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西欧的农奴,生活水平为什么会高过同期中国农民?

       研究表明,中世纪的欧洲农奴,虽然名字里带了个“奴”字,看起来比同时期的中国农民地位低下,但实际上,在大多数时间里,其生活水平实际上是远远超过大多数中国农民的,尤其是在肉类和蛋白质的摄入方面,更是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原因何在?

       主要的原因有以下三点:西欧农奴完全不用服兵役和只服较少的劳役,使劳动力得到较好保护和发展。

众所周知,中世纪的西欧是真正的封建制,农奴依附于领主,向领主缴纳赋税和服劳役是农奴的义务,而保护农奴和领地的安全则是领主责无旁贷的义务,领主和家臣、私兵是参加战斗的主体,完全没有农奴什么事。在劳役方面,由于领主的城堡全部是石制建筑,本身就结实耐用,随随便便都能维持个几百年,故而在这方面的劳役需求相对较少,同时,欧洲的政权相对稳定的多,被战火焚毁而需要修葺乃至重建的概率很低。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的城市、宫殿、庙宇等等基本上都是土木结构,而王朝更迭频繁,造成人力物力的大量浪费和破坏,而这些建筑的修复、重建、营造,最终都是要落到农民身上的。

第二点,中国的农耕地区,基本上放弃了畜牧业。

从地形上来看,西欧基本上都是山地和丘陵,其实是不太适合农耕的,故而其发展畜牧业,从而既保障了肉类和奶类的摄入,还额外得到衣服的材料——羊可以把草转化成肉和奶,还能提供羊毛做衣服,牛则提供了肉、奶和皮。中国土地肥沃,但由于放弃了畜牧业,只能依靠精耕细作来提高产量,而精耕细作又对人力有不断增长的需求,从而陷入了死循环。此外,中国古代的衣物原材料主要是丝绸和麻,需要大量的耕地,尤其是丝绸对桑树的需求,简直是个黑洞。

第三点,酿酒消耗掉相当多的粮食。

欧洲人喝的是葡萄酒,属于水果酒,葡萄树在山石地面都可以种植,不会消耗耕地这种宝贵的资源。我们喝的白酒、黄酒,都是粮食酒,喝酒的风气又一直相当盛行,而文人墨客的对饮酒的钟爱和宣扬又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像什么李白斗酒诗百篇,陶渊明的“性嗜酒”等等,不一而足。

第四点,对商业贸易的鼓励。

西欧的大部分地区濒临海洋,先天具有航海的便利条件,故而从古希腊时代就有进行商业和贸易的传统,无论是罗马帝国时代还是教廷控制下的中世纪,对商业和贸易都是持开放的态度,从而保证了物资、人员和资金在各地间的自由流动,客观的起到了互通有无,平抑物价的作用。

相对充足的劳动力,安定的社会环境,丰富的畜产品,较少的奢侈品消耗,

再加上贸易的兴盛,让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农奴也从中受益。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中国农民几乎很少有轻摇赋税的时代,上面的那些阶层谁都要过来压榨,又战乱频仍,天灾不断,想过好日子,实在是困难的很!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