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史书中的五个常见的“坑”

喜欢中国历史的朋友,在研读古代史书之时,假如事先没有思想准备的话,很容易掉到下面这五个坑里,结果可能不但学问没长,还会闹笑话,笔者正是走过这样的弯路,故而给大家提个醒。

  • 成书的年代和朝代。

举几个简单又耳熟能详的例子便足以让大家理解其中的奥妙:唐朝编撰的史

书中,太宗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中,只能并且肯定是被逼无奈,属于绝地反击的一方,而绝对不能是主动发难的一方;同样的道理,《宋史》会告诉我们,“烛影斧声”是子虚乌有之事,因为宋太祖早有传位给弟弟太宗的意思,且确确实实是病死的;清朝修的《明史》自然不会给崇祯多少赞誉,否则,如何能证明自己的王朝才是天命之所归呢?

  • 史书编撰者的好恶、立场和态度。

汉武帝给司马迁一个宫刑,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要求他再保持客观公正的

公正的立场来忠实记录和描写刘姓皇室?于是乎,雄才大略的刘邦在《高祖本纪》中,楚汉争霸之际,多有流氓表现,而其对手项羽则被塑造成悲剧英雄的形象。当然,最直接有效的报复手段是抹黑伤害自己的汉武帝,可刘彻还在位,故而太史公采用了迂回攻击的策略,在《孝武本纪》里耍起春秋笔法,专门记录汉武帝干过的诸如迷信方士,妄图寻找不死神药等荒唐行径,而对其在治国、讨伐匈奴等方面的突出表现却语焉不详。

       前汉之后,儒家成为了正统,而以儒家的道德观来批判前人自然变成了撰写史书的作者的权力和义务,最直接、最典型的结果是对帝王们的评价两极分化——开国之君们几乎都是雄才大略英明神武品行高洁,亡国之君们大多逃不掉暴戾恣睢、刚愎自用、甚至荒淫无耻。

  • 最应该准确,实际上却往往最不准确的数字。

秦国攻灭六国的战争中,《史记》中最常见的描述方式为,“伐某,斩首几万”,你在这里基本上很难看到“万”以下的数字,更别说精确的数字,至于在战争中实际出动的军队是多少,伤亡多大,最好的办法是通过细节和逻辑推理来猜测——假如你把《史记》中的斩首数据信以为真,秦统一天下之时,估计六国的大半都是无人区了。

  • 想象力泛滥的夸张描写。

《史记·刺客列传》是其中的典型,里面的刺客大多有许多超越人类生理极限的表现,例如聂政刺杀侠累之后,“因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遂以死。”(译文:毁坏自己的面容,挖出眼睛,剖开肚皮,流出肠子)。再强敌环伺之下,还能做出上述行为,哪里是人类啊!

       第五点,被忽视乃至隐形的大多数。

       中国历史上有过非常多的所谓“治世”,诸如“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等等,个个都是太平盛世,而各种史书里也都不乏溢美之辞,此外,在一些文人墨客撰写的逸闻趣事、笔记之类的书籍中,也能从侧面找到佐证,似乎这些都是无比幸福的年代。

       然而,不要忘了,在教育没有普及的古代,读和写几乎与普通老百姓无缘的,他们的真正命运通常只能体现在赋税的征收、衙门的审判、政府的赈济、乃至暴力反抗和镇压上,故而全部的真相还要在一些地方志、稗史、奇闻轶事中去找寻,然后再两相比较,去伪存真。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