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浴血南京(八)

        孙百里用手指着地图上代表敌我双方的箭头说道:“目前日军已经封锁了长江,而我们又没有足够的船只,向浦口转移肯定是行不通了,只剩下三个选择。如果往芜湖方向突围的话,可以得到李从文集团的接应,再加上日军第十军在巷战当中损失较大,还要分兵防守周边的几个城市,兵力比较薄弱,成功的机会比较大。正因为如此,也最容易被敌人料到,一旦其增调兵力重新部署,难度就会相应提高。东南方向的日军兵力也很薄弱,突围的问题也不大,但是却没有多少公路可以利用,部队的行进速度肯定大受影响。现在,留守的军队加上工人和市民还有十几万人,要是被日军紧紧地咬住尾巴,肯定难以脱身,所以也不是很好的选择。这两个选择各有千秋,实在难以决断,我想听听诸位的见解。”

        王敬久说道:“我觉得芜湖方向比较好!第一,这里有李从文的部队接应。第二,从南京到芜湖有良好的公路,便于大部队行动。”

        孙元良说道:“根据这几天前线作战的情况分析,日军的战斗序列中似乎增加了新的部队番号,也就是说已经有增援部队加入上海派遣军,第十军的兵力在巷战损失较大,更应该得到增援,加强之后的敌人肯定会在芜湖方向布下重兵,防止我军突围,故而我认为还是朝东南方向较为稳妥!虽然部队的行进速度不快,可是日军如果想拦截我们的话也要在这一地区运动,即使他们的机械化程度高,速度也快不了多少,我们毕竟是在本土作战,对地形和路况的熟悉程度是日军无法比拟的!”

        宋希濂说道:“我同意王敬久的意见——走芜湖!从淞沪战场撤回来的部队大部分在皖南整补,我军撤到这里,便于集结兵力准备新的战役。”

        钟武说道:“我也赞成与李从文汇合。”

        这时候桂永清不紧不慢地说道:“大家可要想清楚,撤退的人数是十万,不是一万!就是日军毫不阻拦,我们以行军的方式离开南京也不是一天就可以完成的!你们不要忘了,这里面有将近一半的人是工人和市民,没有接受过最基本的军事训练,长途行军的话肯定会有许多问题。小鬼子只有要派一两个师团跟着屁股追就可以把我们打个落花流水,因为这么多人在同一方向上运动,根本没有办法瞒过敌人的飞机侦察!”

        听了桂永清的话,包括孙百里在内的其他指挥官全部醒悟过来,齐声问道:“那你认为该怎么办呢?”

        桂永清胸有成竹地说道:“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分几路突围,让日军摸不清主力部队的方向,这样成功的机会才能大些!宋希濂的部队就利用现有的船只,强渡长江,北上浦口,其余的部队兵分两路,同时向芜湖和广德突围。”

        宋希濂不满地说道:“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在日本军舰的监视下用汽艇渡江,不是给他们做靶子吗?”

        桂永清解释道:“军舰到了晚上就要完全依靠探照灯,只要拉开适当的距离,使敌人看不到汽艇,安全渡江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南京市区还在我们手里,这十几公里的江面处处都可以渡江,又是在晚上行动,日军肯定顾及不到的。”随后他又说道:“我们防守紫金山的部队就从东南方向突围,其他部队往芜湖攻击前进,总有一路能够成功的。”

        钟武说道:“我现在倒是觉得没有必要这么悲观,敌人在南京打了这么久都没把我们怎么样,何苦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不如在这里和日军耗着,实在不行了就化整为零,择机突围。日军虽然有二十万的兵力,可是好几十公里长的防线,肯定到处是漏洞,很容易安全通过的。”

        孙百里解释道:“在没有接到大本营的命令之前,我们是不可能撤退的,现在只是提前制定方案,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弄出差错。”接着又说道:“桂总队长和钟武的话给了我一些启发,重新分析了目前的形势,感觉还是有更好的办法!”

        其他人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孙百里回答道:“日军第十军下辖有第6、第18和第114师团,再加上国崎岖支队,总兵力在十万左右。其中,第114师团的大部分兵力用来守备新占领的城市,保护交通线,被李从文歼灭掉不少,减员严重,现在和国崎支队一起阻击李从文的部队。而第6师团在南京外围的战斗中已经有相当大的损失,再加上在巷战当中损失惨重,部队严重减员,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所以第十军的主力部队只剩下第18师团,独自支撑局面。如果李从文能够击溃日军的阻击部队,和我们前后夹攻的话,不但突围没有任何问题,就是再歼灭一个师团也不是不可能!”

        孙元良急忙说道:“我刚才提到过,上海派遣军都有新部队加入,第十军既然减员严重,日本大本营没有理由不优先增援的,所以敌人的兵力应该不是原来的三个师团,再贸然进攻的话很危险的!”

        孙百里说道:“李从文前几天来电说,第十军把国崎支队都派出去抢粮食了,如果再增加部队后勤如何维持?再者说,真的有援军加入的话,为什么不继续攻城呢?”

        钟武附和道:“这几天第十军基本停止了对市区的攻击,只是频繁地出动空军来轰炸,很明显不是兵力不足就是后勤出现了困难。”

        孙元良本来也不是十分肯定,见孙百里和钟武说的在理就不再坚持,其他几个人都同意孙百里的看法,于是南京卫戍区制定出一个相当大胆的撤退计划:首先要求李从文不惜一切代价攻克马鞍山,逼近南京市郊区,接着南京卫戍部队集中优势兵力,从侧背发起攻击,从日军第6师团和第18师团的接合部插进去,把第6师团分割包围,歼灭之后再向芜湖转移。独立师的一个团替代第36师监视日本海军,而教导总队则负责阻击上海派遣军。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