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兵败如崩

        11月6日,日军开始猛攻松江县城,先是用大口径火炮猛轰城防工事,接着出动坦克掩护步兵冲锋。

第67军没有重炮,每个连配备的轻重机枪数量不到日军的一半,唯一可以依赖的就是不输于敌人的顽强意志!没有反坦克武器,守军就用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硬是把日军挡在城外。经过三天三夜的苦战,城墙已经被日军的炮火夷为平地,第67军无险可守。日军在强大的火力掩护下,从东、北、南三面突入松江县城,与守军展开巷战。第67军虽然死伤枕籍,但是却死战不退,大部分壮烈殉国,军长吴克仁率领残部据守西门,与日军殊死搏斗,身被数十弹,壮烈牺牲,年仅43岁,是牺牲在淞沪战场的军衔最高的中国军人。

        日军占领松江后,随即兵分两路,一路沿太湖东岸,经浙江、安徽向南京扑去,主力则沿直奔嘉兴、平望,切断了杭州和上海的陆路联系。

        与此同时,日军第16师团在江苏太仓登陆,兵锋直指京沪铁路和公路,与南路日军形成合围之势。原上海派遣军的六个师团在强渡苏州河以后攻击前进,全速向两路登陆的日军靠拢,淞沪战场的中国军队顿时面临灭顶之灾,如果再不撤退,必将被敌人一网打尽!

        此时的南京统帅部和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已经乱了方寸,为撤退还是继续防守争吵不休,而身为最高统帅的蒋介石仍旧把希望寄托在国际干涉上,迟迟不愿意下令后撤。最后,白崇禧告诉他,前线部队已经得知日军登陆,人心惶惶,有的部队出现混乱,甚至有的部队已经开始撤退,形势濒临失控,根本无力继续抵抗,如果再不撤退,70万人就全部落入日本人的包围圈里。即使‘九国公约’现在出面干涉,面对唾手可得的胜利,日军绝对不可能住手的!

        听了白崇禧的一席话,蒋介石这才认识的问题的严重性,不再坚持己见,于11月9日凌晨下达撤退命令,所有部队撤出战斗后,分成两路向南京方向撤退,至吴福线继续抵抗。然而,由于命令仓促,考虑不周,既没有安排掩护部队,也没有指定撤退的顺序,使部队完全失去了控制,结果撤退变成溃退。数十万大军沿着京沪铁路和公路乱哄哄地向后方跑去,不但没有基本的行军队形,而且连部队的编制都完全被打乱,很多走散的士兵甚至把武器都丢弃了,只是没命地往南京跑,希望离日军越远越好。伤兵们被弃置在路旁,痛苦地呻吟着,祈求路过的士兵给自己一枪好结束痛苦。工兵把炸药埋在沪宁公路的主要桥梁上,准备等中国军队撤完再炸桥,可是由于极度紧张,军队还没有过完就点燃了炸药,把河道对岸的军队丢给了日本人。最可悲的是,中央军惟一的一个重炮团也被大河拦住,无法通过,为了不落到日军手里,只好全部炸掉。

        日军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出动大批飞机轰炸扫射,地面部队则穷追不舍,在全面占领上海市区后,全速向前推进,势如破竹,连续攻克沿途据点,像赶鸭子一样把中国军队往南京驱赶。

        在沪宁公路以南十几公里远的乡间土路上,十九路军的数万将士在秩序井然地向后方撤退。部队不时被突然出现的河道沟渠挡住,战士们就席地而坐,静静地前面的部队通过浮桥,继续前进。负责掩护的部队始终和大部队保持数公里的距离,严密地监视着上海方向。部队走走停停,行进的速度并不快,但是队形严密,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和战斗力,和沪宁公路上混乱的一幕形成鲜明的对比。

        接到撤退的命令,孙百里命令部队暂时不动,等大部队朝沪宁公路涌去以后,才沿着辎重部队撤退的路线缓缓西进,由于事先制定了周密的撤退计划,行动进行的非常顺利,于11月14日抵达吴县,和先期抵达的炮兵旅及辎重部队汇合。

        刚一见面,刘谦就焦急地说道:“军长,我们的计划可能行不通,还是先撤退吧!”

        孙百里急忙问道:“怎么了?”

        刘谦说道:“负责看管国防工事的地方官员和保安团全都逃跑了,没有钥匙很多地堡都打不开,而那些打开的地堡里面也都积了齐腰身的水,人都待不住,怎么打仗!”

        孙百里用严厉的语气说道:“找不到钥匙,难道你就不能用枪打,用炸药炸?里面积水难道就不能排出来吗?”然后他指着不远处沪宁公路上溃退的人流,说道:“如果我们不在这里坚守,把防线拱手让给日本人,如何保卫南京?”

        刘谦辩解道:“现在连中央军都逃了,我们还打个什么劲?老蒋的命令又不是单独下给十九路军的,他自己的嫡系都不听,我们为什么要替他卖命?”

        孙百里凝视着刘谦,语重心长地说道:“现在是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我们每后退一步,就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民众成为亡国奴!我们并不是为老蒋打仗,也不是为政府打仗,而是为了四万万同胞打仗,为整个中华民族打仗,你明白吗?”

        刘谦的脸‘唰’地变成猪肝色,说道:“我当然愿意为民族而战,可是没有增援的话,我们一支孤军又能坚持多久?”

        孙百里说道:“前面有淞沪会战活生生的例子,我当然不会等到弹尽粮绝才撤退。我的计划是在这里坚持五到十天,使统帅部有时间收拢溃散的军队,部署南京的防御,同时也希望给拉在后面的部队提供掩护。参加过淞沪会战的老兵对今后的抗战来说都是可贵的财富,能救一个是一个。”

        刘谦心悦诚服地说道:“军长的苦心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整备工事。”说完准备离开。

        孙百里急忙说道:“你不用去了,我有更适合你的工作要你来完成!”

        刘谦问道:“什么工作?”

        孙百里指着公路上的溃兵回答道:“我要你带上军部直属的侦察营,在公路上设下关卡,把溃散的官兵拦下,把他们按照军衔的高低重新编成部队。你以前在龙岩就干过这个,做起来肯定比其他人更熟练!”

        刘谦疑惑地问道:“你觉得这些人还能打吗?”

        孙百里回答道:“他们在淞沪战场的表现已经证明了自己!最后的溃退是上面的问题,跟他们没有关系!”

        刘谦想了想说道:“这样做的话肯定会引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