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北中国的游牧民族是野蛮人吗?

几天前发表的文章《中原王朝空有利器却不知利用,白白让游牧民族袭扰了两千年》引发了热议,其中质疑的声音主要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

  1. 游牧民族劫掠成性,既然能轻松抢来的,为什么要跟你贸易?
  2. 贸易会促进草原经济的发展,游牧民族实力增强,必然为祸中原。

其实,这两种观点的背后反映出一种具有普遍代表性的观念,即古代中国北

方的游牧民族劫掠成性,无时无刻不在准备侵略和扩张,是不折不扣的野蛮人。

       什么样的民族才能称得上野蛮人?

笔者以为,那些尚处于蒙昧状态的部落,用活人献祭、把敌人当作食物吃掉的才能算作野蛮人,他们停留在进化的这一阶段,完全没有办法依靠自身的能力演进到更高的阶段,部族成员之间的分工几乎没有形成,社会组织结构单一,比如现在依然生活非洲的丛林中的某些食人族,以及太平洋某些岛屿上具有相似习俗的部落。

       原始人类无一例外的都是从事食物采集的部落,是单纯的利用大自然的馈赠为生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有些部落开始生产食物,于是随着自身环境的不同,便分化、演进出不同的生活方式,有游牧也有农耕,从这个意义上讲,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与所谓的“野蛮”之间还是有明显不同的。

       以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游牧民族匈奴为例,按照《史记·匈奴列传》的记述,其社会结构已经非常复杂,远远不是所谓的“野蛮人”所能达到的程度。

       置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匈奴谓贤曰“屠耆”,故常以太子为左屠耆王。自如左右贤王以下至当户,大者万骑,小者数千,凡二十四长,立号曰“万骑”。诸大臣皆世官。呼衍氏,兰氏,其后有须卜氏,此三姓其贵种也。诸左方王将居东方,直上谷以往者,东接秽貉、朝鲜;右方王将居西方,直上郡以西,接月氏、氐、羌;而单于之庭直代、云中:各有分地,逐水草移徙。而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最为大(国),左右骨都侯辅政。诸二十四长亦各自置千长、百长、什长、裨小王、相、封都尉、当户、且渠之属。

       而在匈奴之后的鲜卑、契丹、蒙古等游牧民族,以及半游牧的女真,不但有自己的语言,而且还创造出本族的文字,在建立国家政权的过程中,借鉴、甚至照搬了中原王朝,试问这样的民族如何能被称得上野蛮人?

       既然游牧民族不是野蛮人,那么我们在来看看他们是否真的天生喜欢抢劫,不喜欢贸易。

       首先我们来看看,站在游牧民族的立场,抢劫是完全没有风险的吗?或者说被抢劫的一方,农耕民族(或者直接说汉族)会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财物拱手相让,或者坐以待毙、引颈受戮吗?战国的秦国、赵国,后续的秦朝、汉朝,有哪个老老实实让他们抢了?或许有人说,汉民族懦弱、不善战,被游牧民族轻视,可是想想一个起源于黄河流域巴掌大地方的部落,最终能把疆域扩展到如此之大,难道这些土地上的原住民都是被汉民族苦苦哀求自愿被同化的吗?或者借用一位网友的话说“难道这些土地都是充话费送的吗?”

       看懂真正的历史,你就会明白,汉民族即使在被儒家思想严重束缚住的情况下,都不缺乏尚武精神,也绝不是逆来顺受的民族——看看国家名义的疆域扩张,看看王朝内部此起彼伏的叛乱、起义,这像是逆来顺受的样子吗?

       汉民族总是容易被从北方来的势力所征服,不是北方有多强,而是因为南方更加吸引人而已!

南方的气候温和、土地肥沃、资源丰富,符合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现在是和平年代了,仍然有大批的东北人到海南买房定居,但却没有几个海南人愿意到东北定居,为啥呢?还不就是想逃离严酷的自然环境吗!

       因此,无论站在哪个角度上,游牧民族的劫掠是必定会遇到激烈的抵抗和反击,力度和成功与否,取决于中原王朝的状态。但不管怎么说,都是高风险的,是用部落里青壮年的生命去赌博,而不是那些历史盲们想象中的骑马旅游,随便转上一圈,就能满载而归。劫掠和大规模的入侵,都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假如游牧民族稀缺的物资,能够用和平的贸易手段得到的话,他们自然会选择贸易。

然而,由于中原王朝秉持儒家的传统理念,重农抑商,从来没有把商业和贸易提升到应有的地位和高度,而是把与周边国家和游牧民族的贸易作为迫使对方承认自己霸权的工具,听话的就以朝贡贸易的方式赐予大量钱物,不听话的就关闭贸易通道。此外,即便是这种建立在事实上的不平等基础上的朝贡贸易,其规模和次数都极其有限的,完全无法满足游牧民族的需要。既然正规的边境贸易不愿意开启,他们自然只能选择冒险。

现在我们在来探讨第二个问题:贸易会促进草原经济的发展,游牧民族实力增强,必然为祸中原。

建立在自愿和平等基础上的贸易一定是互惠互利的,否则,贸易便无法进行下去,这是最基本的经济学常识,由于中原王朝的农耕经济比草原的游牧经济发达的多,从贸易规模的扩大和深入中肯定会获益更多。清代中期的晋商能够完全掌握了蒙古的经济命脉,十九世纪美国到处要求“门户开放”就是最明显的例证。

契丹人建立的辽朝,女真人建立的金朝和党项人的西夏,长期跟宋朝进行边境贸易,非但没有能够成功的灭亡宋朝,反倒被别人灭了国,而蒙古崛起之时,跟南宋之间几乎没有交集,更别说贸易了,所以说大规模贸易会导致游牧民族为祸中原的说法,根本是站不住脚的。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