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新式战法

        进入市区后,日军的推进速度迅速下降,一天最多只能够推进两三百米,有时候还会在夜间被十九路军再夺回去,而伤亡却直线上升,短短的几天时间,伤亡人数就达到数千人。

        令日军感到恼火的是,十九路军基本上不进行正面交战,而是利用地形四出伏击,精悍的小分队神出鬼没,忽前忽后,有时候从天而降,有时候又从河道里钻出来,甚至会直接炸开墙壁出现在日军的后方,使日军防不胜防。经过几天的战斗,日军下层官兵都被折腾得有些神经质,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以为是十九路军的袭击,觉得每个地点都不安全。刚开始,日军也想效法十九路军的做法,组建一批精悍的小分队,逐家逐户搜索前进,可是由于部队的自动武器数量太少,和十九路军的小分队狭路相逢的时候,手持三八大盖的日军面对装备半自动步枪的中国士兵,基本上没有取胜的机会,最终只好放弃。

        急于报仇的日军命令空军出动大批轰炸机,对十九路军的阵地进行轰炸,可是地面部队又无法指出中国军队的具体位置,空军只能选择一些高大的建筑物作为目标,这样盲目的攻击只是白白浪费弹药,几乎没有取得像样的战果。

        万般无奈之下,日军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海军身上,先出动步兵诱使守军的火力点暴露,然后再把位置向海军报告,游弋在黄浦江上的军舰用大口径舰炮对目标进行轰击。日本的海军实力强大,派到上海的第3、第4舰队有几艘战列舰,上面的大炮口径大都在200毫米以上,最大的甚至达到400毫米,在这些大口径火炮面前,即使是水泥钢筋结构的民用建筑都不堪一击。日军在舰炮的支援下,成功地清除了一些火力点,稍微扭转了不利的局面。

        然而,好景不长,日本军舰夜晚停泊的锚地被秦翰林的手下无意中发现了,立即通知了十九路军,孙百里随后就派出一个营的兵力护送四门150毫米榴弹炮前去,抵近射击,用几十发炮弹把两艘战列舰炸得稀巴烂,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解决了日军舰炮的威胁,又和租界达成了借道的协议,孙百里开始着手部署歼灭日军第九师团。他首先命令负责防御第九师团的第61师故意示弱,在遭到敌人攻击的时候假装不敌,诱使第九师团前进,然后第60师在第78师的协同下发动一次反击,把防线前移,使第九师团的位置更加突出,形成孤军深入的态势。这时候,第九师团的前方是第61师,右侧是公共租界,左侧是第60师,已经落入十九路军精心设计的圈套。

        11月2日午夜,独立师悄悄进入公共租界。租界工部局‘恰巧’在这天实施宵禁,路面上看不到一个行人,而租界的巡捕驻军也同时忘记了对几条特定街道的巡逻,两个小时后,独立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日军第九师团的后方,完成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11月3日凌晨四点,独立师从后方,第78师从左翼,第61师从正面同时发起进攻,开始围歼第九师团的行动。

        在十九路军的刻意安排下,第九师团的防线内很少高大坚固的建筑物,进攻开始后,数十门重炮和超过两百门105毫米轻型榴弹炮同时开始怒吼,对日军阵地进行地毯式轰炸。十分钟之后,步兵在工兵的配合下开始冲锋,炮兵开始延伸射击。砖木结构的房屋在猛烈的炮火下迅速被夷为平地,接着又燃起冲天大火。在睡梦中遭到攻击的日军惊恐万状,为了避开大火,只得在街道上四处乱窜,好久才恢复秩序。利用这段时间,攻击部队通过强有力的穿插,把第九师团分割成十几段,然后逐块吃掉。

        第九师团表现出极高的战术素养和顽强的战斗意志,从最初的混乱中恢复过来后,残存的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迅速向一些比较坚固高大的建筑靠拢,负隅顽抗。一些反应迅速的日军用炸药包把据点四周的民房全部炸平,使进攻部队失去掩护,接着把仅有的坦克布置在据点的四周,随时准备发动反击。

        第九师团长吉住良辅一面向派遣军司令部请求增援,一面组织部队抵抗十九路军的进攻,他知道,只要能把中国军队拖到天亮,形势就会完全逆转过来,司令部肯定会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抽调部队围歼十九路军。

        连续吃掉十几股日军后,日军的据点只剩下四,其中包括第九师团指挥部,这几个据点都聚集了近千日军,并且有坦克和火炮助阵。由于据点四周的障碍物被清除一空,攻击部队必须直接面对日军密集的火力,连续十几次冲锋之后,据点的周围堆满了中国士兵的尸体,可是却没有一次能够接近据点二十米以内。

        担任前线指挥的钟武火冒三丈,命令部队集中75毫米步兵炮对据点猛烈轰击,然而,发射了几十发炮弹后,钢筋混凝土的建筑依旧巍然不动。

        闻讯赶来的孙百里和正准备亲自上阵的钟武撞个满怀,钟武光着上身,左手短枪,右手大刀,腰里还插着几颗手榴弹,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

        孙百里沉着脸训斥道:“钟武,你是一师之长,你上去拼命部队交给谁来指挥?你以为自己还是个连长啊,动不动就上去拼命!”

        钟武委屈地说道:“天马上就要亮了,等敌人的轰炸机一来就更没有机会了,部队伤亡这么大,你看着就不心痛啊?”

        孙百里反问道:“难道你上去就能把据点打下来?你以为自己刀枪不入呀!”然后问道:“敌人的火力怎么样?”

        钟武回答道:“太猛了!敌人每个据点里光重机枪就有好几十挺,又是居高临下,用探照灯一照,攻击部队无所遁形,根本没有办法靠近!这几座楼房好像是一些商行的金库,修得特别坚固,重炮都未必能炸开。”

       孙百里想了想说道:“你还记得马鸿兴的部队是怎么对付中央军的机枪的吗?我们没有坦克,可以试试这个办法。”

        钟武一拍脑袋,懊丧地说道:“我怎么没想起来呢!”然后大声命令道:“快去弄几十床棉被上来,越快越好!”

        孙百里看着对面据点上不停扫来扫去的探照灯问道:“你这里有多少探照灯?”

        钟武感到有些奇怪,回答道:“有十几部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孙百里解释道:“你把探照灯全部集中起来,等部队开始冲锋的时候,同时对着敌人的据点开灯,让小鬼子连眼睛都睁不开,看他们怎么打!”

        钟武埋怨道:“军长,你有这么好的办法为什么不早说?”

        孙百里不悦地说道:“你以为我是神仙啊,这是看到敌人的探照灯才想出来的!”然后催促道:“还不命令部队快点准备!”

Author: 猎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