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抗战,汉奸如同过江之鲫,原因何在?

七月到九月间有几个值得铭记在心的日子:“七七事变”、“八一三事变”还有“九一八事变”纪念日,以及抗战胜利纪念日。

当国人在重温那段既艰苦卓绝又充满耻辱的历史之时,几乎都会在心底里产生一个巨大的问号——八年抗战,原本是中日两个国家之间的殊死决斗,却为何许许多多的中国人,如同过江之鲫,争先恐后的与侵略者合作,做了汉奸呢?

贪生怕死与利益驱动是最容易说出来的原因,然而,这两项只能解决少部分人的动机,却难以解释数以百万计的庞大数量——要知道,在战场上兵败被俘而做汉奸的少之又少,更多的反而是在没有遭到生命威胁的情形下,主动投敌的。

笔者以为,之所以会产生数量庞大的汉奸,是因为在那个时代,中国的这个“国家”的概念还没有真正的深入人心,得到国人的广泛认同!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国家”这个概念是近代从西方吸收过来的词汇,是个不折不扣的舶来品。近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是由领土、人民(民族,居民)、文化和政府四个要素组成的,国家也是政治地理学名词。从广义的角度,国家是指拥有共同的语言、文化、种族、血统、领土、政府或者历史的社会群体。从狭义的角度,国家是一定范围内的人群所形成的共同体形式。

熟悉中国历史的朋友从上面关于“国家”的定义不难看出,现代的“国家”概念与我们中国传统的“家国”是截然不同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上面这句话是对帝国时代的中国所谓国家观念的最贴切的表述,即“家天下”,皇帝们把国家政权据为己有,国家是皇族的私产,世代相袭,更可怕的是,它是没有边界的——既没有地理上的边界,也没有权力上的限制,在“天下”的范围之内,皇帝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且没有任何制约。

没有权利便必然不承担对应的义务,故而绝大多数、单纯受压迫的底层百姓在改朝换代之时总是保持旁观者的超然态度,便是“家天下”带来的必然结果。

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西方的近现代的“国家”观念开始被正式引入中国,并且随着满清王朝的终结和民国政府的建立而得到一定程度的普及。然而,由于国家始终处在名义上的统一、事实上的割据与分裂状态之下,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普及型的现代教育体系,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国人中的绝大多数,接受的依然是传统的教育,更何况,还有持续不断、范围极广的内乱。

没有现代“国家”观念的形成,必然带来两个最直接最严重的后果:1,从国家的层面,无法有效的实现国家动员,以集中全部的人力物力来进行战争,只能是一盘散沙。“家天下”的清朝进行的数次反侵略战争,几乎没有得到民众有效的支持,反观欧美日本这些现代的民族国家,就能够将整个国家的力量集中起来,与敌国进行殊死决战,这也是一战和二战如此惨烈的根本原因。2,从民众的层面,立场模糊不清,对日本这个侵略者的态度完全依赖于当地占领军的态度:残忍暴力的,激起强烈的反抗;宽仁并济老奸巨猾的,便能相安无事甚至得到有力的配合与支持。在这个过程当中,民族大义甚少被考虑到,而那些配合与支持侵略者的自然就是汉奸了,可悲的是,汉奸中的绝大多数并不认为自己是汉奸。

新中国成立之后,国家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统一,普及型的国民教育体系随即建立起来了,直到这个时候,现代“中国”的观念才真正的完全树立起来并深入人心,朝鲜的战争之所以能撑住,便是最直接的证据。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