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宦官参政创历代之最,但其所造成的危害仍远低于同期的官僚,发人深省!

明朝是第一将宦官的使用制度化的朝代,并且通过宦官的大规模使用,建立一个与正规的政府机构(外廷)完全平行的宦官体系(内廷),以至于到了朝代末期,全国范围内任用的宦官总数近10万。然而,即便是在这种形势之下,笔者以为,客观的说,纵观有明一代,宦官所造成的危害实际上还是远远小于同期的官僚士大夫!

首先,宦官是通过获得皇帝本人或者皇族内部关键人物的宠信获得权力的,权力再大,失去宠信时便同步丧失,完全没有挽回的机会和可能,故而宦官总是不遗余力的维护皇权。

士大夫晋身仕途的途径是通过科举考试,其后大部分人获得升迁是依靠上司的赏识,官职高些的虽然需要皇帝本人的批准,但除了少量的高级官员任免之外,皇帝仅仅是,也只能是顺水推舟的高级官员们递上去的奏折上做个批复而已,是个橡皮图章。因此,政府内部的官僚更看重的是相互之间的各种私人关系,从而形成维护自己利益的各种小团体,与包括宦官集团在内的团体争权夺利。而对那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大学士、六部首脑们,理想的皇帝应该是个纯粹的精神领袖,从不干预政事,把国家的治理之权全部委托给政府,换句话说,官僚士大夫控制的外廷,目标是不断并最大限度的削弱皇权的。然而,皇权的削弱,在没有宰相为权威的情况之下,必然是政府内部陷入朋党之争,朝臣们最合理、最明智的自保策略是不做事——不做事,自然没有任何责任,然后竭尽全力去弹劾那些想做事、真做事的官员。所谓做得越多错的越多,渐渐没人敢出头了,陷入死亡螺旋。

其次,宦官对皇帝的忠诚度远远高于官僚。能获得皇帝宠信的宦官,几乎都是直接服侍皇帝的,其中相当多的人甚至是从小跟皇帝一起长大的,与皇帝本人带有强烈的私人感情,忠诚度极高。士大夫们心目中排第一位的是他们的集体利益,对皇帝本人和国家的忠诚远远不够。举个简单的例子,明朝中后期虽然人口在增长,开垦的土地面积也增加了,工商业取得一定的发展,甚至在江南一度萌发了资本主义的萌芽,与此同时,明廷迫于支出的增加不断提高税赋,可实际上税收总额却在不断的减少,同步减少的还有应税人口和土地——这些凭空消失的银子、土地和人口哪里去了?当然是那些饱读圣贤书的官僚士大夫拿走了!宦官也贪财,但基本上都是在替皇帝管理财产、征收税赋的过程中揩油而已,深度和广度上远远不能与前者相比的。

最后,饱读诗书的士大夫们,无论是眼界、胸襟气魄和实际的能力,并没有比知识水平相对较低的宦官群体高多少。

举个最能说明问题的例子,崇祯上吊之后,江南半壁江山还完整的掌握在明廷手中,这时候最合理的策略是暂时停止与农民军的相互攻击,想办法将其招安,内部团结一致,集中全力对抗满清,应该还有很大的机会成功。可是官僚士大夫们非但没有想方设法来解决面前的危局,反倒仍然为了小集团和个人的权势地位继续内讧,甚至不惜各自拥立皇帝,派出极为宝贵的军队相互讨伐,硬生生把最后的机会给浪费掉了,在这个过程当中,宦官几乎是没有任何责任的!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