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除恐袭和宗教冲突的最佳策略

       当地时间2019年3月15日下午,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市的2座清真寺内发生枪击事件,最终造成近百人死伤,警方最终确认,这是一起目标明确的恐怖袭击事件。

当地时间2019年3月18日,荷兰乌得勒支市的一辆电车上发生的枪击事件,最终造成3人死亡,警方最终确认,这同样是一起目标明确的恐怖袭击事件。

两起恐怖袭击间隔的时间如此之短,如果说两者之间完全没有联系,那纯粹是自欺欺人——这完全是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间冲突的激烈表现。

从依靠野蛮血腥暴力的屠杀和恐袭的极端组织ISIS崛起到现在,虽然叙利亚的战场上形势骤变,ISIS似乎已经彻底完全的寿终正寝了,可实际上,西方的基督教国家的民众却渐渐的失去了耐性,变得和对方一样狂躁起来,从右翼的广泛崛起,到反难民反移民,再到新西兰的恐袭反击,可以看到清楚明白的脉络。殊不知,基督教的这种举动,恰恰是ISIS等极端组织梦寐以求的结果!

为什么呢?

ISIS的最终梦想是全面反击基督教的西方世界,重现伊斯兰的辉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手段酷烈,一度也控制了很大一块地方,但是在伊斯兰世界内部并没有引起广泛的反响,只能依靠比例极低的极端分子来支撑,用咱们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说法,就是没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注定是要失败的。

ISIS的高层对此早已了然于胸,故而不但刻意的对基督徒进行屠杀和恐袭,而且把这些血腥残忍手段广为传播,其目的就是想激怒基督徒,促使其用同样的手段来屠杀伊斯兰平民,如此以来,便能成功的将愤怒和仇恨的种子播到数以亿计的伊斯兰民众心中,从而掀起全面的对抗,获胜的概率必然大大提高——在近代历史中,越南搞定美国,便是通过这种“绝户计”实现的,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自行百度。

基督教的西方对ISIS等极端组织的策略并非一无所知,例如,英国电影《哈迪塞镇之战》便对此进行实景展示,然而,在现实当中,由于政治正确和道德正确的惯性,导致基督教西方并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

目前来看,基督教西方能够借鉴的成功范例只有以色列的做法:定点清除,强力打击,无情报复。可惜的是,以色列天生具备“生于忧患”的特点,国内完全没有政治正确和道德正确的生存土壤,与欧美完全不同,学是学不来的。

怎么办——只能回到本源,哪里产生的问题在哪里解决!

政治正确和道德正确是教育系统产生的,尤其是高校里面,解决的办法也只能是通过改革教育系统来实现。

首先,家长和学校在倡导平等友爱怜悯同情等正面观念之前,要让孩子从小就明白一个最重要的道理:

第一,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比人和动物之间的差别还要大!

第二,要明白“升米恩,担米仇”背后的逻辑!

第三,懂得真正意义上的换位思考,而不是简单的臆想对方的贫穷无助和感恩。

最后,要让他们明白,如果爱能换来和平,那统治世界的将是佛教徒,基督和伊斯兰的世界都是靠剑支撑起来的!

解决了源源不断输送“圣母婊”的教育体系,让政治正确和道德正确滚蛋,与对方立场分明的打交道,该做生意做生意,有仇报仇,能接受我的价值观的,热情拥抱,不能的,请继续待在你认同的地方。

伊斯兰教那么多教派,那么多相互仇视相互唾弃的理论,隔离之后,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明白宗教改革的必要性,然后才能有融入真正文明的可能性,而在此之前,把他们“墙”起来,是最仁慈最有效的手段。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