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浴血南京(一)

        1938年1月初,由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组成的日本华中方面军会师城下,把南京团团围住,同时海军舰队也开始封锁江面。日军仰仗兵力和火力的优势持续不断地发动进攻,柳川平助为了和上海派遣军抢功劳,更是督促部下昼夜不停地猛攻,其中又以谷寿夫的第六师团攻势最为猛烈。

        1月5日,中华门外硝烟弥漫,日军的炮弹雨点般地落在城墙上面,花岗岩筑成的古老城墙在连续的爆炸声中终于轰然倒塌,出现一段长达数十米的缺口,许多躲闪不及的中国士兵被压死在下面。城墙下面的日军部队中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接着数不清的土黄色身影宛如蝗虫一样朝缺口涌过去,把掩护的坦克远远抛在身后。

        谷寿夫透过望远镜军看着城头守军仓惶失措,纷纷跳下城墙,嘴角露出轻蔑的表情,心想,原来被上海派遣军畏之如虎的十九路军也不过如此,在自己这支铁军的攻击下还没坚持五天,真不知道第九师团是怎么回事,居然被这样的军队给全歼了!

        想到自己终于给皇军挽回了颜面,谷寿夫更加高兴,回身示意接通军部的电话,然后对着话筒毕恭毕敬地报告道:“军长阁下,我部于1月5日下午2点30分突破中华门,守军大部被歼灭,残敌逃入市区,忠勇的帝国士兵正追击敌军,相信可以在天黑之前结束战斗,完全占领中国的首都——南京!”接着把话筒高高举起,非常得意地说道:“阁下,请听士兵的欢呼声!”

        忽然,空前猛烈的轻武器射击声从前面传过来,日军士兵仿佛被割断了喉咙的公鸡,欢呼声嘎然而止,使谷寿夫感到非常尴尬,只好对着电话不停的鞠躬,连声道歉。放下电话之后,谷寿夫阴沉着脸,杀气腾腾地命令道:“让佐佐木联队长立即报告前线发生了什么事,不得有误!”

        原来,当近千名日军蜂拥而入,越过城墙的缺口的时候,忽然发现面前前面异常的空旷,仿佛置身于一个很大的广场边缘,本来应该有的民房全部被拆除,在城墙和最近的建筑物之间清除出200米左右的无人地带。

        前面的日军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被后面的士兵推涌着,只好继续前进,当看到几百名中国士兵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处的街道间之后,立刻疑虑全消,欢呼着全速追击。

        当最前面的日军跑到空地中央的时候,突然从对面的建筑物里面射出密集的弹雨。百余挺机枪同时开始射击,的确声势惊人,只见一条条火蛇从民房的里面喷射而出,在空中交织成一张宽达数百米的火网,把日军死死地缠在中间,动弹不得。子弹穿透肉体的声音在广场的上空汇集,和日军士兵濒死前发出的嚎叫声交汇成一首华丽的死亡乐章,如同死神在人间召开的盛宴,不停地收割生命!

        日军的队形还没有来得及展开,重机枪射出的子弹往往连续穿透好几个人才掉下来,前面的日军想停住脚步,可是倒塌的城墙还是有好几米高,外面的部队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还在不停地往前涌。后退无路的日军犹如暗夜的飞蛾,嚎叫着扑向熊熊的烈火,让中国军队的子弹撕成碎片。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首先攻入的一个大队已经全军覆没,后续的一个大队也伤亡过半,残存的日军一边向师团指挥部报告,请求增援,一边后退到城墙根下,利用被炸塌的石块做掩护,试图压制守军的火力。

可是抬头望去,只能看见条条火蛇从一栋栋房屋中间窜出,却看不到一个人影,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几十发迫击炮弹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彻底消除了他们的烦恼。

        在距离战场两公里左右的一栋楼房里面,钟武放下望远镜,说道:“命令部队立即撤退,不得有误!”

        在一旁观战的孙元良等人本来对巷战的信心不足,可是看到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歼灭了一千多日军,顿时信心大增。

王敬久兴奋地说道:“要是像这样打,小鬼子再来二十万也不够打!咱们就在南京和他们好好玩玩!”

        孙百里笑着说道:“今天的事情只是特例,不可能天天有这样的好事。再说,为了今天这一下子,我们的工兵部队可是忙活了好几天,代价也不算小。”

        孙元良若有所思地说道:“从日军的反应来看,似乎根本没有打巷战的思想准备,可能以为城墙一破,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城,轻松摘取胜利果实了。如果日军的指挥官也抱着这种态度的话,南京未必就收不住!”

        桂永清说道:“巷战时多半是短促突击,只要先敌开火,火力比较密集的话,不难重创敌人。日军步兵武器的火力强度本来就不高,短枪的配备甚至还不如我们,在巷战中没有优势可言。”

        宋希濂却问道:“如果我是日军指挥官,肯定优先攻占雨花台、紫金山等制高点,然后布置重炮在上面,支援步兵推进,再用飞机助攻,你如何应付?”

        孙百里笑着说道:“这的确是最有效的方法,所以我们必须加强上述制高点的防守,一旦失守就必须立即改变战术,重点攻击日军的补给线,攻击行动都在晚上进行,就可以降低日军的优势。”

        孙元良说道:“日军如果被拖在南京动弹不得,我们就可以说服大本营改变计划,从后方调集生力军增援,确保首都不失,这样一来对日军的打击和对我国军民士气的鼓舞都是不可估量的!”

        孙百里说道:“我已经电令李从文停止撤退,向广德一线推进,争取能够掐断日军南面的补给线,并进而威胁其侧背。”

        钟武看到大家都非常乐观,急忙提醒道:“今天被消灭的部队隶属于日军第六师团,是第十军的主力部队,他们登陆后就没有打过硬仗,又对我军极度轻视,所以才上了当。上海派遣军不但和我们交过手,而且也打过巷战,肯定没这么容易对付。”

        孙百里说道:“巷战最有力的武器就是步兵的自动武器、手榴弹和迫击炮,我们十九路军的半自动步枪配备的比较多,就先把后勤部队和工兵部队的让出来给你们,争取把前线的部队装备好!”

        看到孙百里这么慷慨无私,几个中央军的指挥官都非常感动。

王敬久说道:“司令官既然这么够意思,咱们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时候日军的重炮开始用密集的炮火轰击刚才守军藏身的民居,除了少数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楼房之外,砖头和木头盖起来的房屋随即被炸成废墟。为了报复守军的攻击,日军的炮击一直持续了十五分钟,直到半径500米内的建筑全部夷为平地才停下来。

        王敬久感慨地说道:“好险哪,刚才要是晚撤退一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钟武随意地说道:“小鬼子打仗就这么几下子,步兵受阻就用炮兵,再不行就用飞机轰炸,很容易对付的!”

        看着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孙元良等人也感觉轻松下来,不再把保卫南京视为畏途。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