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决定文化,文化衍生出制度

埃及,四大文明古国排名第一,在变成罗马帝国的行省,被对方所彻底吞并之前,已经延续了三千多年(公元前3100-公元前30年左右),而在这漫长的历史年代中,埃及法老们几乎没有对外发动过侵略战争,同时也几乎没有经受过外敌入侵,于是乎在几近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创造、发展出一种独特的文明。

我们一起来看看埃及的地理特点:东面是红海,北边是地中海,南边和西边是浩瀚无垠的沙漠,当法老建立第一个王朝之时,埃及没有邻国,一个都没有!

埃及虽然幅员辽阔,但95%的人口都集中在尼罗河三角洲,这里有尼罗河慷慨馈赠的一系列蜿蜒相连的绿洲,而尼罗河水一年一度的泛滥,给埃及送来了肥沃的黑土,只要能控制、利用好河水,就能获得丰饶的收获,完全没有必要建造庞大的战争机器,去掠夺其他民族或国家,同样的,沙漠和大海隔绝了那些具有野心的敌人,让古埃及人能够享受到多年的和平。

“尼罗河主宰了埃及……尼罗河命令法老们不要训练人们去作战,而要训练人们去耕作;不要打造一个军事独裁之国,而要构建一个封建集权之国。在这个国家,为了控制河水,人们发明了技术和科学,对数以百万计的奴隶的征服被升华为友谊和彼此支持。”

与古埃及相比,古代中华民族诞生的黄河流域,是片危机四伏的四战之地,所谓的夷狄蛮夷,虽然是居高临下的蔑称,但那么还没有演进出文明的部落具有强烈的攻击性也是确凿无疑的。

危机重重,生存的第一需要必须首先得到满足,于是便注定了中华我们的文明必然会演进到独裁的帝国时代,衍生出权谋、人治等等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东西——是我们的生存环境决定了我们的文明,文明再衍生出相应的制度,故而,并不是人种和基因有问题。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