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浴血南京(十)

        天亮之后,上海派遣军等飞机对中国军队的阵地进行例行的轰炸之后,立即出动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发动进攻。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大部分地段都没有遇到抵抗,等冲到了守军的阵地上才发现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头陀峰上的大炮在居高临下的轰击。

        松井石根接到前线的报告之后,立即意识到中国军队正在准备撤退,昨天晚上的进攻只是用来掩护部队调动的烟雾弹。根据目前中日双方的兵力部署,松井石根轻而易举地判断出中国军队的突围方向肯定是第十军负责的西南方向,因为十九路军的主力部队在昨天刚刚攻占了马鞍山,只要在攻克江宁就可以完全击破南京的包围圈。

        松井石根急忙以华中方面军司令部的名义命令第十军加强西南方向的戒备;命令刚刚从朝鲜调过来的第19师团紧急出动,增援南路军;命令第13师团继续围攻头陀峰,其余部队向南京市区全线突击,务求一举切断中国军队的退路。

        与此同时,南京卫戍部队在孙百里的指挥下开始了突围作战,由钟武的独立师从日军第六师团和第18师团阵地的结合部突进,这样一来,第6师团就和日军的其他部队完全失去了联系,而其右侧是滚滚的长江,前面则是第87、第88师和第36师,距离战场仅仅几十公里的江宁已经被十九路军团团围住,失守只是个时间问题,如果第六师团不果断撤退的话,肯定要步第九师团的后尘。

        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候,骄横的第6师团长谷寿夫却错误地判断了形势,认为即使包围圈内的数万中国军队全部向自己的阵地进攻,也能将其死死拖住,为上海派遣军争取时间收拢包围圈,所以他给部队的各级官佐下达的命令是绝对不准后退一步,如果谁的阵地失守的话,就立即向天皇陛下谢罪!

        钟武独立师3团1营营长凌峻站在全营官兵的面前,慷慨激昂地进行战前动员,他说道:“就在几天前,日军的征粮队在包围圈外的乡村里面大开杀戒,老弱妇孺无一幸免,有的士兵甚至当着母亲的面把婴儿挑死,然后再把失魂落魄的母亲奸污、杀害!这种天理不容、人神共愤的事情就是禽兽也干不出,可是这个时时刻刻标榜着自己是优等民族的国家却乐此不疲!从9.18到现在,这样的悲剧不停地在中华大地上演,母亲失去孩子、妻子失去丈夫、儿子失去父亲,不知道有多少人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下面,多少人被迫背井离乡!这个连自己的文字都创造不出来,连衣食住行都要模仿我们的所谓优等民族之所以敢这样无所顾忌,就是因为它认为我们中国人没有能力报复,没有能力在战场上击败他们!弟兄们,你们说我们有没有能力击败他们?”

        “有!”战士们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每一双眼睛都要喷出火来,恨不得立刻冲到敌人的阵地上,把日军碎尸万段!

        “好!”凌峻点点头,继续说道:“现在师部不但把证明的机会给了我们,而且把所有的冲锋枪也配备给了我们,在冲锋的时候,全师的炮火都会来支援我们,而我们要做的事情非常简单——越过前面500米的距离,把枪膛里面的每一颗子弹都射入日军的胸膛,把每一颗手榴弹都扔到敌群当中!在前进的过程中,很多人会倒下,可能是你,可能是他,也可能是我,但是,只要还有1营的战士还有一个活着的,就要冲上日军的阵地,替其他弟兄报仇!”说道这里,他用力把手臂向前挥动,大吼道:“出发!”

        冬天的太阳总是脚步匆匆,五点钟刚过,就急急忙忙地躲到西面的群山背后,只在天际留下一抹血样的红色!

        在百余门大炮的怒吼声中,1营的战士在营长的率领下冲出阵地,随着不断延伸的弹幕向前推进。苦战了一整天的日军士兵见天色已晚,本来以为今天不会再有战事,纷纷准备休息,没想到炮弹却像雨点般地落了下来。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阵地前沿的铁丝网接二连三地被炸飞,战壕也一段段被炸塌,爆炸掀起的烟尘升起十几米高,弥漫在战场的上空。

        接着烟雾的掩护,1营迅速向日军阵地靠拢,营长凌峻身先士卒,始终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在距离日军阵地不足百米的时候,对面突然响起轻重机枪令人心悸的射击声,十几名战士立即倒了下去。凌峻看着自己身边的战士接二连三被子弹击中,焦急万分,不顾肺部剧烈的疼痛,张大嘴巴,用尽全身的力气迈动双腿。忽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右臂,手一松,冲锋枪掉了下去,他的身体也踉跄了一下几乎摔倒,几个战士迅速超了过去。凌峻顾不上去捡冲锋枪,就伸手从腰带里取出一颗手榴弹,边跑边拧开盖子,把拉环紧紧地套在手指上面。

        这时候,凌峻和日军战壕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50米,由于炮兵害怕误伤自己人,开始对纵深实施炮击,使这里的烟雾变淡了不少,可以看见几十米外的东西。于是日军射击的准确度迅速恢复,把冲到前面的战士全部击倒在阵地的前沿。凌峻又冲出十几米远的时候,两颗重机枪发射的子弹迎面击中他的胸膛,迅速移动的身影戛然而止,奋力甩出手榴弹之后,重重地扑到在地,在他的身后更多的身影冲了上来!

        进入手榴弹的投弹距离之后,十几颗手榴弹从高速运动的队伍中间飞出,落入战壕当中,掀起剧烈的爆炸。紧接着,中国士兵手中的冲锋枪开始了欢快的鸣叫,密集的子弹仿佛倾盆大雨向战壕里面浇了过去,把负隅顽抗的日军士兵打成了一个个马蜂窝。战士们跳入战壕,迅速向两端突破,而后续部队也跟了上来,从缺口当中涌入日军防线,向纵深突破。

        为了挽回败局,日军预备队在十几辆坦克的掩护下实施反击作战,和独立师的后续部队混战在一起。经过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的考验,战士们已经知道如何对付坦克,在用密集的火力压制日军步兵的同时,不停地用集束手榴弹攻击坦克的顶部和履带,同时后面的部队寻找有利地形架起反坦克枪和反坦克炮。

        短兵相接的战斗中,冲锋枪和半自动步枪很快取得了优势,把日军预备队打得节节败退,在战场上留下满地的尸体。失去步兵支援的坦克见机不秒,准备加速逃离战场,中国军队的反坦克武器及时开火,把最后面的几辆全部击毁,挡在其他坦克撤退的道路上。步兵们毫不犹豫地围了上去,接二连三地把手榴弹投掷在坦克上面,轮番攻击之下,把坦克全部击毁。

        经过一个小时的激烈战斗,独立师成功地击穿了日军的包围圈,并且把第六师团彻底孤立出来!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