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鏖兵吴福(七)

        吴福贵把脑袋从战壕里面伸出来,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在自己附近,接着抬腿就往外面爬,这时候,班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过来:“福贵,你小子想干什么?”

        吴福贵轻声回答道:“班长,我肚子不舒服,想方便一下。”

        班长立刻骂道:“你小子脑子有问题呀!你跑到上风头大便,是要弟兄们闻臭啊!给我到前面拉去!”

        吴福贵感到有些胆怯,说道:“到前面去会被日本兵看到的!”

        班长不耐烦地说道:“现在黑乎乎的,小鬼子就是有千里眼也看不到你,怕个鸟!你要是不放心,就把屁股抬高点,反正屁股肉多,挨几枪也没事。”他的话音刚落,战壕里立刻响起一阵哄笑。

        吴福贵只好从战壕的另外一边爬出去,在距离战壕十几米远的地方方便,完了之后,他捡块石头在屁股上抹几下,随手超日军阵地方向丢了出去,然后急忙往回爬。石头在黑暗中飞行了几秒钟后落了下去,吴福贵听到声音之后回头望去,只能看见漆黑的一片。回到战壕之后,吴福贵急急忙忙跑到班长身边,说道:“班长,有点不对劲!”

        班长问道:“怎么了?”

        吴福贵说道:“我扔了块石头出去,听声音好像是砸在人身上了,可是我明明记得天黑前阵地前面的尸体已经清理完了的,会不会是…?”

        班长立刻问道:“你能确定吗?”

        吴福贵说道:“我能确定!”

        班长急忙说道:“我们去向连长报告!”

        接到报告后,警戒部队立即用望远镜对阵地的前沿仔细观察,然而,由于肉弹们隐蔽的极好,守军没有发现异常。尽管如此,联系到日军昨天的突然袭击,前沿指挥官在命令部队加强戒备的同时,把情况向军部报告,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距离日军的攻击时间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值得庆幸的是,值班的参谋认为这个情况非常可疑,立即把孙百里叫起来。详细询问之后,孙百里命令炮兵立即对阵地前沿进行三分钟的短促炮击,试探是否有日军攻击部队在潜伏。为了保障防线不再被敌人偷袭,孙百里同时让躲在战壕的警戒部队用轻重机枪和手榴弹对阵地的前沿进行无差别攻击。

铺天盖地的炮弹落在阵地的前面,冲天而起的火光和剧烈爆炸划破了冬夜的宁静,超过半数的肉弹在第一轮的炮击中就失去了性命。接着,肉弹身上的爆炸物被连续引爆,引起更加剧烈的爆炸,把日军理想的潜伏阵地完全淹没在火海之中,从而使更多地肉弹变成碎肉和血水。短短几分钟的炮击之后,潜伏在阵地中间的肉弹已经伤亡殆尽,硕果仅存的全是比较接近中国军队阵地的,炮兵害怕误伤自己人,所有的炮弹都落在距离战壕五十米远的地方。然而,日军的噩梦还没有结束,炮击过后,守军的警戒部队在用轻重机枪清理前沿的同时,把数百枚手榴弹连续扔了出去,把残存的肉弹又消灭了一批。

日军的确强悍,在如此强烈的攻击下,没有一个肉弹逃跑或者冲击守军阵地,警戒部队甚至连一个移动的影子都没有发现。很多肉弹是被大火活活烧死的,为了使自己不发出声音,暴露潜伏部队的位置,肉弹们把大块的泥土塞进自己的嘴里,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还有一些肉弹被弹片削去身体的一部分,就任由鲜血喷涌而出,却没有采取任何挽救的措施。这些肉弹深受武士道精神的毒害,已经达到癫狂的地步,居然可以完全忽视肉体的痛楚,确实令人佩服,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牺牲居然没有任何价值!

中国军队的警戒部队在炮击的时候密切地注意着前沿的情况,发现很多炮弹落地之后居然会发生两次以上的爆炸,如此反常的现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里潜伏着日军!

接到报告之后,孙百里理所当然地把炮击的时间延长到十五分钟,同时命令前沿部队保持高度的警惕,监视可疑的地段,后方的部队迅速进入阵地,准备迎击日军可能的进攻。

        凌晨四点,启明星刚刚在天际出现,日军阵地上的信号弹就腾空而起,命令肉弹发起攻击。经过十九路军的炮火洗礼之后,潜伏的肉弹已经损失殆尽,空旷的阵地上只站起来不到五十个人,其中半数以上还有伤在身。肉弹们先是努力站稳身体,接着摇摇晃晃地朝中国军队的阵地冲了上来。守军不慌不忙地用密集的弹雨来迎接肉弹们的到来,爆炸物中弹以后发生剧烈的爆炸,燃烧的火焰比烟花还要灿烂!

        ‘肉弹攻势’无疾而终,还白白损失了一个大队的兵力,日军的前沿指挥官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命令部队发起冲锋,要用中国士兵的尸体来告慰肉弹们的在天之灵。

        大口径炮弹雨点般的落在十九路军阵地上,爆炸的气浪掀起漫天的烟尘,遮挡住了守军的视线,借这个机会,日军数十辆坦克悉数上阵,掩护数千名士兵蜂拥而上。这时候,十九路军的炮兵也加入战团,用密集的炮火拦截敌人,和阵地上的火力网配合起来绞杀日军。然而,日军仿佛发了狂一样,不顾一切地扑了上来,开路的坦克也是全速前进,完全不理会随时可能击中自己的大口径炮弹。日军炮兵同样一反常态,在步兵开始冲锋以后都没有停止攻击,而是连续不断地把炮弹倾泻在对方的阵地上。

最后,日军的疯狂攻击终于取得了效果,部分步兵和十几辆坦克成功地穿越死亡地带出现在战壕边缘,和十九路军展开激烈的争夺。坦克沿着战壕向前推进,同时用机枪疯狂地扫射,步兵端着刺刀跳入战壕,向两端的地堡突击。

面对日军的疯狂进攻,十九路军的官兵们沉着冷静地应战,一边碉堡里的轻重机枪顽强地阻击日军的后续部队,使其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一边从战壕里迎击日军的前锋。战壕里面每隔一段就有一个手持火焰喷射器的战士,另外一名战士身背钢瓶紧随其后,十几米长的火焰迅速把冲到面前的几个日军连人带武器全部烧成焦炭,接着枪口一转,瞄准附近的坦克喷出耀眼的火蛇,把钢铁的怪物包裹在烈焰之中。惊慌失措的坦克驾驶员急忙刹车,可是还没来得及掀开舱盖,里面的炮弹就已经爆炸,薄薄的钢板被炸得四分五裂。

手持步枪的日军面对着装备半自动步枪和火焰喷射器的十九路军,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只得聚集在几辆坦克的周围,准备固守待援。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