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浴血南京(五)

        松本紧走几步,气喘吁吁地靠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胃部传来的阵阵绞痛使他连站立都有些困难,两天前吃下去的那颗白菜早已经消化完了,空空如也的胃里只有酸酸的胃液。松本用力咽了口唾沫,取下水壶,喝了口水,润润快要冒烟的喉咙,同时也缓解了胃部的疼痛,身上感觉到了点力气。

        松本抬头极力向远处望去,只见灰蒙蒙的天空下面是大片的稻田,远处是起伏不尽的丘陵,落叶树和常绿树夹杂在一起,就像正在换毛的绵羊,奇丑无比,目力所及的范围内找不到任何人类的踪迹,只有几只乌鸦站在光秃秃的树枝上面,冷冷地看着脚下疲惫的队伍,不时发出刺耳的鸣叫。

        松本小队隶属第十军国崎支队,三天前和其他九个小队一起出来征集粮食,当然,征集只是抢劫的代名词,作为高贵的大和民族,松本丝毫不会介意把劣等的支那人的粮食和生命一起拿走。本来,大本营在制定上海战役作战计划的时候,没有进军南京的意图,可是不堪一击的支那军队在第十军登陆之后马上就溃败了,使大家没有在战场上一试身手,建立功勋。上至军长柳川将军,下至松本这样的低级军官普遍感到失望,强烈要求进击南京,把夺取敌国首都的功劳记在第十军的名下。于是第十军不顾大本营的禁令,在没有进行后勤补给准备的情况下迅速西进,很快就推进到南京城下,事后大本营只好同意第十军的作战计划,增派上海派遣军加入作战序列。

        按照松本在中国多年的经验,在战区就地征集粮食非常容易,而人烟稠密、盛产粮食的江南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当战斗在南京附近展开的时候,却发现问题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中国军队为了保卫自己的首都,采取了所谓的焦土抗战政策,在南京附近二十公里的范围内实行坚壁清野,把全部的人口和粮食都转移一空,只把空荡荡的村落留了下来。本来,军部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携带的粮食还可以对付一段时间,只要占领了南京问题自然迎刃而解,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守军的抵抗非常顽强,以区区十万人的兵力把皇军阻击在南京城下,再也无法前进一步,战争变得旷日持久。更糟糕的是,先前在上海被打散的中国军队看到形势有利,四处袭击交通线,使本来已经十分脆弱的补给线更加脆弱,根本无法满足部队的需要,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把预备队派出来征集粮食。

        “队长!”军曹的声音打断了松本的思绪,随口问道:“什么事?”

        军曹说道:“这里距离我军已经超过四十公里,如果继续前进的话很容易被中国军队伏击,是不是回去?”

        “不行!”松本斩钉截铁地说道:“出来已经三天了,可是却只征集到几百斤粮食,还不够我们自己吃,怎么维持大部队的消耗?总不能让士兵们饿着肚子和敌人战斗吧?”接着命令道:“继续向前搜索!我就不信中国人能够全部躲起来!”

        连续越过几道低矮的丘陵,又渡过一条浅浅的小溪,面前出现一片稀疏的树林,从光秃秃的枝条间,隐隐约约露出几所房屋的屋檐,松本小队长的瞳孔立刻放大了两倍,宛如发现了猎物的野兽,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本来极度疲乏的身体也充满了力量。松本回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示意部下分散队形,悄悄地包抄过去。

        张庄是个以姓氏聚居地小村落,只有十几户人家,几十口人,以种田为生,偶尔也到附近的山上打些野味改善生活。虽然听说日本人正在打南京,别的村子也都人去房空,可是总觉得这里极为偏僻,鬼子未必能找到,所以就战战兢兢地留了下来。开始的时候,每天还安排人在村外的高坡上眺望,可是连续十几天都没有任何动静,就松懈下来,恢复原来的生活。

        时近正午,年轻的母亲们站在自家的门前,用温柔的声音呼唤贪玩的孩子回家吃饭,十几个孩童在村子里面快乐的玩耍,几个老人聚集在向阳的地方晒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男人们则在自家的院子了拾掇农具,修葺房屋,整个村子笼罩在安静祥和的气氛里,昏不知罪恶的魔爪已经伸了过来!

        首先发现日军的是玩耍的孩子,虽然分辨不出这支军队来自何方,但是杀气腾腾的样子还是把他们吓坏了,发出刺耳的惊叫。

        松本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命令士兵动手,孩子的惊叫声非但没有唤起他的人性,发而激起了嗜血的欲望,他决定要大开杀戒,好好惩罚一下可恶的支那人。

        训练有素的杀人机器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从村子的四面冲了进去,见人就杀,几个老人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倒在血泊之中。母亲们发成撕心裂肺的哭喊,张口臂膀,拼命地朝孩子们跑去,希望保护自己的孩子。禽兽们带着狰狞的笑容,追逐着每个幼小的生命,当着母亲的面把他们挑在刺刀尖上,然后狞笑着扑向失魂落魄的母亲。男人们不顾一切地冲出家门,却发现自己的妻儿已经惨死在刺刀下面,很多人当即呆住了,对刺入自己身体的刺刀都视而不见,只有几个小伙子举起随手抓到的棍棒冲了上去,却无一例外的倒了下去。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小村的居民全部被杀,死难者的遗体遍布每个角落,到处都是大片的血迹。

        这时候,从村子外面的小路上传来一声惊叫,松本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手拿猎枪的男子向远处跑去,他急忙命令士兵去追。几个距离最近的士兵飞快赶了过去,逃跑的男子回身开了一枪,枪口喷出的铁砂子把他们的脸孔打的稀烂,接着跌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嚎叫。

        站在松本身边的军曹举起步枪,枪响之后,那个男子向前一跳,然后面朝下笔直地倒了下去。

        “混蛋!谁让你开枪的!”松本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把军曹打得一个趔趄,接着呵斥道:“如果把中国军队引来了怎么办?”然后大声命令道:“马上把所有的粮食和牲畜装车运走,越快越好!”

        半个小时之后,日军赶着几辆牛车,上面堆满搜罗的粮食和值钱的东西,刺刀上面挑着鸡鸭,沿着来时的路线朝南京方向前进。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