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完败让日本明白了这个道理

侵华战争和二战的彻底失败,让日本举国上下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国际事务中,国家实力在代表着影响力的同时,还意味着在国际社会的事务中承担同等的责任和义务,国家越强大那么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也更多,而不是与之相反!

日本从明治维新开始,全力脱亚入欧,国力蒸蒸日上,没过多久便在甲午战争中击败中国,不但从中国割让了台湾、澎湖列岛,获得了大量的赔款,还取得了对朝鲜事实上的控制权。紧接着,日俄战争爆发,日本以倾国之力彻底击败沙俄军队,将东三省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在接下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再次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主动加入协约国作战,将德国驱逐出山东并取而代之。

不难看出,日本在短短的半个世纪内,不停的向外扩张领土和势力范围,而其所得的,琉球、台湾、澎湖、朝鲜,乃至东北、山东,实质上都是中国所失去的,而其之所以能够屡屡得手,一方面是自身具备强大的实力和志在必得的决心,另一方面源于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列强的默许乃至纵容和支持。

列强的默许和支持出于三个方面的考量:第一,日本是打破以中国为中心的古老东亚秩序的搅局者,从侧面施加压力,帮助列强更好的跟满清打交道并获得更多的利益;第二,日本的力量相对列强来说,还很弱小,不足以构成实质上的威胁,故而不值得畏惧;第三,日本虽然在对中国展现出咄咄逼人的姿态,但没有挑战列强的利益和他们所制订的规则,并且在大部分时间跟西方列强保持相同的立场。

然而,一战的获胜让日本举国上下浮躁和狂妄起来,野心急剧膨胀,先是迫使北洋签订“二十一条”,妄想将整个中国变成自己的势力范围。受挫之后,通过“九一八事变”侵占了整个东北,进而发动全面侵华战争。

从“九一八事变”开始,日本对于西方列强来说,已经变身成为既有国际规则的挑战者和破坏者,是潜在的、实力与日俱增的竞争对手,甚至是敌人,到了需要保持警惕的地步。

彼时的日本,信奉的是实力至上的原则,幼稚的以为只要将西方的势力驱逐出亚洲,就能按照日本的想法来塑造新的秩序,将自身的一套强加在其他亚洲国家身上,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引领亚洲各国,尤其是中国的发展,亚洲各国必需无条件服从——显而易见,这是一种国家层面的霸凌和侵略,日本拥有无限的权力而没有承担任何义务和责任。

然而,西方列强奉行的国际事务既定规则是从大航海时代演进过来的,是无数次的战争、谈判、妥协的结果,其中凝结了大量的政治智慧和制衡的原则,是经过了时间考验和验证的共识,故而它们根本不可能接受日本另起炉灶搞出新的一套,更何况,日本的所谓新秩序,是在直接、严重损害西方利益的基础上构建的。

列强首先是通过国联对日本提出警告,要求日本停止在中国的侵略,但日本置若罔闻,我行我素,至此,列强虽然没有对日本采取任何实质性的动作,但对日本这个国家判断已经很清楚了——它不可能是个合作者,那么通过战争教会它遵守规则是个必然的结果。

减少贸易规模,禁运,决裂,战争,最终结果是同盟国获得了完全的胜利,有鉴于日本举国上下的疯狂表现,美国着手对日本从体制上进行彻底的改革,将其塑造成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

经过战争失败的惨痛教训和麦克阿瑟完成的改造,日本终于幡然悔悟,故而才有百万民众送别麦克阿瑟的场面出现,至此,日本才算在真正意义上完成了“明治维新”,成为名副其实的现代国家、文明国家。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