的记载相冲突,按照《左传》的描述,策划联合诸侯伐楚的是伍员(伍子胥),全军统帅则是吴王阖闾,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孙武的名字。

一般来说,历史人物的生平事迹,距离其生活年代越近的史书应该记述的越清楚,越往后则越不清楚,《左传》、《战国策》、《吕氏春秋》等等成书在战国时代的史书没有出现孙武的名字和事迹,的确让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进而引发质疑也是合乎情理的。但是,如果据此否定孙武的存在,那可就有些过于武断了。

我们不妨提出两个互相矛盾的命题,来证明其是否成立:第一,司马迁是对的,孙武其人其事确实存在;第二,司马迁是错的,孙武其人其事根本不存在。

我们先来看看命题一:司马迁是对的,孙武其人其事确实存在

首先,《左传》等先秦史书里面对吴王阖闾伐楚的事情都有清晰的记载,以《左传·定公·定公四年》的文字为例“冬,蔡侯、吴子、唐侯伐楚。”并且对于柏举之战的过程有清楚的记录,这一点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其次,从《左传》提供的柏举之战的细节不难看出,三国联军的统帅是吴王阖闾,连续两次出动出击的是阖闾的弟弟夫槩王,别说仅仅是“为将”的孙武,连伍子胥的名字同样没有出现,为什么呢?因为吴、蔡、唐三国伐楚发生在公元前506年,还处在春秋时代,故而带有明显的春秋时代特征,即军队指挥系统以世袭贵族为主,而不是职业军人,故而孙武跟伍子胥虽然在军中,也没有机会崭露头角的,何况两人都属于外来的“客卿”。

最后,司马迁没有动机凭空杜撰个孙武出来。司马迁在编撰《史记》之时,把汉高祖写成了流氓,那是因为汉武帝把他给阉了,要报仇。记述那些著名战役时,兵力大多写的很多,一是为了方便,二是古代中国史书编撰大都喜欢用虚数,司马迁并不是特例。可司马迁凭空杜撰一个绝世名将孙武出来的动机是完全没有的,而且在《史记》中完全没有其他相似的例证。司马迁是历史学家,给出的东西一定有他的来源,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也就是说,司马迁既然敢于把孙武其人其实记录下来,一定有材料支撑的。

综上所述,命题一成立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笔者以为绝对在70%以上,那30%的缺失归因于先秦资料的缺乏。

我们再来看看命题二:司马迁是错的,孙武其人其事根本不存在。

既然孙武不存在,那么立刻面对两个问题:1,《孙子兵法》的作者是谁?2,《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记载的事迹是谁的?

问题1:《孙子兵法》的作者是谁?

春秋战国,战争频仍,涌现出许多杰出的军事家,但是流传下来的兵书并不多,有据可查的,除了《孙子兵法》之外,还有孙膑的《孙膑兵法》、吴起的《吴子》、作者不可考的《六韬》、尉缭的《尉缭子》、作者不详的《司马法》。这些兵书的内容当中,确实有部分与《孙子兵法》相契合的,但完全相同的一本都没有,作者必然另有其人。

由于“子”在先秦是一种尊称,那么唯一能得出的结论便是:《孙子兵法》是个姓孙的人写的!可是春秋战国的名将好像除了孙膑之外没有别人了,假如说孙膑就是孙武,那么带来新的问题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会写出两本内容差异很大的兵书来?可能吗?推导出来的结论只能是《孙膑兵法》和《孙子兵法》必然有一部不是孙膑写的,那么单纯从名字分析,只能是《孙子兵法》——问题来了,可能存在那么一个籍籍无名、却有对军事有超卓见解的小人物吗?笔者以为可能性几乎等于0。

问题2:《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记载的事迹是谁的?

先秦史书中确切存在和参与了吴王阖闾伐楚的名将只有伍子胥,如果“吴宫教战”这样等同于客卿面试的事件真实存在,那么也只能加到伍子胥身上,可是伍子胥早在阖闾还是公子之时便已经相识了,哪里还需要画蛇添足的试演兵法呢?

既然不是伍子胥,那么这件事的主角是谁呢——不知道,因为再也找不到符合条件的人选。

综合上面两个问题,不难看出,否定了孙武的存在,疑问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多了,并且逻辑上讲不通的地方也同步增加了,故而这种可能性在30%以下。

综上所述,笔者认同孙武其人其事真实存在的,没有显山露水的主要原因有如下几点:1,春秋时代贵族战争的特点;2,吴王阖闾的谨慎;3,起点太低、职位低微;4,早早隐退。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