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杀妻事件中,品行最低劣的并不是吴起,而是鲁国君臣

春秋名将之中,人品最为时人所不齿的乃是吴起,起因在于他为了取信鲁国,竟然杀了自己的妻子,关于这一事件,《史记》中记载的原文如下:

吴起者,卫人也,好用兵。尝学于曾子,事鲁君。齐人攻鲁,鲁欲将吴起,吴起取齐女为妻,而鲁疑之。吴起于是欲就名,遂杀其妻,以明不与齐也。鲁卒以为将。将而攻齐,大破之。

鲁人或恶吴起曰:“起之为人,猜忍人也。其少时,家累千金,游仕不遂,遂破其家,乡党笑之,吴起杀其谤己者三十余人,而东出卫郭门。与其母诀,啮臂而盟曰:“起不为卿相,不复入卫。”遂事曾子。居顷之,其母死,起终不归。曾子薄之,而与起绝。起乃之鲁,学兵法以事鲁君。鲁君疑之,起杀妻以求将。夫鲁小国,而有战胜之名,则诸侯图鲁矣。且鲁卫兄弟之国也,而君用起,则是弃卫。”鲁君疑之,谢吴起。

吴起为了实现个人的追求,得到功名利禄,悍然杀死自己的妻子,人品确实低劣,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然而,在吴起杀妻事件中,鲁国君臣的表现,或者说表演,活脱脱是一群过河拆桥的伪君子,其人品之卑劣更是远远超过了吴起,可谓卑劣至极,甚至可以说,没有鲁国这群伪君子,吴起绝对不会背上杀妻的恶名。

吴起杀妻肇因于鲁国遭到齐国的攻击,而吴起有杰出的军事才能,鲁君想启用他来指挥军队,假如鲁君是位英明之主,自然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放手让吴起去干。可他偏偏在把自己的意图告知吴起之后,又提起其妻子是齐人的事情,摆出一副犹豫不决的姿态——拜托,吴起事鲁君不是一天两天,他妻子是齐人鲁国人自然不是第一天才知道,却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提出来,分明就是逼吴起杀妻。

春秋战国,各国为了富国强兵争霸天下,纷纷设立客卿的位置,从其他国家招揽贤士、人才,鼎鼎大名的商鞅、吕不韦、李斯、苏秦、张仪、伍子胥、孙武等等都是在替他国服务,并且有时候还要直接的跟自己的母国作战,而那些任用他们的君主没有一个像鲁君这样,迫使客卿们用绝情的手段表明立场的,而是秉持用人不疑的态度,两相对比,不难看出,鲁君不但能力低微,而且人品卑劣。

如果事情到此止步,鲁国君臣还不能算卑劣至极,可惜的是,他们还是要继续表演。

吴起指挥鲁国军队成功的击退了齐国的进攻,形势转危为安,没有了生命安全的道德婊们跳了出来,翻吴起的旧账,说他母死不回。想想都可怕,吴起是杀了三十多个人才跑路的,回去给母亲奔丧,不是找死吗?试问又有哪家的老娘愿意让儿子用命来给自己奔丧?

最扯淡的是道德婊提出的另外一个奇葩理由“夫鲁小国,而有战胜之名,则诸侯图鲁矣。”意思是:鲁国很小,却打了胜仗,其他诸侯必然会打咱们的主意!

笔者看到这的时候几乎以为看错了——难道鲁国人认为,保障安全的办法是从一个失败走向另外一个失败,那你还要吴起为将,跟齐国打个毛线?直接投降不就完了!

       最后还来个“且鲁卫兄弟之国也,而君用起,则是弃卫。”吴起带兵之前就已经“事鲁君”,这些鲁人难道是瞎子吗,怎么打仗之前不觉得会影响跟卫国的关系呢?典型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显而易见,彼时的鲁国上下,从国君到普通百姓,俱是一帮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最擅长的是过河拆桥,其品行之卑劣可谓空前绝后,乃是中国历史上的一朵奇葩!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