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日军登陆

        到10月底11月初的时候,淞沪会战已经打了两个月,中国军队虽然屡次后退,但是还没有部队被围歼,反倒是日军的第九师团被十九路军全歼,所以总体上来说,取得的战果还是相当不错的。如果这时候,担任最高统帅的蒋介石能够当即立断,放弃上海,采取持久战的策略,把部队撤退到上海外围的吴福线和锡澄线,利用这里坚固的国防工事固守,抗击消耗日军,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是当苏州河以北阵地全线失守,日本统帅部大举调兵遣将,准备实施登陆作战的关键时刻,蒋介石却又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国际社会的干涉上。

        本来,蒋介石已经听从白崇禧和陈诚的建议,决定撤军,但是忽然收到确切的情报,国际联盟将于11月3日在布鲁塞尔召开‘九国公约’会议,讨论中日之战,立刻喜出望外,当即取消此前发出的撤军命令,要求部队再坚持10天以上,以获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援。

        新命令传到阵地上,部队一片哗然,两个截然相反的命令,使下层官兵察觉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军心浮动,士气大落。而一些已经离开阵地的部队又匆匆返回,秩序也开始出现混乱。

        11月5日凌晨,日军第10军在军长柳川平助的指挥下,由海军派出的数十艘战舰护送,在杭州湾金山卫附近登陆,准备包抄中国军队的后路。这里的海岸守备部队原本是张发奎的第八集团军所属的四个师又1旅共计数万人的兵力,但是由于蒋介石认为日军在全力进攻上海正面的时候,没有多余的兵力从杭州湾登陆,故而把防守这里的部队全部投入正面战场,结果,等到日军登陆时,在杭州湾北岸,从全公亭至乍浦之间长达几十公里的海岸线上,只有第62师的两个步兵连和一个炮兵连以及少数地方上的保安团防守。既没有像样的工事,有没有重炮,面对10万装备精良的日军,结果可想而知。

        日军轻松击溃守军的抵抗,成功登陆,然后,日本统帅部决定把上海派遣军和第10军合编为华中方面军,由松井石根指挥,计划与海军配合,全歼上海附近的中国军队。

        日军登陆后,淞沪战场的形势已经万分危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军队的唯一选择就是撤退,然而,战区司令长官部在得到日军登陆的消息时,还摸不清敌人的战略意图,连登陆部队的兵力部署都一无所知,从而错误地判断形势,错失了从容撤退的时机。

        已经升任淞沪战场前敌司令官的陈诚在日军登陆的第二天就得到了消息,但是他判断敌人兵力最多不过一个师团,只是骚扰性质,调派右翼集团的第67军前往增援,与此同时,右翼作战集团司令张发奎也派第62师一部、独立第45旅、第79师和预备第11师等部队火速前往夹击日军,然而为时已晚!

        第67军虽然及时赶到松江,但是和日军相比,无论是兵力还是武器装备都处于绝对的劣势,根本不是日军的对手,敌人很快就推进到松江城下,松江保卫战打响了。第67军是隶属于张学良的东北军,背负着国仇家恨,虽然明知力量悬殊,军长吴克仁抱定必死的决心与日军一战,在发给司令部的电文中写道:“我决心率部死战,誓与城池共存亡!”

        虽然战区司令部为了防止影响部队的士气,严密封锁了日军登陆的消息,但是还是从溃散的士兵口中把消息散播出去,孙百里得到消息之后,立即在第一时间把几个师长叫了过来。

        孙百里指着地图说道:“日军已经在杭州湾登陆,目前正在猛攻松江,其目的非常明显:与上海派遣军配合,左右夹击,把中国军队包围在上海,聚而歼之!第67军正在防御松江,估计坚持不了多久,日军既然处心积虑地计划了这么久,投入的兵力肯定非常可观。第67军从大西北千里行军,已经是疲惫之师,再加上装备和兵力的巨大差异,失败是必然的。松江一旦失守,日军必然继续向嘉兴推进,切断沪杭铁路,然后只要再切断京沪铁路,我们这七十万大军就要被日军包饺子了!”

        钟武不服气地说:“我就不相信小鬼子有本事把我们全吃掉!”

        李从文不客气地揶揄道:“敌人只要把我们围住,切断所有的补给线,再多的军队也是摆设!日本人有军舰,可以源源不断地从其他地方派新的部队过来,而我们既无兵可派,也无路可走,只有死路一条了!”

        谢鼎新埋怨道:“也不知道老蒋打的什么主意,还不下命令撤退,难道真要在这里等死!”

        孙百里无奈地说道:“其实就是马上下令撤退都已经晚了!”

        几个师长惊异地问道:“为什么?”

        孙百里指着地图上的京沪铁路说道:“日军的下个攻击目标必然是南京,这里也是我们必须守卫的地方,所以部队必须要沿着京沪铁路和公路往南京撤退,这里河道纵横,没有别的路可走。试想一下,七十万大军挤在这么两条路上是什么景象,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撤完?更何况,还有很多部队与日军在交战,敌人怎么可能让他们从容撤退?另外,军队在行军的时候如何应付日本空军的轰炸?如何保持部队不陷入混乱?单纯从军事的角度来说,组织成功的撤退比进攻要难得多!”

        钟武建议道:“我们现在全速赶往松江,支援第67军,只要把这股日军堵住不就行了吗?”

        廖启荣说道:“咱们连日军有多少兵力都不知道,怎么打?”

        谢鼎新说道:“时间上恐怕也来不及,再说,苏州河北的日军会放咱们走吗?”

        孙百里说道:“距离最近的右翼已经派了增援部队上去,但是估计也赶不上了!敌人的机械化部队一展开,很难堵得住!”

        钟武问道:“那我们怎么办?打又打不得,撤退又没有命令,难道真要等死不成?”

        孙百里回答道:“我打算让炮兵和辎重部队先撤,不必再等上面的命令了!为避免遭到日军飞机轰炸,不走铁路和公路,尽量沿着乡间公路前进,由工兵部队沿途支援,这样虽然走的慢点,但是安全系数会高些。”

        李从文担心地问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万一被扣上逃跑的罪名,谁也救不了我们!”

        孙百里说道:“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不撤退,到时候就真的变成逃跑了!形势已经如此危急,可是司令部居然还没有安排撤退的顺序,掩护部队也没有指定,肯定是指望不上了!”

        钟武问道:“我们撤到哪里去?”

        孙百里指着地图上一条连绵逾百公里的黑线说道:“吴福线!”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