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曾经有过的贵族时代——商周

彬彬有礼温文尔雅视荣誉和尊严重于生命,果敢勇健蔑视强权,这是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人对欧洲中世纪贵族的良好印象,而在一些经过修饰的文学作品中,贵族的形象则更拔高到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地步,故而才会有“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的说法。

为了更加准确的理解什么是贵族气质,举两个小例子来加以说明,第一是个英式的没品笑话:伯爵大人两年来第一次走进了伯爵夫人的房间,面对妻子惊讶的目光,他举起手中的书晃了晃,说“我在椅子上坐一晚上,天亮就走。”随后他补充了一句,顿时让伯爵夫人泪流满面——“听说,你,怀孕了。”

第二个故事是:法国大革命,国王路易十六的妻子,玛丽王后,被反绑着双手推上了断头台,押送的人用力过大,让她没站稳脚,一下子就踩到了刽子手的脚上去了,王后马上说:“对不起,您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伯爵和王后的气质是不是很让人钦佩?不过,作为中国人,完全不必用过于艳羡的目光看待中世纪的贵族,因为在中国的历史上,同样曾经有过气质高雅的贵族时代——殷商与西周,彼时的贵族们的表现比起中世纪的欧洲来丝毫也不逊色。

从殷商到西周,是中国历史上真正的封建时代,千多年的跨度培育出一个称为“士”,在精神和道德层面高高在上的贵族阶层。他们不但在生活中用超高的道德和礼仪规范要求自己,即便是在兵戎相见以命相搏的战场上都严格的按照礼仪和程序来战斗,而不是单纯的为了获取胜利不择手段。

首先,双方互派使节,用书简约定交战的时间、地点、方式。等到了开战的那天,相同数量的战车排好队形,双方的主君用宣言的方式进行辩论,力求证明自己挑战或者应战的理由是充分和正确的。而在接下来的实际战斗中,击败对手为主要目的,不会也不能追求刻意的杀伤。最后,获胜的一方在追击时需要保持克制和遵守相应的规范。

同样的,举几个小例子加以说明。

故事一,晋楚鄢陵之战中,晋军主将郤至在混乱的战场中三次遇到楚王,都下车脱帽行礼,楚王十分高兴,当即派大臣赐送一张弓给郤至表示奖赏。

故事二,宋国内乱中,死对头华豹和公子城狭路相遇。华豹一箭射出,箭头从公子城的耳边穿过,公子城弯弓搭箭准备回击,但华豹手快又把弓拉满了。公子城大叫:“你已经射我一箭让我受伤了,还不给我还击的机会,真是卑鄙无耻。”潜台词是,你这不符合贵族的作风啊!华豹一听,居然真的放下了弓箭,等着公子城回击,于是,公子城一箭把华豹射死了。

故事三,晋楚邲之战时晋军溃不成军,一辆晋军战车在败逃过程中陷进泥坑 里,马也不听使唤,一筹莫展之际,在后追击的楚军居然主动下车,上前帮助晋军修好车轭,让对方逃跑,自己继续追赶,可没走几步晋军战车又坏了,楚军再次帮助修理战车,然后再追,到了五十步后楚军就不追了,因为按规矩只能追这么远。

上面几个例子不难看出,咱们的贵族在风度气质上绝对不亚于欧洲,更加可贵的是,比对方可是早了千年以上的。国人欣赏欧洲中世纪贵族,究其原因,本质上还是对自己民族文化中失去的、弥足珍贵的部分的惋惜和向往,故而有时候假装相信《三国演义》中两军对垒前的大将单挑,赞颂项羽不肯渡江的悲壮,鄙视刘邦抛妻弃女的下作,以此来得到些许的安慰。

值得深思的是,为何欧洲中世纪的贵族风范能够传承到现代,演变成一套文明的行事规范,而我们的贵族先人们却被彻底埋葬在历史的长河中呢?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