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浴血南京(六)

        松本小队急匆匆地走出大约五公里左右的距离,速度开始慢了下来,士兵们把从村民家中抢来的干粮不住地望嘴里塞,无论小队长如何呵斥都不愿意加快脚步。忍饥挨饿了好几天,面对着满载的食物如何能够忍得住,更何况再往前面走几公里就是自己军队的防区,中国军队的胆子再大也不赶追到这里来。

        这时候队伍来到一条齐膝深的小溪旁边,几辆牛车的木头车轮全部深深地陷入淤泥当中,日军士兵在松本的指挥下,聚集在车辆的四周,肩推手拉,同时用力抽打拉车的老牛,要把牛车弄出去。

        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松本一头栽倒在溪水当中,还没等其他日军反应过来,爆豆般的枪声从侧面响起,密集的弹雨随即把几辆牛车覆盖起来。十几名日军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其余的士兵急忙躲在车子的另外一面,急切地寻找敌人的踪迹。

        攻击者没有让日军久等,很快出现在侧面的丘陵上面,呐喊着冲了下来。日军慌忙举枪射击,希望压制敌人的攻势,不让他们冲到面前。但是小队长过早阵亡使部队失去了指挥,凌乱的射击根本阻挡不住队后的进攻,百余米的距离转眼就过去了,两百名中国士兵冲到了面前。

        日军看着中国士兵手中的武器连续不断地喷射子弹,知道又遇到了最强悍的敌人——十九路军,不再抱有任何生还的希望,射出枪膛里面的子弹之后,毫不犹豫地端着刺刀迎了上去。

        十几分钟后,除了几个负伤在身失去行动能力的士兵之外,包括小队长和军曹在内的松本小队全部被击毙。

        带队的营长走到一个日军伤员的面前,看着对方野兽一样的目光不禁勃然大怒,骂道:“你们这些畜牲,连妇孺都不放过,真是白披了张人皮!有本事就在战场上和老子堂堂正正的打,屠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算什么军人?”

        一个连长走过来说道:“营长,咱们说话他听不懂,跟他废话干什么,剐了他得了!”然后指着日军的眼睛说道:“你看他的眼睛,哪里是人的眼睛,就是一头野兽,跟野兽有什么道理好讲的!”

        营长说道:“可是军部规定不准杀俘虏的。”

        连长说道:“要是军长看到刚才那个村子的惨状,肯定会同意的!”

        营长点点头说道:“照军长的脾气应该差不多,可是这个小鬼子好像一点都不怕死,这样毙了他太便宜他了,要想个办法让他害怕。”

        连长说道:“不是说小鬼子信佛,最怕脑袋掉了死后没有了魂魄,咱们可以试验一下!”说完之后,他从背后抽出一把大刀,随手从地上提起一具尸体,一挥手把脑袋割了下来。

        营长清楚地看到日军伤员的眼睛了闪过惊惧的目光,马上命令士兵把日军尸体的头颅全部割掉带走。看着同伴失去了头颅,日军伤员的身体开始颤抖,用双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下去。营长见此情景立即从连长手中接过大刀,笔直地走了过去,日军伤兵哀号着跪倒在地,嘴里面语无伦次地不停告饶,希望不要割掉他的脑袋。

        营长恶狠狠地说道:“老子听不懂!”然后用力一挥右手,罪恶的头颅就飞了出去,濒死的脸上还带着恐惧的表情。

        这时候,其余的几个伤兵吓得全部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躲躲闪闪的目光根本不敢和营长对视。

        营长不动声色地命令道:“这几个人先不要杀,带回师部好好审问!让弟兄们尽量把粮食带走,实在拿不完就放火烧掉,绝对不能留给敌人!”

        连长问道:“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前进?”

        营长回答道:“不用了,侦察任务已经完成了,要马上赶回去汇报情况!”

        李从文看着几支侦察队伍带回来的情报,发现几乎都发现了日军征粮队的踪迹,一支甚至和敌人交火,全歼了整个小队的日军。俘虏交待的情况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日军的补给非常困难,已经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如果这个时候主动出击,把南路日军的补给线完全掐断,然后再挥师直逼南京城下,使敌人腹背受敌,绝对可以解南京之围!

        自从撤离吴福防线之后,孙百里率领十九路军的主力突破日军的封锁,全军撤退到宁国、安吉一线,本来准备安装预定的计划回到福建修整,可是却接到军长的新命令,要求部队在此集结待命,相机策应南京保卫战。

        为了保证军队的战斗力和机动性,李从文从万余名收拢的士兵当中补足各师的缺额,然后让其余的人和刘谦的重炮旅一起先撤回福建,随后,他抽调精干部队,接连不断地袭击日军的补给线,把敌人死死地压在从杭州到南京之间的几座城市里面。没想到的是,在广德被日军击溃的川军第23集团军,大部分都溃散在周边地区,得到十九路军主力在此集结的消息之后,都聚拢过来,短短七天的工夫就加入了两个师的兵力。李从文请示军部之后,从福建总部开始运送大批前来装备部队,同时集中三个主力师的兵力,在川军的配合下,连克广德、宣城、长兴,彻底切断了日军在太湖以南的补给线和退路,兵锋直指芜湖。

        占领长兴之后,李从文利用其毗邻太湖的优势,征集了三艘汽艇和十几艘机帆船,源源不断地把小股部队运送到北岸,在无锡和苏州附近登陆,炸毁桥梁和公路,袭击小队的日军,使上海派遣军的补给也无法正常。本来,南路军的补给线被掐断之后,参与南京战役的20万日军的粮食弹药全部要通过京沪公路来运输,压力已经非常大,被十九路军再不停地袭扰,就更加脆弱不堪,前线很快出现粮弹不继的情况。

        李从文集团的逼近,如同最后一根稻草,打破了战场的均衡,迫使第十军停止对南京的进攻,在南京周边的句容、马鞍山等地构筑防御工事,准备迎接十九路军的进攻,而上海派遣军不得不加强对紫金山的攻势,希望挽回局势。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