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浴血南京(十一)

        得知阵地被中国军队击破,谷寿夫气得暴跳如雷,在电话中把防守该地段的步兵联队长骂了个狗血喷头,勒令在一个小时之内把阵地夺回来,否则就准备向天皇陛下谢罪!在谷寿夫看来,中国军队的行动仅仅是单纯的突围,只要把阵地夺回来,封住其撤退的通道,包围圈内的中国军队只有死路一条。

        独立师突破防线之后,第36师迅速跟进,向左侧的第18师团阵地发起攻击。由于自己的侧翼完全暴露在中国军队的面前,第18师团被打得措手不及,连续放弃了两道防线才收住阵脚。第36师见好就收,立即开始利用日军丢弃的阵地,组织防御,准备应付第18师团的反扑,为主力部队围歼第六师团、撤出南京争取时间。

        按照卫戍司令部的部署,独立师在击破第六师团的防线之后,要立即向日军的纵深发起攻击,争取一鼓作气击溃第六师团,同时第87师和第88师从正面开始进攻,使敌人首尾不能相顾,而主力部队的后面则是教导总队和十九路军军部直属的四个营来掩护,由市民紧急编制成的三万多的志愿军团则被严密地保护在中间,只等消灭当前之敌向芜湖撤退。

        钟武正准备指挥部队发起进攻,却意外地发现日军气势汹汹地扑了上来,不禁感到喜出望外,急忙命令迎战。

        双方发射的照明弹把天空照得如同白昼,无路可退的日军联队长站在阵地的前沿,用力挥舞手中的战刀,督促部队发起攻击。为了尽快打开局面,日军的第一次冲锋就投入了一个大队的兵力,并且把仅有的几辆坦克全部派上来。从独立师的阵地望过去,只见明晃晃的枪刺在照明弹发出的火光映照下发出森森寒气,日军排着密集的队形跟随着坦克向前快速推进,在他们的身后,担负掩护任务的轻重机枪连续不断地把弹雨倾泻向守军的阵地。子弹打在战壕的边缘,飞溅起片片的泥土和烟尘,而战壕里面却异常寂静,守军对日军的攻势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

        日军指挥官大喜过望,以为守军已经放弃了阵地,急忙命令部队全速冲锋。由于坦克加速缓慢,立功心切的步兵纷纷从旁边绕了过去,朝前面狂奔起来,队形逐渐变得散乱起来,而后面的坦克担心碾压到自己人,只得又放慢了速度。

        钟武站在掩蔽部里,透过手中的望远镜严密地注视日军的一举一动,当他看到敌人不顾一切地朝自己的阵地涌来之后,冷笑着对身边的参谋说道:“客人这么着急来赴宴,咱们的酒菜准备的怎么样了?”

        参谋笑着回答道:“全部准备好了,就等你这个主人说话了!”

        钟武潇洒地一挥手,说道:“那就请客人入席吧!咱们是礼仪之邦,可不能太失礼呀!”

        参谋立即对早就守在电话机前的另外一名参谋喊道:“师长有令,开始还击!”

        冲在最前面的百余名日军和战壕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百米,对面突然亮起十几个巨大的探照灯,只感觉到眼前突然一亮,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很多人没跑出几部就被绊倒在地。这时候,独立师开始全线反击,半自动步枪,轻重机枪的猛烈射击声震耳欲聋,道道火蛇笔直地划过漆黑的夜空,扑向日军当中。目不能视物的士兵面对密集的弹雨,完全失去了应付的能力,反应快的就迅速扑倒在地,开枪还击,反应慢的马上被打成了马蜂窝,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守军阵地的前沿已经没有一个站立的身影。

        日军指挥官急忙指挥掩护部队全力攻击探照灯,扫清障碍,守军则不断地转动探照灯,在阵地前沿寻找任何移动的目标,然后用轻重机枪猛烈射击,直到把目标打得稀烂才接着寻找下一个。

架设在出发阵地上的轻重机枪虽然对着中国军队的探照灯连续不断地射击,但是由于距离较远,并没有取得多大的效果,打了几分钟才击毁两个探照灯,不过还是成功地把对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为了压制日军的机枪火力,独立师暂停肃清阵地前沿的行动,用机枪和敌人对射,使隐蔽在阵地前沿的日军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这部分日军经过好几分钟的休息,眼睛逐渐恢复了视力,趁守军不注意自己,把步枪架在同伴的尸体上面,瞄准探照灯开枪射击。由于日本的陆军的主要步兵武器是三八式步枪,火力的持续性差,所以格外强调射击的精准,几乎超过半数的士兵的射击技术都能够达到优良的程度,而现在,他们隐蔽的位置和探照灯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十米,刚好可以发挥其特长。几分钟之后,守军的探照灯全部被击毁,日军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龟缩在阵地前沿的日军首先开始了行动,从地上一跃而起,端着刺刀,哇哇怪叫着冲了上去,可惜的是,人数已经从开始时候的千余人锐减到不足四百,密集的队形变得非常疏散,虽然降低了中弹的机率,但是也无法形成火力网,更不用说压制住守军的火力了。

        独立师的战士们沉着冷静地用手中的武器阻击敌人,自动武器喷射的火焰再次照亮了阵地的上空,随着双方距离的不断接近,不断有人中弹倒地,其他人继续把致命的子弹射向对方。短短的几十米距离,日军又倒下了大半,只有百余名士兵冲到了战壕的边缘,可是却迎来了冰雹一样的手榴弹,立刻被炸得人仰马翻。

        残存的几十名士兵刚刚站到战壕的边缘,突然迎面喷出几道火焰,随即燃烧起来。绝大多数日军惨叫着倒在地下,痛苦地挣扎着,然而,在熊熊的火光翻滚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变成一个焦黑的人形。只有一名凶悍的日军带着满身的火焰冲了过去,从战壕上面凌空跳下,向前突刺,一名战士躲闪不及,被刺刀透胸而入,死死地钉在战壕的侧壁,和敌人一起燃烧起来!

        就在守军全力对付这批敌人的时候,日军的步兵联队长孤注一掷地压上了全部的赌注,把其余的两个大队也派了出来,而刚才没有能够为步兵提供掩护的坦克为了将功赎罪,开足了马力冲在队伍的前面,很多还没有死去的伤兵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碾死在履带下面。

        独立师防线上面的轻重武器全部开火,拼尽全力阻挡敌人的攻势,日军则利用战死者的遗体作掩体,和守军对射,一步一步向前逼近。

        时刻注视着战场情况的钟武当机立断,命令预备队从阵地的左侧出击,袭击日军的侧翼。

        当两个营的生力军突然出现在日军侧翼的时候,给正在全力进攻的敌人造成极大的震撼,开始慌乱起来,正面的守军乘机冲出战壕,一边冲锋一边用步枪和手榴弹攻击敌人。

        遭到两面夹击的日军仍然企图顽抗到底,可是兵力和火力都处于绝对的劣势,勉强抵挡了十几分钟之后纷纷溃退,联队长眼看大势已去,绝望地把战刀插进自己的腹部,用生命向他的天皇陛下谢罪。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