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完成对付游牧民族最犀利的武器是什么?

在冷兵器时代,马背上成长起来的游牧民族由于生活方式的原因,弓马娴熟是基本生活技能,故而不但个体战斗力占上风,又全民皆兵,机动性强,一直是农耕民族的噩梦。其实,中原王朝手中并非没有克敌制胜的法宝,然而,统治阶级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将之束之高阁,最终导致了北方游牧民族持续了两千余年的持续入侵,造成了许许多多无谓的牺牲。

法宝是什么?是经济战!

喜欢中国历史的大部分都看过或者听说过“管仲买鹿制楚、买狐降代”的故事,就是一个典型通过经济战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目的例子。

管仲是春秋时期的人,说明经济战的方法我们是早已领悟、掌握并运用过的;而彼时的齐国不过是诸侯国之一,虽然实力强横但与后期大一统的王朝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说明可操作性方面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此外,由于中原王朝的生产力水平较游牧民族先进的多,故而游牧民族对其出产的盐、铁器、丝绸、棉、茶、药品等等生活用品和奢侈品是极度渴望的,同时游牧民族的畜牧产品更加容易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且难以保存,不时的需要通过贸易的手段获得粮食以度过灾荒。

然而,重农抑商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中原王朝完全意识不到经济战的有效性,非但没有大规模使用,而且反其道而行之,舍本逐末,硬是把双边贸易当作逼迫对方接受朝贡贸易、纳入朝廷体系的手段,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恩赐。

朝贡贸易假如能够满足游牧民族的生活所需的话也就算了,可由于中原王朝在这种不平等贸易框架之下做的是严重亏本的“买卖”,自然只能竭尽所能的减少朝贡使团的次数,控制使团的规模。站在游牧民的角度来看,好像你手里拿个冰棍只给他舔一下,只能勾起更加强烈的渴望,在这种情况之下,彪悍的游牧民族于是乎便骑上马带上武器,赌上性命去抢,从而给双方带来巨大的伤害。

即便有个别稍微开明的王朝,例如北宋,能够放开限制,长期互市,但交易场所设置的往往过少——长达数千里的漫长边境线,众多的民族和人口,即使考虑到游牧民族的长途跋涉能力,也需要开设20个以上的边境榷场才能满足需求。

假如中原王朝的统治者或者当权者具有类似于管仲那种经济头脑,在边境地区设立大量固定的、永久的榷场,派驻官员进行管理、收取税金,再把税金的一半用于所在堡垒的驻军费用,同时允许双边贸易的商队自由雇佣保镖,既增加了政府的财政收入,又消除了边境的隐患。再适当的给商人以足够的自由度,他们绝对能轻松的搞定游牧民族的部落首领,跟他们合伙做生意,正如同清朝中期以后,汉族商人在蒙古草原上与王爷们的合作模式一样,只需要1-2代人的时间,绝对可以达到永远消除武装侵袭根源的目标。

农耕社会的生产力水平比单纯的草原游牧经济具有压倒性的优势,故而表面上公平合理的贸易受益最大的当然是中原王朝,可惜的是,轻视商业的传统让皇帝和官僚选择了朝贡的贸易政策,属于典型的自废武功,无药可救!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