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浴血南京(三)

        步兵第47联队长宫本武藏用阴冷的目光扫视着面前整装待发的突击队员,恶狠狠地问道:“两天前,皇军的精锐部队,师团的三木大队落入中国军队的陷阱,几乎全军覆没。昨天,由山口联队长亲自率领的进攻部队损失过半,但是却没有进入市区。今天,将由你们来担负起这个艰巨的任务!告诉我,你们害怕吗?”

        日军士兵群情激扬,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不怕!”

        “很好!”宫本武藏用力把头点下,大声说道:“你们不应该感到害怕,应该感到耻辱!接连的失利不仅仅是第六师团的耻辱,更是皇军的耻辱!天皇陛下的勇士们,今天,我把这个洗刷耻辱的机会给与你们…”

他把手朝着南京城区一指,说道:“冲进去,用敌人的和你们的鲜血彻底冲刷掉这个耻辱,续写皇军不败的威名!出发!“

        五百余名日军齐声答道:“哈伊!”然后排成两列纵队,朝市区进发。

        进入市区之后,日军立即分散开来,每五人一组,分成一百个战斗小组,沿着大街小巷向前突进,在他们的身后,十几辆坦克和几十辆满载士兵的卡车严阵以待。一旦突击队肃清了中国军队的火力点,主力部队立即沿中山路直插总统府,然后突进玄武湖畔,把南京守军分割开来。

        高桥五十六走在最前面,在这个由轻机枪手、装弹手、爆破手、步枪手和军曹组成的战斗小组里面,他是处境最危险的步枪手,肩负着发现敌人,掩护队友的任务。高桥是个老兵,在上海登陆之前已经在华北前线和中国军队打了好几个月,算得上是身经百战,可是参与南京战役之后,却感到有些底气不足,尤其是在十九路军之后,仗打得越来越艰难,自己所在的小队已经补充了两次新兵。刚才,几百人站在一起,感觉信心十足,可是深入市区之后,队伍的规模越来越小,密密麻麻的小巷就像一头张着大口的巨兽,把突击队全部吞没掉,最后只剩下自己的小队沿着一条狭窄的小巷向前推进。

        和十九路军打过几仗的高桥知道,对手配备的是半自动步枪,可以连续射击,自己只有开一枪的机会,所以早早就把刺刀安装好,希望能够给其他人争取反应过来的时间。

        小巷的宽度只有一米多,勉强可以供三个人并排行走,所以高桥的小组排成纵队前进,最前面的是高桥,军曹断后。两边房屋的顶部已经全部被炸开,只留下徒空的四壁,木质的门窗燃烧之后把墙壁熏得焦黑。高桥弯着腰小心翼翼地前进,仔细检查每一道门窗,生怕遭到袭击,这条小巷大约五十米长,笔直地通向一条街道,如果有人在尽头开枪的话,一颗子弹至少可以打倒两个人。高桥的神经高度紧张,总感觉两旁的房屋里随时会冲出中国士兵,而房间的阴影里面也好像有眼睛在注视自己,短短的几分钟时间犹如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等到钻出小巷的时候,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全部湿透了。

        面前的街道宽敞了许多,远处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另外一个战斗小组的身影,高桥五十六松了口气,偷偷摸了下挂在胸前的护身符,感谢佛祖的保佑!这条护身符是他的妻子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才织成的,希望能够保佑他平安回家,想到自己的妻子,高桥的心里涌起甜蜜的感觉,精神也放松了许多。突然,从一条小巷里面钻出一名中国士兵,看到高桥等人之后露出惊愕的表情,没等他举起手中的武器,高桥的枪就响了,子弹迎面集中肩膀,把他掀翻在地。

        高桥拉动枪栓准备推上第二颗子弹,又一名中国士兵跳了出来,枪口火光一闪,高桥感觉自己的胸口被猛击一下,全身的力气马上被抽光了,朝后面一仰,笔直地倒在马路上。中国士兵的枪口不停地跳动着,高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队友接连被击中,缓缓倒在周围,配备了手枪的军曹连枪都没有拔出来就倒在血泊中。又有几名中国士兵跑了出来,迅速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武器,然后背起中枪的士兵渐渐远去。

        高桥五十六的双手紧紧地握住护身符,目光直直地望着天空的乌云,感觉视线越来越模糊,脑海中浮现出童年时的情景。

        伊藤老师把几十个又大又红的苹果分发给班上的每一的同学,等他们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笑眯眯地问道:“苹果好吃吗?”

        “好吃!”高桥和同学们快乐地回答。

        老师又问道:“知道苹果是哪里出产的吗?”

        “不知道!”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老师指着遥远的西方说道:“是中国的!”然后用期盼的目光看着同学们,问道:“那你们长大了之后愿不愿意加入天皇陛下的军队,去征服中国?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天天吃到这种美味的苹果!”

        高桥五十六用力咬下一大块苹果,使劲喊道:“愿意!”

        在生命即将离去的最后时刻,高桥的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疑问:“老师,为什么不告诉我,这里的苹果不是那么好摘的?”

        步兵第47联队的突击队在进入市区两个小时之后又回到了出发阵地,人数锐减到原来的三分之一,幸存的士兵几乎全部带伤。

        宫本武藏用左手抓住突击队长石野的衣领,右手左右开弓,连续扇了几十个耳光,直到打脱两颗牙齿才停手,气急败坏地问道:“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野咽下一口血水,弯腰鞠躬,毕恭毕敬地回答道:“突击队和中国军队的突击队在市区对攻,由于敌人配备半自动步枪、轻机枪和手枪优势明显,所以我军伤亡惨重,无法达到预定的目标!”

        宫本武藏咆哮道:“不要给我强调武器的差距,这些都是借口!皇军的威名是在日俄战争当中,用士兵的血肉换来的,如果乃木希典将军像你这样推卸责任,如何击败装备精良的俄军?”然后背转过身去,用淡淡的语气说道:“你谢罪吧!”

        石野面无表情地鞠躬答道:“哈伊!”说完转过身去,面朝东方跪了下去,把军服脱掉露出里面的白衬衣,接着他把战刀插在地下,跪拜几次,然后撩起衬衣,用力把战刀插进左下腹,忍着剧痛把战刀用力向右上方一拉,完成了切腹的动作。

        宫本武藏回转过身体,看着在地上痛苦挣扎的石野,对身边的士兵说道:“帮助他!”

        士兵举起战刀,用力挥下,石野的头颅随即滚落在地,鲜血喷出好几米远。

        宫本武藏对突击队的士兵说道:“石野君已经用自己的鲜血洗刷了耻辱,下面该是你们了!我不要你们谢罪,要你们去和城里的中国士兵一起死!武器不行就把炸药绑在身上,和敌人同归于尽,即使全体玉碎也要把南京拿下!”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