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能否赶超中国?

       提起印度,这个跟我国一样有着广袤领土、庞大人口和悠久历史的大国,在普通国人的心里恐怕首先泛起的如下场景:频频发生的性质恶劣手段残忍的强奸轮奸案,随地便溺的奇葩习惯,普遍的极端的贫穷,包括电力供应、公路铁路桥梁航空运输在内的糟糕基础设施,根深蒂固的种姓制度,严重的教派冲突等等,自然而然在心目中勾勒出一个贫穷落后愚昧的国家形象,故而对于那些预言印度将要赶超中国的说法嗤之以鼻,而对于部分激进的同胞来说,甚至认为拿中国来跟印度做比较本身已经是自贬身价,因为我们国家的比较和超越的目标是美国,只有这个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才堪与跟我们这个GDP总量世界第二的国家相提并论!

       事实上,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的两国经济发展成果来看,同样足以支撑起国人的自信和骄傲——在1990年,中国和印度的GDP总量分别是3569亿美元和3266亿美元,而到了2016年,则分别是107222亿和22509亿美元,毫不客气的说,中国无论是在经济增长速度还是在总量上都完虐印度,龙象之争似乎已经有了结果,既然如此,为什么关于印度经济腾飞和即将赶超中国的话题反倒越来越热了呢!?

       问题出现在刚刚过去的三年GDP数据上,即2014、2015和2016,把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官方数字换算成美元,依次为103866亿、106171亿和107222亿,那么2015和2016年的GDP增长率则分别为2.2%和0.9%,是的,你没有看错,增长率只有这么点!

       再看看同时期的印度,2014、2105和2016年的美元GDP总量依次为20495亿、20907亿和22509亿,对应2015和2016这两个年份的GDP增长率分别为2%和7.6%。

       无论是追赶还是超越,落后者惟一的途径和机会在于从速度上超越前面的目标,也就是说,如果印度想要追赶乃至超越中国,必须要在GDP的增速上高过中国,显然在2016年印度大比分领先了。不过,国家之间的竞争是漫长的马拉松,印度是否有能力保持高速增长呢?我们中国又是否有能力恢复高速增长呢?

       我们先看看印度,在过去的30年内,印度的GDP平均增长速度基本上保持在5-6%之间,虽然跟中国的8%有不小的差距,但在主要经济体中排名第二,仅次于中国,同时由于中国的表现过于抢眼,吸引了几乎全部的目光,于是乎这个人口和发展速度的双料老二长期游离在全球主流媒体的视野之外。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尤其是莫迪当选印度总理之后,印度开始发力,进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笔者认为印度的高速增长至少能持续10年以上,原因可以从经济学的基本理论上找!

       经济或者说GDP的增长只能通过两种方式来实现:1,增加生产中的劳动力的绝对数量;2,提高单位劳动力的生产效率。

       众所周知,印度具有巨大的人口优势,不但在总数上已经跟中国非常接近,而且生育率又远远超过中国,年轻人的占比也非常高,换句话说,印度可以源源不断的把劳动力投入生产当中,同时总理莫迪正在全力鼓吹印度制造,吸引全球的投资,为这些新增劳动力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

       反观我们,却在短视的计生政策的帮助下,提前把脚迈进了老龄化社会,生育率和新增人口远逊于印度,而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放开二胎政策不但来得太晚,而且程度远远不够,根本不能解决老龄化和人口下降,如此一来,从发展经济的层面来说,单纯靠增加劳动力数量的方式短期无解,必将完败于印度。

       前文提到过,印度的基础设施极其糟糕,因此生产效率自然高不到哪去,然而,仔细想想,这非但不是印度的劣势,反倒是优势——在基础设施如此不堪的情况之下,竟然能保持第二的增长率!一旦通过大规模的基建得到改善,那么劳动生产效率必将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同时基建还能创造数量可观的工作机会。此时此刻,莫迪领导的印度政府正在大刀阔斧的推进基础建设,提高政府工作效率,以此来推进经济持续增长。

       我国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基础建设方面取得了惊人的成就,甚至超过部分发达国家,继续投入的回报率将越来越低,甚至是亏损。要想继续提高劳动生产率的话,还有两个方面可以努力:1,从政策层面解除垄断,让民资进入更广阔的市场,取代效率低下人浮于事的国企;2,通过科技创新来实现农业工业的迭代升级,提高服务业的比例。然而,这种“触动灵魂”的改革,难度比在印度搞拆迁征地还要高,短期内笔者没有看到希望。

       此外,我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赖于外贸和投资,属于出口导向型和投资驱动型,近几年全球化的进程受阻,保护主义兴起,外贸继续发展的阻力大增,投资则受制于越来越低的资本回报率和庞大的债务负担。而印度的GDP当中,消费所占的比例超过50%,也就是说,经济的增长主要来源于内生的力量,这一点对经济维持可持续发展的是至关重要,而我国的居民消费却受制于被房地产掏空的“六个钱包”,步履蹒跚,颇有难以为继的架势,让人很难乐观起来——2019年的第一季度,社消总额增速继续降低,便是明证。

       目前的印度GPD总量仅仅相当于我国的五分之一左右,乐观的来看,即使咱们每年原地踏步,追赶上来也需要很多年,故而能否保持目前的世界第二的位置,将印度抛在身后,关键还是在于自己,能否真真正正的解决发展经济面临的尖锐问题!

Author: 猎书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