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有效控制的角度来看南宋和明朝对中国疆域的贡献

现代中国的疆域主要是承袭自清朝,而在过去两千年的中华帝国时代,疆域版图经历过无数次的变更,按照历史教科书中的论断,在所有的朝代中,按照疆域面积来算的话,前三名分别是元朝,清朝和唐朝,于是乎就造成了一种误解,即这三个朝代也是开疆拓土的绝对主力,而像南宋和明朝这样被异族完全征服的朝代,则没有多少贡献。

然而,假如我们用有效控制的标准来评判的话,便会发现,实际情况远非如此,南宋和明朝这两个在大众心目当中觉得非常弱小朝代,实际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什么叫有效控制?

要知道,单纯的表示臣服或者军事占领并不能算作完全控制一个地区,有效的控制一个地区或者国家,它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第一,中央政府的政令在和平年代,能够畅顺的传达到州县一级,并能得到有效的执行;第二,这些地区具有主动缴纳税赋、服兵役劳役,以及通过科举的方式参与政府管理的意愿;第三,代表帝国主流意识形态的汉文化得到这些地区的认同,从单纯的模仿、学习,到完全接受并主动维护,从而对其他类型的意识形态产生自发隔绝与抵触。

我相信,读者看了上面的几点应该很容易判断,咱们中华帝国历史上的所谓疆域版图,水分太大了!

南宋以前,疆域最大的是朝代是唐朝,在唐王朝的鼎盛之时,西起中亚,东北到勘察加半岛,几乎稍大的部落和王国都主动派使团到长安朝贡,表示臣服,接受皇帝的册封和赏赐。但是,后来的历史发展表明,域外的部落和小王国所谓的臣服是名不副实的,他们的真正的目的是帝国给予的丰厚赏赐与朝贡贸易所带来的巨大利润,与其献出的微薄贡品相比,单纯获得赏赐就已经是门稳赚不赔的生意。唐王朝并没有深度介入这些域外属地的管理,更不用说征缴赋税、劳役和招募士兵了,而以上三者,才是证明实际控制的关键要素,故而这些域外之地实际上并不能算在唐王朝的版图之内。西域的都护府难以维持,便是因为唐朝实际上没有在当地实现有效的控制,故而无法得到当地的资源与人口的支持。

此外,即便是在中华帝国内部,唐代的长江以南的大部分地区部分,包括现在的浙江、江西两省部分地区,福建、广东、广西三省的大部分地区,基本上是处在土司和地方实力派的掌控之下(云南贵州的大部分地区在南诏控制之下),唐王朝从上述地区只能获得极其有限、乃至可以忽略的资源与支持,没有实现真正的有效控制。最强有力的佐证有两个:第一,参与科举考试的士子人数聊聊无几;第二,城市与驻军少得可怜,导致王仙芝、黄巢的区区数千人起义军能横扫江南。

五代十国期间,江南政权的统治同样没有下沉。

宋廷在金军的巨大压力下南渡,将临安设为行在,两淮沦为前线,很快从人烟稠密的产粮区蜕变成几无人迹的无人区,朝廷不得不将全部精力投入到长江以南地区的开发,来满足政府在财政和兵源、粮食方面的需要。经过南宋百多年的不懈努力,大片的沼泽、低地被改造成稻田,精耕细作的种植方式推广到两广湖南,而原本生活在江南地区桀骜不驯的山岳蛮族,被不断的征剿、降服、同化,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将帝国的统治真正深入到江南的山林之中,只有云贵川还游离在王朝的权力之外。

元朝的疆域看起来广袤至极,但满足于单纯的军事征服,对长江以北还能实现有效控制,江南和西南完全没有下沉,这也是元末农民起义发生之时,江南迅速失去的首要原因。

明朝定鼎中原之后,以沐氏家族永镇云南,以不断的征讨将云南、缅甸等地的土司降服。与此同时,贵州的四大土司主动内附,但朝廷还是在贵州建立卫所,并将戍军及其家属迁入,成功的将土司的权力弱化,使其仅仅能控制最底层的官吏任免。有明一代,贵州土著曾掀起数次叛乱,但明廷始终以铁腕相对,并不断的借机将统治下沉,让来自中原的汉文明变成主流。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南宋和明朝,将整个江南、西南开发、汉化的最艰难部分完成了,不但促进了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而且让后续的王朝能够顺利的接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两个朝代对现代中国疆域的贡献同样是功不可没,甚至可以说居功甚伟。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