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亲生姐姐害死的老实小伙

      老实的小伙子是自杀,喝农药死的。老家大面积种植水稻,家家户户都有农药,农药毒性极强,简单易得,便成了自杀的主要工具,让人无语。

小伙子死亡的过程在村子里被谈论了很久很久,每个看到的听到的人都浑身发冷,因为——太惨了!

剧毒的农药喝下时,小伙子家只有他一个人在家,农药腐蚀内脏的剧痛让他满地打滚,后来痛得实在受不了,求生的欲望自然而然的压倒了求死的决心,他后悔了,于是挣扎着往门外爬,去求救。然而,据说最先发现他的村民在施救时采取了一种最愚蠢的方式:把他头下脚上,倒置在平板车上,然后往医院跑,于是胃里的毒液在没有中和的情况下倒流出一部分,把食道和嘴又腐蚀了一遍。等到医生闻讯赶到过来洗胃的时候,人已经奄奄一息,完全没救了,小伙子因为一时冲动在极度的痛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把自己的生命永远的定格在20岁。

小伙叫“苇子”,跟我同姓同龄又是小学同学,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他母亲在他不到两岁时就去世了,所以他是父亲拉扯大的,故而性格内向沉默寡言,还略微有些懦弱。

苇子的哥哥姐姐都已经成家了,他小学毕业就辍学在家,跟老父亲一起过,后来学了门理发的手艺,日子过得还算不错的,已经盖了新房子,好像还相好了媳妇,只等攒足彩礼钱就结婚。

苇子的大姐排行第二(老大是哥哥),比他大上十几岁,做姑娘那会就属于比较狂野的类型,穿着花格子衬衫喇叭裤尖头皮鞋,烫波浪卷,跟十里八村的同道中人骑着摩托车扛着双卡录音机,整天在外面浪荡,十天半月才难得回趟家。所以村里人很不喜欢她,背后叫她“女流氓”,她后来虽然结婚嫁人了,可又遇上个懦弱的男人,做派没有任何改变,依然是我行我素。

事发的那年,苇子的老父亲和他大姐一起在浙江打工,这位大姐依然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或者出工不出力,自然没有存下钱,眼看年关将近,一起打工的老乡们都在计划着返乡过年,于是这位大小姐毫不犹豫的把她老爹的钱搜刮了个干净,自己先跑回来了。

苇子还没结婚,多年来跟老父亲相依为命,几个月没看到他,自然想得慌,于是便壮着胆子质问大姐,说你把爸爸的钱都拿走了,他身无分文,怎么回家过年?

彪悍的大姐没想到一贯低眉顺眼的小弟竟然敢当面指责她,顿时觉得扫了自己的面子(姐弟俩发生争执的地方是门口,不是家里,有邻居在看在听),抬手就给了苇子几个耳光,然后骑上单车,扬长而去,回自己婆家了。

“打人不打脸”,即便是农村,即便是父母亲打儿女,也绝少在成年之后还抽耳光,苇子的大姐属于那种完全不顾别人死活、极度自私自利而又任性的人,哪里会考虑弟弟的感受。

老父亲不在家,自然没有人能替自己出这口气,于是苇子一气之下走上了绝路。

苇子的老父亲是接了电报之后日夜兼程赶回来的,面对儿子冰冷的尸体和大女儿苍白的解释,除了哭泣和接受现实之外他什么也做不了,当然,此时此刻,这个女儿在他心目中应该已经死了,或者说,如果时光能倒流的话,宁愿没有生她。

苇子葬在他家的祖坟地,紧挨着他的母亲,那年寒假我回家过年,坟茔上的土还没有干,妈妈把前因后果告诉我之后,说:“这孩子命苦啊!哎,到那边去也好,有妈护着就没人能欺负了。”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