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读历史最好做些横向的比较

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窃以为在研读中国历史的时候,最好能拿出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同步的浏览下世界史,尤其是欧洲的历史,然后将中西方的历史做个横向的比较,看看在同一个历史年代,不同的文明发展到什么样的高度,然后再去思考背后的原因,在给自己带来崭新认知同时,还能让我们避免陷入妄自菲薄和夜郎自大这两种极端的情绪,从而获得宝贵的历史知识、经验与智慧,以及豁然开朗带来的愉悦。

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思想最自由奔放的当属春秋战国时代(公元前770年-公元前221年),当时诸子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人才辈出,学术的风气异常活跃,其间产生的儒家、道家、法家、阴阳家等等的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而在几乎相同的时间段内,地中海沿岸的希腊城邦国家,诞生了古希腊文明(公元前800年-公元前146年),在哲学、诗歌、建筑、雕塑、科学、戏剧、神话等诸多领域都有长足的进步,从而成为整个西方文明的精神源泉。

同样的年代,相似的事件,如此的吊诡,假如不做横向比较的话,如何能知道?又如何启发读者去思考、去探究背后的原因呢?

无独有偶,当西罗马帝国灭亡,基督教的神权代替世俗权力,将整个欧洲拖入黑暗的中世纪(公元476年-公元1500年)之时,在遥远的东方,在专制的帝国皇权的全力支持下,儒家思想慢慢的压制其他思想,最终在南北朝的混乱之后,得到科举制的更大助力,演变成一家独大的终极形态,至此,皇权+儒教,在这片土地上一点点的禁锢人的思想和行动,直至满清的覆灭才寿终正寝(公元581年-1910年)。

是纯粹的历史发展的巧合,还是黑暗中某种不可知力量的操控?地球上最先进的两个文明体的演进过程几乎是同时被延缓了前进的步伐,是不是既引人深思,又十分的有趣?假如多做些历史的横向比较,我想,肯定会有更多有趣的发现!

再举个能够避免夜郎自大和妄自菲薄情绪的例子——文明古国历史的横向比较。

按照咱们历史教科书上的标准说法,咱们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并且是唯一没有中断过的文明,自然让国人自豪的,但如果以此认为咱们的历史最悠久,且是最具有影响力的古文明,可就太武断了。按照笔者的观点,绝对需要先做一个横向的比较,才能在确保得出正确结论的同时,又能加深对文明古国的理解。

教科书里面罗列的另外三个文明古国分别是古代埃及、古代印度和古代巴比伦,首先来看古埃及。古埃及文明的最直接的考古学证据是金字塔,其中最早的红金字塔为埃及第四王朝法老斯尼夫鲁的陵墓,同时也是世界上第一座真金字塔与埃及第三大金字塔,建造时间为公元前26-27世纪,这可是比夏朝还要久远的年代,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再来看看印度,印度的古文明虽然能推算到同样遥远的古代,但面临着跟中国同样的问题,即在考古学上的证据不够充分,更多的依靠来源于印度教的五大典籍(《梨俱吠陀》《摩诃婆罗多》《薄迦梵歌》《罗摩衍那》《往世书》)中的文字记载。

巴比伦文明属于完全湮没在历史中的文明,不过,好在有考古学上的证据证明了始建于公元前5-6世纪的空中花园的存在,而挖掘的泥版图书,更是将其历史上溯到公元前3000年之久。

经过简单的比对,不难看出,咱们国家的文明史在四大文明古国中似乎还处于相对比较好的位置,不过,假如抛开“四大文明古国”这个命题,把目光投向整个人类世界,用那些仍然存在的古建筑来进行更加直接的比对的话,结论又稍稍有些变化——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巨石阵、公元前2600年的金字塔、公元前1500年哈特谢普苏特神庙、公元前1400年的卢克索神庙等等,与之相比,公元前200年左右完成的万里长城还是显得有些年轻了。

妄自菲薄,辜负了几千年的历史;夜郎自大,必然自欺欺人,固步自封,多做些横向的比较,把视野放的更宽更远,才能从历史中汲取更多的营养。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