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派为什么会把辛亥革命的领导权拱手相让?

1911年武昌爆发的“辛亥革命”,是由新军中的革命党人发动的,然而,在打垮忠于清廷的部队、占领武昌之后,起义军的领导权却被革命党人主动转移到了此前忠于清廷的混成协统领黎元洪手中,而民政则由湖北省咨议局议长汤化龙具体负责。如果说这样做的原因是率领新军起义的低级军官正目熊秉坤等人职位太低,没有影响力的话,那么随后在南北合议达成最终协议之时,孙中山拱手将大总统的职位让给袁世凯,就显得极为不合理了。

那么,革命派到底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把领导权拱手相让呢?

原因很简单——晚清的中国,国内存在着许许多多有着不同诉求的利益集团,革命党人仅仅是其中之一,并且属于实力相对弱小的那个。

当时,能够影响乃至左右国内政局的主要力量有以下几个:1,西方列强,表面上恪守中立,实际上各国都是以其自身的在华利益为主要着眼点执行对华政策;2,汉族官僚士大夫阶层,其中既有洋务派的大臣、支持维新的官员,也有妄图用君主立宪和宪政改革解决国内问题的地方实力派和乡绅;3,满清皇室及忠于他们的部分官僚、军队等,宣统继位开始,急剧转向保守和反动; 4,同盟会为代表的革命派,主体是留学生和部分新军。

按照实力来排名的话,依次是1234,即实力最强、能够最大程度影响局势走向的是西方列强,其中影响力最大的国家是英国,武昌革命政府在草创之初,便立刻宣布承认此前满清政府与列强所签署的所有条约,而孙中山在获得起义成功的消息之后,同样是首先到伦敦争取英国政府的理解和支持,便足以说明问题。

然而,英国政府的在华利益主要集中在长江流域,基于利益的考量,不希望中国的政局出现较大的动荡,再加上革命派内部表现出来的越来越明显的民族主义情绪,自然让英国政府不太愿意接受一个激进的政府,更愿意与比较熟悉的、较为保守的官僚阶层打交道。

正如笔者在《士族——历史上决定中国命运三大族群的第二名!》中所说,帝国时代的中国,士大夫阶层牢牢掌控着整个中国社会的基层权力,而他们中的精英既有朝廷高官又有地方实力派官员,当列强表现出暧昧的态度之后,局势的走向则几乎完全取决于他们了,而他们的立场到底又是怎样的呢?辛亥革命爆发前的四川保路运动当中,四川很多地方竟然还在祭拜光绪皇帝以祈求其庇护,展现出的政治主张是立宪和维新,而不是革命!

我们掉过头来,再看看革命派内部。

以孙中山和他的同盟会为代表的革命派,最早都是在海外(主要是日本)留学生中间发展起来的,宣传、鼓动、组织、筹款等等活动也都是局限在留学生和华侨集中的日本、欧美和南洋等地,在国内的影响力则仅仅限于有限的几个条约口岸城市,诸如上海、广州、武昌,以及部分进步势力较强的内陆城市,如湖南的长沙和四川的成都等等。

其次,表面上看,孙中山和他的同盟会策划、领导了一次又一次的武装起义,然而,实际上由于起义的规模非常小,几乎都被清廷毫不费力的镇压下去了,故而在广阔的中国并没有产生特别广泛而持久的影响力。部分新军之所以支持革命,是因为有那些在日本军校留学的归国士官生的影响,相对于清朝庞大的兵力和种类名目繁多的地方军队,这部分新军实在太弱小了。

既没有足够的实力控制全局,又没有坚强的意志将革命进行到底,革命派除了将权力拱手相让之外,根本没有别的路可以走——1913年爆发的、以讨伐袁世凯为目的的“二次革命”迅速的败亡再次证明了革命派实力的弱小!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