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士兵素质的变化来分析冷兵器时代中原王朝军队的战斗力变化

无论是现代军队,还是古代的军队,士兵的整体素质决定了军队的战斗力,而士兵的素质则取决于士兵的来源。

或许有人说,军队指挥官的军事才能才是决定性因素,因为“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然而,这种看似正确的说法实际上属于断章取义,过于片面——指挥官在绝大多数军队和绝大多数时间里必然是从军旅中提拔上来的,南宋和明朝喜欢用文官治军,效果如何,不用多说了吧?

殷商和春秋时代,战争基本上是贵族阶层内部的事情,与普通老百姓完全无关,故而战争的规模较小,且不是以杀戮和兼并为主,但是彼时的士兵素质毫无疑问是整个中国历史中最高的。

贵族,就是当时划分为“士”的阶层,不用从事生产,全都有机会、并且必须接受系统而全面的教育,礼、乐、射、御、书、数还是要掌握的基本技能,当然都属于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才,就是智商高、体能好、还能熟练使用武器。

此外,贵族重视荣誉和尊严,以贵族为主体的军队自然战斗力很强。夏商与西周,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封建时代,其时的贵族战士等同于欧洲中世纪的贵族和日本战国的武士阶层,而后两者的实际战斗力如何,历史早已证明了。

战国以降,直至南北朝,由于战争的规模日益扩大,催生了庞大的军队,兵役变成了普通平民(多为农民、自耕农)承担的义务,单纯就士兵素质而言,仅次于纯贵族军队,为什么呢?因为任何一个成功的农民必须具备相当程度的脑力与体力。

春种夏耘秋收冬藏,农业活动是伴随着季节和气候的转换进行的,古代并没有可靠的天气预报,一切都需要农民依靠自己的观察、推测、经验来做决定和执行,而当遇到预料之外的灾荒,还必须具有应变、当机立断的能力。此外,要计算田亩大小,种子和肥料的数量,储存的谷物与家庭的消耗之间的关系等等,对脑力的锻炼是非常高的。此外,在日常的农业活动过程中,由于工具简陋,需要付出艰辛的劳动,而不同的工作又要使用不同的工具,连续不断的切换工具和劳动方式同样刺激了体力的增长和学习能力的提升。

与自耕农相比,更适合的做士兵的是牧民,不过两者之间的差距并不大。以游牧为生的牧民除了跟自耕农面对同样复杂的问题之外,骑马和打猎还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相当于随时随地都在进行军事训练,战技比自耕农要高。农耕生活方式决定了自耕农厚土重迁,不会轻言放弃,而牧民则在可以随时转换牧场,故而自耕农在坚忍上面占有优势。秦汉时代征兵制下,自耕农为主体的军队,在面对游牧民族时并没有处于下风,而在遥远的西方,自耕农组成的古罗马军团击败了骑兵为主的迦太基军队,便足以说明问题。

隋唐到南宋再到明朝清朝,义务兵役制经历了半义务半职业再到完全职业化的过程,士兵的主体从自耕农为主,到流民、囚犯、叛乱者,再到世袭的职业的军户,士兵的素质是一降再降,直接到了地板上,故而面对北方游牧民族之时,只能被动挨打,毫无还手之力。

千余年下来,“好男不当兵,好贴不打钉”已经变成了社会的主流共识,以至于在很多时候,竟然不得不去抓丁入伍,这些士兵心底里是抗拒当兵的,如何能发挥出积极主动的一面,如何能有强大的战斗力?

没有好兵,哪里来的好将?没有好的兵将,自然没有强大的战斗力。作为中原王朝宿敌的北方草原部落,士兵的主体始终是牧民,这样巨大的差距,需要巨大技术、数量优势来弥补,也就好不奇怪了。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