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乱力怪神”客观上阻碍和压制了古代中国自然科学的发展

       当人类、尤其古代人类,对一种自然现象完全不了解,尤其当这种自然现象的外在表现让人类感到自身的渺小和无力之时,“迷信”自然而然的产生了,远古人类对风火雷电日月星辰的神化和膜拜,莫不由此而来。可是一旦人类通过持续不断的观察、总结、分析、研究,弄清了自然现象背后的原理和逻辑,“科学”便取代了“迷信”,故而所谓的“迷信”与“科学”之间实际上并不是泾渭分明的对立关系,而是相辅相成的统一。

       诞生于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文明是公认的人类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文明,而苏美尔人早在公元前3000年时,就在仔细地观察和记录天体的运行,他们这样做的客观目的并不是为了“科学”研究,而是出于实用主义的目的。苏美尔人相信,诸神的意志决定了天体的运动,弄清了天体的运动,人类就能洞察神的意志,从而做出符合“神意”的行动——可谓不折不扣的“迷信”。然而,就是这种“迷信”活动,让苏美尔的占星家们积累了大量的天文学资料,这些资料后来被用于发展“科学”的天文学。

       无独有偶,古埃及人同样出于揣摩神意的目的,进行了广泛的天文学观测,虽然从来没有能够准确的从中预测出尼罗河泛滥的规律,但却依靠这些资料制订了准确的历法。

       而我们中国,也是早在公元前1400年左右就已经有了丰富的天文学观测记录,然后再依靠这些记录制订出自己的历法。

       此外,古代西方的炼金术士和中国的道士,一个在尝试炼出黄金,一个想捣鼓出不死药,按照现在的标准,不折不扣都属于“迷信”的范畴,但这两个群体的行为却又在客观上同样的促进了科学的发展——四大发明中的火药和中国老百姓吃了2000年的豆腐,竟然是这些“迷信”活动的副产品。

       然而,当强调“子不语乱力怪神”的儒学登堂入室之后,采取一刀切的办法,倾尽全力,把搞不懂的事物和现象全部隔绝开,再对所谓的“迷信”和“巫术”的进行持续的打压、禁绝,但凡不容于儒家正统观念的行为,统统划入“迷信”和“巫术”,于是乎对自然科学的探索逐渐陷入了停滞,而这一过程随着儒家学说对中国社会的渗透同步加深。

汉初淮南王还能热衷于修仙,南北朝时贵族还有“药”可以嗑,可等到了明清时代,很多道士不但没有丹炉,连传下来的配方都没有几个了,只会装神弄鬼了。当然,从好的方面来说,重金属中毒而死的人减少了,可从坏的方面,则是与近代的化学越走越远了,自然不可能指望有什么探索和发现了。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天文学领域,中国的历法在沿用了千余年之后,由于天文学停滞不前,以至于到了明朝,竟然需要靠西方的普通传教士来帮忙校正,真是滑稽!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