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周王朝的“分封制”短命的根本原因

周朝(前1046年—前256年)是中国历史上继商朝之后的第三个王朝。周王朝共传国君32代37王,享国共计791年。

周朝分为“西周”(公元前1046-公元前771年)与“东周”(公元前770年-256年)两个时期。  西周由周武王姬发创建,定鼎洛邑;周成王五年,营建都城成周和王城。 周共王迁都南郑。周懿王迁都犬丘,周宣王迁都镐京,公元前771年镐京陷落,西周灭亡。公元前770年,平王东迁,定都成周,此后周朝的这段时期称为东周。史书又将西周和东周合称为两周。

       周朝行分封制(封邦建国),周王为“天下共主”。然而,实际上周朝的分封制是短命的,仅仅维持了不到300年便寿终正寝了,也就是西周的存续时间而已,最典型最明显的例证有如下两个:

第一,西周晚期的“宣王中兴”时代,在周宣王平定了北之猃狁、西之戎狄、东之淮夷、南之楚国的叛乱当中,诸侯总是能响应周王的征召,主动出兵参战,即便是到了末期的周幽王朝,得知王都被犬戎袭击,绝大多数诸侯仍然率兵勤王。

第二,东周刚刚建立没多久,郑庄公便敢于跟周王对立,更是击败了前来讨伐的周王朝军队,从此拉开了春秋诸侯争霸的序幕,周王室渐渐沦为名义上的天下共主,实际上没有哪个诸侯再把它当回事,更不用说服从它的号令。

周朝分封制如此短命,原因有如下几个(按照重要程度依次列举):

第一,战略环境要求周王不得不在分封之初即赐予绝大多数诸侯征伐之权。与西欧进入封建时代之初稳定的疆域和环境不同,彼时的周天下,实际上仅仅占据了黄河流域中下游的小部分地区,处在所谓的“夷狄戎蛮”的重重包围之中,相互之间的战争是持续不断的。为了确保诸侯国和周王朝本身的生存和拓展,必须放手让诸侯去开疆拓土,赐予征伐之权是绝对必要的——太公望,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姜子牙,被封在营丘,人还没到封地,东夷莱候就已经过来攻打了,形势之恶劣可见一斑。

诸侯的方国多在边疆,获得了征伐之权,原本是为了自保,但外围相对落后的部落实力较差,不断的被征服、同化,随着疆土、人口的增加,诸侯实力与日俱增,与周王的力量对比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野心自然随之悄悄滋长起来。

第二,周王本身对分封制原则的破坏。

“武公九年春,武公与长子括,少子戏,西朝周宣王。宣王爱戏,欲立戏为鲁太子。”…… “宣王弗听,卒立戏为鲁太子。夏,武公归而卒,戏立,是为懿公。”

上面是《史记·鲁周公世家》中关于周宣王强行干涉鲁国国公之位继承的记载,而按照诸侯爵位和封地的继承原则,是立长不立幼,同时分封制下,只要诸侯没有违背继承原则,周王就必须按照流程承认即可,不可横加干涉。可是周宣王硬是以自己个人的好恶来随意安排诸侯的继承人,自然让诸侯担心同样的命运落在自己身上,故而心生嫌隙。

第三,周王朝自身实力的不断衰落。

周宣王晚年在征伐条戎、奔戎和姜戎的战争中接连遭到惨败,继位的周幽王任用奸佞,朝政腐败,国人怨声载道,对外征伐六济之戎又遭到惨败,内外交困,结果被犬戎攻入国都,兵败被杀。

所谓的“天下共主”,必须要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显而易见的是,被犬戎攻击灭国,不得不迁都的周王朝,已经失去了震慑乃至领袖诸侯的实力。

最后一个原因:没有建立成熟的宗教体系来将王朝的统治神圣化,同时以此来约束诸侯的行为。

西欧的封建社会之所以能够延续千余年,基督教对王权和血统的神化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封建领主无论实力有多强,只要没有王室的血统就完全没有机会得到王位,故而不得不完全摒弃了取而代之的念头。

周朝虽然宣传自己是天命之所归,周王乃是“天子”,但是相对比较原始的宗教理念无法真正的深入人心,又没有建立遍布全国的宗教机构来进行精神控制,自然只能流于表面。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