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为什么能实现文艺复兴?

       众所周知,文艺复兴是欧洲新兴的资产阶级在复兴古希腊、罗马古典文化的名义下发起的弘扬资产阶级思想文化的反封建的新文化运动,最终成功的打破了天主教会对自由意志和人本思想的压制,从而带来艺术和科学技术上的进步。

       然而,在遥远的东方,古老的中国,明清两个封建王朝,以跟天主教理念相似的“理学”为幌子,将人们的思想牢牢的压制住,从而使中国慢慢丧失了领先的优势,被崛起中的西欧追平、超越,然后逐渐拉开差距。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呢?或者说,是哪些我们中国彼时所不具备的因素塑造了西欧的成功?

       笔者以为,最关键的因素是中世纪的西欧,存在大量的自由城市和自治城市,这些城市在绝大多数时间里,在大部分的领域,是游离在教会和封建领主的权力体系之外的,从而将文明的种子薪火相传,保留下来,并直接或间接的催生了包括文艺复兴在内的三大思想解放运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

       而咱们中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百姓无处可逃,直到租借地出现,才得以给革命者、异见人士提供庇护之所,可惜的是,已经晚了几百年。

       自由城市和自治城市的历史如下:

西欧中世纪城市兴起之前,西欧的土地已为封建领主瓜分完毕,城市只能在领主的土地上发展,因而受到领主的盘剥。城市必须向领主交纳实物和货币,服劳役或军役,还要缴纳各种苛捐杂税。因此,当城市在积聚了足够的实力之后,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必然要采取各种形式(公开的或隐蔽的)、各种手段(武力斗争或金钱赎买)与领主进行斗争。

由于中世纪的西欧实行的是分封制,处于顶层的国王、大公、选帝候等跟普通的领主之间利益并非总是完全一致的,故而一些城市的反领主斗争在一定时期内能够取得王权的支持,这些城市便取得了某种程度的自由与特权,成为“自由城市”,这其中的一部分自由城市又取得选举市政官员、市长和设立城市法庭的权利,因而成为“自治城市”。

自由城市和自治城市的政府(市政议会),出于城市本身的生存和持续发展扩张,乃至竞争的需求,迫切的寻求源源不断涌入的人口和资金、技术等等,便根据自身的利益诉求,主动向逃跑的农奴、遭迫害的知识分子、宗教的改革者等等提供保护,自然而然的形成一个避风港。与此同时,新兴的城市资产阶级出于精神享受、加强自身实力,争取更多权利等目的,赞助了大量的文学艺术活动,于是乎在这些气氛宽松的港湾内,人文学科和自然科学得以蓬勃的发展起来——文艺复兴的诞生的威尼斯、佛罗伦萨等地,以及支持路德宗教改革的威登堡等地全都属于自由城市的范畴。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