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被崇祯下令处死的心理学根源

先把明廷处死袁崇焕的罪名列出来,以备后文讨论:“咐托不效,专恃欺隐,以市米则资盗,以谋款则斩帅,纵敌长驱,顿兵不战。及至城下,援兵四集,尽行遣散。又潜携喇嘛,坚请入城。”

在明朝灭亡之前的那段历史当中,最大的谜案当属袁崇焕之死,支持他的人认为他是抗清名将,民族英雄,是含冤而死;反对他的人,则骂他是“汉奸”、“带路党”,罪有应得。立场稍稍中立的人当中部分认为袁崇焕是明末愈演愈烈的“党争”的牺牲品,部分人觉得他在抵御满清的进攻方面确实做的不够好,造成了“己巳之变”北京被围,算不得有多冤枉。

历史学家们和历史爱好者们林林总总写了许多文章来对袁崇焕的悲剧进行了剖析和辩论,不过到目前为止,没有形成一个定论,故而笔者在此分享一下自己从心理学角度推导出的结论。

首先,袁崇焕绝对不会是什么“汉奸”,带路党。

明朝晚期,降清的“带路党”大致有如下几类:1,兵败被擒,走投无路,在清廷的威逼利诱之下投降的,代表性人物是洪承畴、祖大寿;2,大兵压境,获胜无望,孤立无援,主动投靠,代表性人物有吴三桂等;3,为了一时之愤和高官厚禄,诸如耿仲明、尚可喜、孔有德之流。

从上面的分类不难看出,袁崇焕根本不存在上述叛变投敌动机中的任何一个——被抓之前,他官居二品,职务是蓟辽督师,位高权重又手握重兵,既没有生命危险,崇祯皇帝又没有翻脸,正处在所谓圣眷正隆之时,投降满清,他也不可能得到更多,虽然朝中有人弹劾他,可是在激烈的党派斗争之中,大明官员有几个人没有被弹劾的?

当然,袁崇焕身为蓟辽督师,职责就是防御清军,眼睁睁的看着皇太极带着八旗军队冲到北京城下,工作肯定是没干好的,可人家毕竟还是打过胜仗的,并且前线的形势在他手中稳定下来,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在这种情况下,以此为由头来处死他,并且是“凌迟”的极刑,理由绝对是不够充分的。

虽然审判书里林林总总写了许多罪状,什么擅自议和,什么杀毛文龙,什么给敌人提供大米啊,有些是秋后算账的意思,有些则纯属臆测,纯属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目的是为了掩盖明廷要杀袁崇焕的真正原因,那可是绝对上不得台面的!

我们看恐怖电影,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懦弱胆小的受害人陷入了绝境,他根本不知道凶手什么时候会下手,这时他的反应除了东躲西藏之外,就是用手里的武器(如果有的话)胡乱攻击,完全不去分辨敌我,如果这时候突然有个人从黑暗中钻出来,一定会遭到他的疯狂攻击——己巳之变时的北京城内,上上下下,从皇帝到普通老百姓,都是处在这种心理状态之下。

皇帝崇祯,做梦都没想到凶猛的敌军竟然能冲到自己的京城,威胁到自己的安全,自然是极度恐慌,故而对先是对袁崇焕的率部勤王心存感激,局势稍定之后则是满腹怨恨和恐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袁崇焕真的通敌呢?啊,北京城内的数十万人可都是要倒吸一口凉气!

满朝文武除了清兵威胁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之外,京城附近的产业被搜罗一空,财产损失不可计算,这两笔账既然没有能力算到敌军头上,自然只能找袁崇焕出气。

北京的守军,既没有战斗的意志,也没有战斗的决心,后来李自成兵临城下之时,刚刚出城就全部作鸟兽散了,同样是这些兵,怎么可能愿意死在跟八旗军队的攻防战里?不恨你始作俑者袁崇焕恨谁呢?

北京市民自元朝开始,向来都是最“爱好和平”的,总是在第一时间倒向强者,至于跟守军一起同仇敌忾,死守待援,那是做梦,可袁崇焕硬是及时赶到,让他们投降无门,逃跑无路,眼睁睁要被拖入一场残酷的消耗战,虽然最终是虚惊一场,但肯定都怕再来上一次。

彼时彼刻,上至皇帝,下到普通百姓,都被八旗军队带来的巨大的恐惧给压倒了,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精神病患者,于是乎袁崇焕和他的辽东军队变成了第一个从黑暗中钻出来的人,立刻遭到上下一致的疯狂攻击。     

这种攻击当然是没有理性可言的,故而任何想从中理出头绪的后来者都只能是妄想!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