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后唐政权的失败根源——方向比努力更重要!

        唐朝灭亡之后,帝国版图内的数十个割据势力当中没有任何一个有能力再次实现统一,故而经过一段时间的相互征伐之后,占据了相对优势地位的便纷纷建立自己的小朝廷,其中依次定都于中原地区的有五个政权,即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统称五代。而在中原之外存在过的割据政权,前蜀、后蜀、南吴、南唐、吴越、闽、楚、南汉、南平(荆南)、北汉、武平则统称十国。于是后世的史学家们把这个大分裂时期命名为“五代十国”。

      在五代十国当中,疆域最广、实力最强的当属沙陀人李存勖创立的后唐,实际上也是最接近将天下再度统一的王朝。

       923年李存勖在魏州(今河南安阳)称帝,改元同光,沿用“唐”国号,升魏州为东京兴唐府。同年底李存勖灭后梁,定都洛阳,史称后唐。

后唐在其国势最鼎盛的930年前后,其疆域东到海滨,西括陇右、川蜀,北带长城,同时南越江汉南方诸国除南吴、南汉外皆奉后唐正朔。从战略角度分析,北部和西部边境有充足的马场,长江和黄河之间的人口密集、经济发达区域提供了钱粮和人力,巩固的山西基地能有效的遏制北方游牧民族的袭扰,沙陀人本身又能骑善射、骁勇善战,完全是有几乎重新统一国家。

然而,后唐在这种极为有利的优势之下,非但没有达到统一的目标,反倒迅速灭亡,究其原因,乃是选错了学习和模仿的对象!

李存勖的父亲李克用和爷爷李国昌,与大唐王朝的关系异常紧密,甚至可以说其率领的沙陀军队帮助大唐延长了寿命,而大唐投桃报李,给予高官厚禄和山西的地盘,并赐予国姓。如此一来,李存勖便以唐朝的正统自居,希望能通过自身努力重新统一天下,再现大唐雄风,例证有如下几点:1,,李存勖在攻灭梁朝之前,一直延用唐昭宗时的“天祐”作为年号,拒绝承认朱温的梁朝;2,李存勖并没有按传统以自己的王号“晋”作为新朝的称号,而是采用“唐”作为国号;3,李存勖立国之后,在制度上几乎完全照搬了唐朝。

然而,无论是李存勖本人,还是李国昌和李克用,介入大唐内部事务之时已经是大唐王朝日薄西山之时,其所见所闻的一切非但没有促成大唐兴盛的因素,反倒有造成了晚唐朝廷衰弱无力的根源,诸如宦官把持朝政,宰相为首的官僚集团与藩镇之间分分合合,以便与宦官争权。

李氏家族起家是在军事领域,故而对汉文明的理解和掌握程度不够,导致分辨不出唐朝的制度哪些是好哪些是坏,更没有从无到有的创造能力,只能采取拿来主义。

可惜的是,李存勖所照搬的唐朝制度,是晚唐的,既非塑造了“贞观之治”的初唐,也不是催生了“开元盛世”的中唐。于是乎他重用宦官,推行加重百姓负担的税赋制度,任用保守的官僚,并且宠信伶人,放任后宫妇人干政,政出多门,莫衷一是,结果自然是政局混乱,内外交困。

用现在的话说,方向比努力更重要,李存勖虽然是勤奋努力的好学生,可惜选错了学习的对象,结果自然只能是功败垂成,身死国灭!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