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君子豹变”来看国学的传承

        “君子豹变”这个成语第一次走进大部分国人的视野几年前的一则新闻,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16年的一次国会演讲中引用的,虽然成语出自咱们汉语,但在日文里面,“君子豹变”一般指人的态度、言行等发生巨大的改变,把中文的意思进行了适当的延伸。

       “君子豹变”出自《周易·革卦》:“大人虎变,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大概的意思是:老虎一出生就很好看,它只需变得更加强大有力,比喻世袭的贵族高官或天才等等;豹子刚出生时很丑,长大后才形成美丽的豹纹,比喻君子要自新自强,脱胎换骨亦终有所成;小人只是迫于现实的压力,做做表面工作,这样终将一事无成。

       安倍晋三作为一位曾经的敌国、现在的假想敌之一的首相,竟然能把中文典籍里的词汇融会贯通运用自如,除了说明其家学渊源、受过良好的教育之外,还因为在日本文化当中对中华文化的消化吸收做的非常到位。据笔者了解,仅以汉字的使用为例:在日本,由国家规定的“当用汉字”数量为1945个,而在日常书籍杂志报纸中使用的汉字数量则远远超过这个数,保守估计有4千以上,要知道,即便是在咱们中国,汉字的发源地,掌握4千个汉字的,已经能达到中文系本科的程度了。

       此外,在日本还有种特别有趣的现象,那就是通常学历越高、学问越深的人所撰写的文章中汉字比例越高,于是乎汉字的使用比例又反过来变成了衡量作者水平高低的一个标杆,每每吸引全日本目光汇集的“年度汉字评选”能长盛不衰便是个很好的佐证。而在日常生活当中,汉字的身影更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以至于很多中国游客能借此在日本通行无碍,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汉字和它所代表的中华古代文化已经渗透了日本人的灵魂之中。

       日本是个善于学习的民族,早期对汉字和汉学的接纳吸收乃至发扬光大,走的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的路子,跟后期的明治维新时代全面向西方是完全一样的套路,对自己有用、有益的,符合其民族价值观的,则全盘接收,相反的则直接摒弃,这种态度让日本在学习外来文化上获益匪浅。

       然而,在汉字和汉学的起源之地中国,汉学虽在近年被冠上了“国学”的桂冠,可是在传承上推广上却是一波三折,并且似乎走上了下坡路,“经是好经,可是让歪嘴和尚给念歪了!”

       问题出在哪里呢?笔者认为,恰恰因为汉学是我们自己的东西、是所谓老祖宗留下的,在某些人心目中,做哪怕一点点的改变都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难以做到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更有甚者,竟然把糟粕当成精华来宣讲,怎么可能做到发扬光大呢?

       举两个例子:一,现在不少地方开办了所谓的女德班,把早已被丢进历史垃圾堆中的所谓“三从四德”,给拣了出来,改头换面包装一下,继续毒害女性的肉体和灵魂,什么“男为大,女为小”,“婚姻四项基本原则:打不还手,骂不还手,逆来顺受,绝不离婚”,“穿得时尚暴露,等于教人强奸。”这些说法不单单是雷人,简直已经是反人类了!

二,男女不分的国学班里,普遍把《三字经》、《弟子规》、《百家姓》、《千字文》作为启蒙读本,这些文章里面是有很多优良传统文化,但封建糟粕也不少,小孩子原本就没有辨别能力,更何况办学的老板、讲课的“先生”原本都是冲着钱来的,既没能力也没愿望来指正,还往往夹带私货,如此培养出来的必然是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老封建、老古董!

“汉唐在日本,宋明在台湾!”

这话听起来扎心,可又是无可辩驳的实话,假如真正的热爱国学,以中国的文化为傲,麻烦你,别忙着推广,先把糟粕扔了,把精华拣出来再说!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