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浴血南京(二)

        呼啸的北风席卷着大块的乌云在天空中不停地翻滚着,仿佛要把天也要撕开一道口子。乌云的下面是残破的城池,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没有散尽的硝烟,还在燃烧的房屋。所有的建筑都失去了原有的光彩,变成铅灰色,几乎和天空的乌云融为一体。似乎老天认为这副画卷太过凄惨,不愿意再看,把洁白的雪花从空中洒下,把南京城笼罩在白色的世界里。

        “下雪啦!”刘生健喃喃地说道,作为土生土长的广东人,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雪,忍不住把双手伸出窗外,想要接几朵雪花。

        “组长,你以前没有看过下雪吗?”身边的战士高小六问道。

        刘生健笑着说道:“我老家在茂名,怎么能看到下雪呢!”说着把手缓缓地收回来,出神地望着手心的雪花逐渐变小,直到凝结成一滴小小的水珠才依依不舍地丢掉。

        高小六说道:“江南的雪下得太小了,没有什么意思。在我们东北,雪花都有鹅毛那么大,一下就是一整天,有时候雪能把房子都埋起来。我小时候最喜欢下雪,整天和伙伴们在雪地里追兔子,可好玩了!”

说到这里他的神情立刻暗淡下去,懊丧地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回老家去,也不知道家里的亲人都怎么样了!”

        刘生健连忙安慰道:“快了,现在咱们十九路军和中央军都卯足了劲,肯定能打败小鬼子的!”

        这时候,担任警戒任务的战士轻声说道:“来了!”

        两个人急忙弯腰走到临街的窗户旁边,把窗帘掀起一条缝,朝前面望去,只见几百名日军在两辆坦克的掩护下缓缓地走了过来。

        火力点的三个人立即开始准备,刘生健打开一箱手榴弹,把盖子全部拧开,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高小六迅速把机枪架好,瞄准远处的敌人,另外一名战士则拖过弹药箱,抓起一个弹匣,随时准备更换。

        刘生健叮嘱道:“连长他们用反坦克炮把坦克打趴下了,咱们再打,千万不要提前暴露目标!”

        由于不知道中国军队会躲在什么地方,日军只能小心翼翼的前进,每经过一间房屋都要进去检查,确认安全之后才继续前进,使推进的速度非常缓慢,过了十几分钟才走到刘生健的火力点前面,这时候,前面出现一个十字路口,正对着一座五层的洋楼。

        坦克刚刚开到路口的中央,洋楼上面突然射过来一发炮弹,不偏不倚,正中炮塔的根部,轻松击穿十几毫米的装甲,在坦克内部引起爆炸,飞起的炮塔落在日军当中,把两名士兵当场压死。没等日军反应过来,十几个火力点同时开始射击,把坦克后面的步兵打死好几十个。其余的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急忙向街道的两侧跑去,被背部紧紧地贴在墙壁上,在胡乱射击的同时寻找攻击的来源。

        高小六把机枪紧紧地顶住肩膀,双眼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日军,一会扫射,一会点射,把每一个暴露在视野里面的敌人击倒。刘生健则接二连三地把手榴弹扔到墙壁下面,要把日军驱赶出去。

        另外一辆坦克停了下来,缓缓转动炮塔,开始瞄准对面的大楼,在这个紧急的时刻,反坦克炮的第二发炮弹居然打偏了,没有击中坦克,急得刘生健大声喊道:“小六,快对坦克射击,把它引过来!”

        子弹接连不断地打在炮塔上面,溅起点点火花,就如同对蚊虫对大象的叮咬没有给坦克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坦克显然了解守军的意图,没有理会这边的偷袭,瞄准发炮的地方打出一发炮弹,大楼里面随即响起剧烈的爆炸声,此后再也没有了声息。

刘生健感到脑袋一空,说道:“连长完了!”

高小六怒骂道:“这些王八蛋!”瞄准几个从墙边探出来的脑袋猛烈开火。

这时候,坦克开始把炮口朝这边转过来,刘生健急忙扔出一颗手榴弹来干扰炮手的视线,大声喊道:“弟兄们,撤!”

装弹手迅速把事先准备好的梯子从后面的窗户伸到对面的民房顶部,高小六端着机枪快步走了过去。装弹手对着刘生健大声喊道:“组长,快走!”

        刘生健又把一颗手榴弹丢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先走,我随后就到!”

        刘生健把手边的几颗手榴弹全部扔出去之后,也迈步跨上梯子,还没跑到一半,坦克发射的炮弹就在身后爆炸,他感到背后一热,随即失去了知觉。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飞出好几米远,落在高小六的身旁。两个战士立即把刘生健架起来,迅速消失在蛛网似的街道里。

        日军还没来得及高兴,几发150毫米口径的炮弹就从天而降,坦克和旁边的十几名士兵立即消失在冲天而起的火光之中。

        失去赖以攻坚的坦克,日军指挥官毫不犹豫地命令撤退,残存的士兵一边还击,一边迅速后退,在守军交叉火力的攻击下,又留下几十具尸体之后,才回到安全地带。

        谷寿夫看着满面尘土的步兵联队长,焦急地问道:“试探的怎么样?”

        鞠躬之后,步兵联队长回答道:“敌人防守的非常严密,并且有相当数量的反坦克武器,很不容易对付。”说着他走到桌子面前,拿起几个茶杯,倒扣在桌面上,详细说明情况:“敌人的火力点基本上都设在比较坚固的建筑物里面,这些建筑物基本上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又比较高,几个火力点之间可以相互支援,形成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敌人的重炮阵地设在后面,但是校射人员肯定在前面的制高点里面,所以可以随时用重炮支援,使坦克难以发挥优势。”

        谷寿夫沉吟一下,问道:“你认为应该怎样对付?”

        联队长回答道:“最好的办法是出动轰炸机和重炮把市区夷平,这些火力点即使不被炸塌,也会被孤立出来,解决起来就容易多了。”

        谷寿夫摇头说道:“这个办法不行。从8月15日开始,海军‘木更津’航空队就开始空袭南京,在这四个多月的时间里,空袭次数达到两百余次,投弹超过两千枚,可是还没有把这里夷平,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在防空上面是花了很大功夫的!现在第114师团正在攻击雨花台,上海派遣军进击紫金山一线,但是进展都不顺利,不能控制制高点的话,炮兵很难发挥作用,还是步兵自己解决吧。”

        联队长说道:“这样的话就学中国军队,把部队分成小组,不走大街,沿小巷前进,肃清了沿途的火力点之后,坦克和炮兵再跟进。我相信,以帝国士兵的战斗力,肯定可以把敌人像老鼠一样地驱赶出去!”

        谷寿夫满意地点头说道:“这个办法很好,马上去办!为了加强火力,尽量多配备些轻机枪和掷弹筒。”

说完之后,谷寿夫望着远处灰蒙蒙的城郭,狞笑着说道:“把这些可恶的支那人全部赶到街道上,让皇军的坦克把他们碾成肉酱!”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