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迥异时空中的人物身上,竟然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曹操与凯撒!

曹操和恺撒是笔者最敬佩最崇拜的两位古人,虽然他们生活的时代相差了两百多年,各自生前活动的地域范围更是隔了半个地球,处在完全不同的时空维度,但笔者认为,在这两位绝世天才身上,存在着太多的相似之处,两相对比,令人感到格外的惊奇,假如他们能有幸生活在同一个国度同一个时代的话,要么是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的挚友,要么是旗鼓相当不分仲伯的对手!

       首先,曹操和凯撒都具有惊人的洞察力和远见卓识,属于能准确的把握住时代脉搏的那种不世出的人物,天才中的天才!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但很少有人愿意相信、或者能预见到,已经延续了两百余年的东汉王朝行将寿终正寝,更没有几人知道,豪族门阀的崛起乃是是造成社会秩序崩塌的主要原因,而不是黄巾军的叛乱。然而,豪族出身的曹操敏锐的看清了时代背后的真相,挟天子令诸侯,打着汉朝的旗号做自己的事情,全力压制豪门势力,用雷霆手段扫平割据势力,迅速恢复了整个北方的和平。

与曹操一样,凯撒所属的家族是罗马帝国的豪门,自幼便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同时表现出过人的天赋。当他刚刚在政治上崭露头角之时,罗马共和国虽然正处在蒸蒸日上的上升期,疯狂的对外扩张领土,但共和国的统治阶级内部也陷入第一次的大规模内乱。当大部分元老院的同僚和几位执政官们还沉迷在共和的迷梦之中,凯撒却洞察到罗马的共和制已经无法适应新的形势,即将走到了时代的尽头。于是凯撒在南征北战彻底肃清帝国内外的敌人,走上权力的巅峰之后,迅速采用一系列手段推动帝制的成型。

凯撒和曹操一样,内心深处依然对孕育了自身的时代难以割舍,始终不忍心由自己亲手去终结它,而是留给自己的继任者,奥古斯都和曹丕。故而,此二人终其一生,都还属于此前的时代,而非以后。

       其次,曹操和凯撒都是杰出的军事家。

曹操率军征讨四方,对内消灭袁绍、袁术、吕布、刘表、马超、韩遂等割据势力,对外降服南匈奴、乌桓、鲜卑等游牧部族,在战争中往往能出奇制胜、以少胜多,展现出卓越的军事才能。

凯撒亲自率军征服了尚且处于蒙昧的部落时代的高卢和西班牙,将罗马的统治和文明拓展到大西洋沿岸,又挥师北上,渡过莱茵河,将桀骜不驯、近乎野蛮人的日耳曼部落降服。两次征服埃及,将这个文明古国并入了罗马的版图。此外,在登上权力巅峰之前的内战之中,依靠有限的资源和兵力,凭借卓越的指挥才能,将占据压倒性优势的庞培击溃,风头一时无两。

      再次,曹操和凯撒都还是自己时代的伟大文学家。曹操横槊赋诗,留下《短歌行》、《观沧海》、《步出夏门行》等脍炙人口的诗篇。凯撒不但在学生时代就创作出戏剧《俄狄浦斯》,而且在后来的军旅生涯和从政间隙中,写作了《内战记》、《高卢战记》等作品,其行文之优美,获得了广泛的赞誉,即便是现在仍然被奉为拉丁文的典籍。

      最后,曹操和凯撒都有过人胸襟。

张绣先降后叛,且杀了曹操的长子,但是当他再次来降,曹操不计前嫌的接纳了他,没有丝毫的嫌隙。此外,懦弱无能的汉献帝谋划暗杀曹操,阴谋败露之后,曹操却没有被复仇的念头所控制,顺势将其处死或废黜,足见其宽容。

凯撒在击败内部竞争者之后,非但没有进行大清洗,而是用包容和宽容对待以前的反对者。在征服外敌的过程中,对降服的异族领袖也是信之不疑,“埃及艳后”的传说便是明证。稳固了帝国的形势、登上权力巅峰之后,凯撒明知元老院的议员中间有许多人对他颇多怨恨,但依然穿着单薄的托伽,赤手空拳,不带武装护卫,孤身一人步行到元老院参加会议,以至于死在阴谋者的剑下!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