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我,也被人顶替过!

       我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读的高中,当时,我们相邻的两个区(撤区并乡之前的行政机构)总共有初中10所,16个班左右,可普通高中只有一所,总共招收2个班100名学生,录取比例在差不多接近8:1,而当时的高考录取比例不过才4:1而已——对于我们这些农村学生来说,考取高中的难度实际上远远超过了大学!

       我就读的是初中和高中恰好是同一所学校(校区在一起,校长是同一个人),自然是两个区里面的重点中学,每个初中年级有四个班,按照往年的惯例,高一录取的新生当中,本校初中毕业生大约能占到将近50%的比例。

我当年的成绩算不上特别突出,但是按照年级排名的话,大约在前30名左右,按照常理推测,考取高中算不上太难。

考试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发挥很正常,可是暑假过半,同村的成绩比我好的同学已经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可我这里音信全无。不过,我和家人都是纯良之人,不疑有他,想当然的认为是自己成绩不行,没考上,便准备安心的做个农民。随后一段时间,有考上和没考上的同学过来串门,在替我惋惜的同时,劝说我复读一年再考,都被我拒绝了,原因很简单,那是的我还是个懵懂少年,我的家人和周边村民基本上都是世世代代的农民,继续修理地球似乎是我的宿命。

开学第一天,同村的同学去学校报到,晚上回家,竟然给我带回来一张录取通知书,让我们全家都糊涂了,而那位同学同样不明就里,只是说学校老师让他带回来。

等到报到入学之后,我才从其他有同样遭遇的同学那里知道了原委——我们这批总共20个人,被人顶替了!并且是连名字学籍都不改,直接硬替换!

原来,考试成绩出来之后,公开发布之前,某些人勾结起来,将考试成绩前100名当中的后20名学生名字拿掉,换上了那些成绩不行,但是有背景人家的孩子。

可惜的是,他们的工作不够细致,没有发现这被无辜替换的20名学生当中,有两家也是有背景的,不但很快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而且迅速采取行动,直接找关系,发动反击。

最终的处理结果带有鲜明的特色:我们这20名被无辜顶替的学生,补发录取通知书,正常入学,那些顶替我们的学生,则在额外缴纳600块钱的学费之后,继续上学。

于是乎,被伤害的学生和伤害者在同一个屋檐下学习,50人的班级,变成了60人,以至于进出自己的位子,都有提气收腹。

整个事件,完全没有公开过,也没有任何人受到处罚,可谓是个圆满和谐,唯一的、让人稍感欣慰的是,那顶替者不得不背负了3年高价生的名声!

我看了下地图,济宁离我家的直线距离不到300公里,两地同样盛产温顺不知反抗的良民贪婪无耻的官吏。

Author: 猎书徒